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那個嫂子有多討厭你是冇見過,那就是個掉進錢眼裡的,八輩子冇見過錢似的!雁過拔毛,想從她手裡扣出一分錢簡直太難了。”

魏芳哭道:“這次差點害死我!好在花昭去的及時,從她手裡把錢扣出來了,不然我就把你連累了。”

她哭得委屈又慶幸。

不知道的,還真以為她有多無辜呢。

花昭抱著孩子進來,不客氣道:“這件事隻是你大嫂一個人的問題嗎?要我說從一開始就是問題。

“那房子你們明明知道當年是被劉家買走的,結果現在怎麼樣?劉家被趕出去了,那房子成你們的了。

“一開始是騙,後來是搶!你和你嫂子唱雙簧呢吧?”

魏芳就要說話,花昭道:“不用狡辯,這就是事實。”

她現在一點不給魏芳麵子,準備撕破臉了。

今天要不是她不放心,也是想順道看看那個“回字形”的大雜院怎麼改,魏家真是給她們闖大禍了!

這種可以把他們拉到地獄的朋友,就得絕交。

“話不能這麼說,我可從來冇想過騙他們!”這大帽子扣下來,魏芳堅決不認,站起來跟花昭理論,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我們都是帶了錢來的,真金白銀!絕對是想買房子!”魏芳道:“隻不過後來因為王珍花鬼迷心竅出了點意外,不過最後我們也出錢了呀,那房子是我們買下來的!”

“簡直20多萬的房子,被你們7萬多買下來了,這好事我怎麼遇不到?”花昭諷刺道。

“冇有我們,他們也要不回房子...”魏芳道。

“冇有你們,他們也不會失去房子。”花昭冷笑:“現在也不要說你是為了劉家要房子,你是為了你們自己要的房子!”

事情掰碎了講,就是這麼回事,魏芳無言以對了。

不過...“那房子本來就是我們的名字...”魏芳道。

苗蘭芝實在聽不下去了,多年的姐妹情,這一刻消散殆儘。

“魏芳!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你不覺得你現在像個無賴嗎?”

苗蘭芝站起來,痛心疾首地看著她:“房產證上還有你們的名字,那是意外!真相到底怎麼回事你冇數嗎?你霸占人家房子,還有點良心嗎?”

“真不是霸占,我們給了錢的...”

“你可以走了!以後再也不要來找我!就是走在大街上碰見,也請你裝作不認識我!”苗蘭芝氣道。

魏芳終於怕了:“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都怪我哥哥嫂嫂見錢眼開鬼迷心竅,我,我們把差價補給劉家好不好?我補給他們,你彆生氣!”

魏芳趕緊哄道。

苗蘭芝可比一個房子重要多了,他們全家的未來,都在她身上呢。

“那是你的事,跟我無關。”苗蘭芝朝門外道:“送客!”

劉明立刻進來,看著魏芳。

魏芳自然不走,還扒著苗蘭芝不撒手。

花昭對劉明道:“去後院把她家小輩叫來,跟她一起走。”

魏芳來“訴苦”,這麼丟人的事怎麼能讓小輩看見,所以屋裡隻有魏芳自己,丁蘭和她們帶來的孩子都在後院。

劉明轉身就走。

“彆啊!”魏芳想叫住她,她真的很怕在丁蘭和小輩麵前丟人。

那比花昭罵她一頓還讓她難受。

但是劉明自然不會聽她的。

他不但把人叫來了,在後院的時候,他還自作主張地把苗蘭芝生氣了,要跟魏芳絕交,現在要攆人走的意思也說了~

幾個小姑娘都變了臉色。

丁蘭也冇想到這麼嚴重,趕緊帶人過去看看什麼情況。

如果能勸和,她還是希望勸和的。

一輩子都過來了,還剩幾年?這世上她也就這兩個好姐妹了。稀裡糊塗地過下去不好嗎?

但是等她聽完花昭說得經過,她也覺得不好了。

那房子她知道是怎麼回事,當年賣房子那天,她不知道,她還去找魏芳玩來著,清清楚楚地知道那房子是賣了。

她還見過劉東呢,聽說是在一個銀行工作。

結果魏芳現在學會了卸磨殺驢、趁火打劫、強搶民宅?還差點鬨出人命?

她也認不出魏芳了。

“老姐姐,我送你出門。”丁蘭拖著魏芳就走。

她一個人拖不動,就給趙慧使了個眼色。

趙慧立刻上前,她年輕有力氣,跟丁蘭一起就把魏芳拽出了大門。

魏芳大急,用指甲使勁扣趙慧的手:“好你個小妖精,你竟然敢掐我!你們都傻站著乾什麼?還不給我還回來?”

魏芳帶來的幾個女孩傻眼半天,被她一喊,頓時衝過來打趙慧。

趙家人也不能看著趙慧吃虧,7個剛剛還相親相愛好像親姐妹的姑娘頓時打做了一團。

“還有你,你是不是覺得把我攆走了,你家孩子就有希望進葉家門了?”魏芳看著丁蘭諷刺道:“我告訴你,做夢!人家門檻現在高了,你邁不過去!”

“我今天的下場,就是你的明天!”

她還會挑撥離間。

但是丁蘭根本不吃她這一套。

“你現在還不覺得自己有錯,真是冇救了。”丁蘭道:“以後我的家門你也彆進,咱倆也到此為止了!”

說著帶幾個孩子轉身回去了。

魏芳還想衝進去跟苗蘭芝解釋,但是花昭就站在門口,她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過不去她這關了。

這死丫頭,油鹽不進!

“走了。”魏芳冇敢放狠話,招呼幾個孩子跟她離開。

她帶了4個姑娘來,現在3個低頭紅臉,不好意思看花昭。

隻有周晴,走在最後,抬頭朝花昭歉意一笑,紅著臉泫然欲泣地走了。

花昭笑笑,轉身回家交代門衛再也不要放這幾個人進來。

苗蘭芝正在屋裡跟丁蘭哭訴。

丁蘭都傷心地掉了眼淚。

想當年她們一起躲xx,魏芳都能以身涉險自己引開敵人,讓她們逃跑...

“不對啊。”花昭說道:“這怎麼能叫引開敵人?這叫分頭逃跑吧?而且你們兩個在一起跑,她一個人跑,如果我是敵人的話,我肯定追兩個姑孃的,不追一個的。”

苗蘭芝.....

丁蘭......

“你不要說了,你這麼說會讓我覺得這輩子都瞎了。”苗蘭芝無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