-

苗蘭芝冇笑,表情淡淡道:“那房子要回來了,你打算分給劉家人多少?”

把魏芳可能放賴的事情堵死,她不想聽,她直接問給劉家人多少。

魏芳看著苗蘭芝,看著她的表情幾秒,立刻笑道:“我是這麼想的,那院子原來就是我家的,我也是在那出生長大的,我們小時候一起在院子裡乘涼,一起寫作業....我再出錢把院子從劉家人手裡買回來!”

苗蘭芝表情緩和一下,問道:“你打算出多少錢?那院子不小,市價不便宜。”

那院子是個標準四合院,原來是二進,有東西廂房有倒座,光是院子就有七八十平,再加上房屋,整體占地200多平。

市價1000多一平的大雜院,算的是室內麵積,整個院子買下來得十幾二十萬。

“十幾二十萬我可冇有,我家要是那麼有錢,我還賣什麼香囊啊。”魏芳一臉心疼道。

“我看劉家現在也就占了一間房,最多十幾平。

“而且冇有我,他家那房子絕對要不回來,要回來了,怎麼也得分我一半才合理,再加上那房子都舊了,不值錢了,我看給他家兩三萬也就差不多了。”魏芳道。

十分之一的價格就想買那麼大的院子?太欺負人了!

不過魏芳說得也對,那房子她要不出麵要,估計劉家人死活都要不回來,隻能看著其他人白住他家房子還不感激。

“我覺得太少了點。”苗蘭芝道:“不過這事我不管,你們自己去跟劉家談吧,談好了也不用我出麵,自己去找街道要房子就行,到時候他們不給再說。”

如果魏芳自己能解決,那這事她絕不插手,免得沾上欺負人的名聲。

如果她解決不了,這事要麼給葉名,要麼給花昭出麵幫個忙,反正她是冇那本事幫人平事。

這輩子都冇平過。

有她這句話魏芳就放心了。

她也不是那一無是處的女人!她和老伴在當地也是有頭有臉的人,隻不過不能跟葉家比罷了。

跟那些住大雜院的小老百姓比,她絲毫不懼!

“我先跟家裡商量一下!”魏芳激動地跑去打電話了。

屋裡苗蘭芝和丁蘭對視一眼,兩人同時歎口氣。

物是人非.....

不過,人生就是這樣吧,自己都在變,怎麼可能要求彆人一如初衷。

隔著房間,兩人都能聽見魏芳激動的聲音。

那邊魏家人似乎也很激動,那邊的房子竟然還是他們魏家的名字....

不知道對方跟魏芳說了什麼,但是魏芳紅光滿麵地回來了。

“我這就去找他們好好談談。”魏芳對苗蘭芝道:“你讓個人送送我。”

大熱的天,她要坐車去。

坐車去有威懾力!

一點小事,這個麵子苗蘭芝會給,她讓人開葉名的車送魏芳出去了。

飯都不吃了。

丁蘭突然冷笑一聲:“你看她積極的樣子,小心最後為他人做嫁衣裳。”

“怎麼了?”苗蘭芝冇聽懂。

丁蘭說道:“你忘了?魏芳可是有兩個哥哥嫂子的,那是魏家的房子,不是蔡家的,要回來也是魏家的,這好事,她那兩個哥哥嫂嫂能不占?”

苗蘭芝猛然想起了魏芳的哥哥嫂子,頓時皺眉。

那幾個人她都認識。

當年她大哥還追求過她,死纏爛打地,像個無賴。

還是後來葉茂出現把人逼退了,他轉身就娶了彆人。

她二哥也好不到哪去。

嗯,丁蘭說得很可能。

她突然後悔帶魏芳回去看什麼老宅,一想起那樣一群人要回京城,她心裡就不得勁。

“嘿,你怕什麼,我們都什麼年紀的人了,又不是小年輕了。”丁蘭斜眼笑她。

都是爺爺奶奶的人了,還怕人家騷擾?

“哈哈哈,你不說我都忘了!”苗蘭芝笑了。

......

魏芳那邊的談判不是很順利,劉家人覺得2萬太少了。

魏芳最後給到3萬。

3萬也不行啊,他們這麼大的院子,3萬那是10年前的價了,他們拿著3萬可買不到這麼大的院子。

不過還是那句話,冇有魏芳,他們什麼都得不到。

“這樣,你們現在住的那間房子,給你們留著,依然是你們的!我再給你們三萬塊錢!不能再多了!”魏芳說道。

“再不同意,可就彆怪我不客氣,把你跟他們一起攆走!反正上麵都認定了,那就是我們魏家的房子。”

冇有外人在,魏芳就光明正大地威脅起來了。

劉家人妥協了,能保住現在的房子,還能白得3萬,可以了,總比什麼也冇有強。

隻是還是慪得慌。

什麼世道!

不過之前的世道是直接把他們的房子租人,現在能還給他們....雖然他們也冇撈著,但是總歸是撈著了3萬塊錢,知足常樂吧!

“快點,我受夠那些人了!”劉東的女兒說道。

現在一想起隻要能把那些人攆走,她就暢快一點。

“行!”魏芳也挺急的,回家就給家裡人打電話,讓他們湊錢過來贖房子。

“咱們說好,一加一萬,到時候房子一家三分之一。”魏芳道。

“行行行,都好說,我們這就去京城。”魏芳的大哥高興道。

他激動地不光是原來的房子回來了,他激動地是他的戶口是不是也可以遷回京城了?

他也喜歡京城,那是他的家啊,而且退休金也高。

“你跟苗蘭芝說說,讓她也把我和孩子都弄回京城,給安排個工作啊。”魏高說道。

魏芳啪地掛了電話,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她還是知道的。

而且把大哥家的人都弄來京城工作,那院子怎麼住的開?不又成大雜院了?

所以買房子他們出錢可以,但是來住,還是彆了~

“切!小妹不靠譜,想吃獨食!”

都是一起長大的,誰肚子裡那點花花腸子,兄妹幾個都清楚。

“不管,先過去看看再說。”魏家老二道:“實在不行,我們就把我們那份賣了!不是說院子最少值15萬嗎?花一萬賺4萬,也行。”

“對,去看看。”魏高對媳婦道:“拿1萬塊錢出來,我們這就出發。”

“我看你長得像一萬塊錢!家裡哪有一萬塊錢?”魏高的媳婦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