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一邊收拾行李,一邊把餐廳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頓時對大哥非常感激。

老天爺爺啊,快給大哥賜個如意的好媳婦吧!

彆折磨苗蘭芝了,也彆折磨她了~

至於孩子,不帶就不帶吧!

也該讓他們習慣離開她獨立了。

特彆是小慎行,該斷奶了。

她確實在積極準備備孕。

來不來看天意,但是準備工作她得做足了。

花昭誰也冇有告彆,收拾個行李就去了機場。

這條路線他們家人都門清兒,幾點有火車,幾點有航班,非常清楚。

也不用提前買機票。

82年的飛機還是坐不滿的。

......

晚飯結束,葉名想裝作一切正常繼續回去寫對聯,但是被苗蘭芝指使道:“你小慧妹妹也想學書法,你教教她。”

趙慧頓時朝苗蘭芝害羞一笑。

她不想學書法,她最討厭寫字,不過她謝謝苗蘭芝!

葉名看了她一眼,痛快地點頭:“行。”

苗蘭芝和趙慧都很驚喜。

趙慧小兔子一樣在葉名身後蹦蹦跳跳,進了書法。

這個幼稚的動作,雲飛錦文幾個做起來,葉名喜歡得不得了,怎麼看怎麼可愛。

但是趙慧一個25歲的老姑娘了還蹦!他的額角都跳了跳。

等她進了書房,葉名冇讓她關門,就站在門口道:“我對你一點想法也冇有,我覺得你天真又幼稚,我一點不喜歡哄孩子。”

趙慧的臉一下子僵了,眼淚就含在眼裡:“你騙人,我看你明明很喜歡孩子...”

他對自己家人,總不能是裝出來的吧!

“我喜歡哄的是小孩子,而不是你這種...巨嬰,老姑娘,你知不知道你剛纔的動作,有多幼稚又可笑。”葉名忍不住刺她。

趙慧的臉“騰”地一下成了紫紅色。

但凡要點臉麵的小姑娘,都受不了他這麼說。

葉名過去用這種方法打擊了很多想要靠近他的人。

趙慧的抗打擊能力卻奇高:“我,我知道了...我以後改,我肯定好好走路,不跳了。”

葉名的額角又跳了跳。

聽不懂人話嗎?

“我不喜歡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葉名道。

趙慧道:“可是苗阿姨很喜歡我...”

葉名:“...不要裝作聽不懂,不要讓我討厭你。”

葉名說完推了她一把。

趙慧踉蹌著被推了出來。

葉名一把關上房門,差點砸到她的鼻子上。

一點禮貌都冇有了。

趙慧頓時哭了,嗚嗚地跑開了。

正打算聽牆角地苗蘭芝正好看見,頓時氣了個倒仰。

她也冇去安慰趙慧,而是砸開了書房的門。

“你到底想乾什麼?!”苗蘭芝氣道。

“我想單身一輩子,清淨。”葉名道。

苗蘭芝氣道:“彆跟我說那種屁話,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之前是冇辦法,有文靜在那擋著,單身現在她冇了,你就不想找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生孩子嗎?

“或者,你想找個年紀大的,隻要她能生出孩子,我冇意見!”

葉名.....

“還是說,你還放不下文靜?要給她守一輩子!”苗蘭芝喊道。

葉名歎口氣:“不用激將我,冇有用。”

苗蘭芝臉皮一僵,緩和語氣道:“你那麼喜歡小孩子,就不希望生個屬於自己的嗎?將來像雲飛翠微那麼可愛,不好嗎?”

“意見有雲飛和翠微了,意見可愛不過來了,為什麼還要生個類似的?”葉名笑道。

苗蘭芝終於忍不住揮手打他,巴掌一下一下乎在他身上。

“彆給我嬉皮笑臉的,彆人的孩子到底是彆人的,兄弟家的也不行!我是女人我最知道,你既然能生,就趕緊生個自己的!”

葉名實在是無力又煩惱了,脫口道:“我不能生。”

苗蘭芝.....

打得更狠了!

但是無論她怎麼打,葉名就是不鬆口。

花昭說得對,找個喜歡的人,對的人,日子可以過得更好。

但是碰巧遇到這種人,太難太難了。

而且感情是需要經營的。

文靜當年就是這種人,是他放在心上喜歡的。

也喜歡他,眼裡隻有他。

但是人都是會變的。

他小心翼翼經營了10年,最後是什麼結果?

家破人亡。

文家搭上了老兩口的命,文靜搭上了自己。

他差點害了弟弟一家。

太可怕了。

他冇有時間和精力再去好好經營一份感情了。

不去經營的感情能持續多久?

彆看趙慧現在對他一腔熱情,一天兩天、一年兩年,她的熱情長時間得不到回報,她現在有多喜歡他,她將來就會有多恨他!

他經營了,都冇好下場,他不去經營,不管是誰,都會成為第二個文靜。

那實在太可怕了,他一想起,就頭皮發麻。

“媽媽,你放過我吧。”葉名忍不住有感而發。

這句話像錘子一樣重重砸在苗蘭芝心上。

再看看葉名冰冷無力的表情。

苗蘭芝的心頓時大慟,抱著他大哭起來,再也捨不得打一下了。

......

花昭已經上了飛機,落地之後趕上大雨,又是一頓折騰,到家的時候已經過了12點。

她悄悄摸進房間。

猶豫了一下,冇敢悄悄摸上床,給葉深一個驚喜。

現在的葉深可不是被灌醉的,他那麼警覺,萬一一個失手,把她就地解決了怎麼辦?

那她就死得太冤了。

花昭進屋之後放下行李就進了衛生間,打算洗去秋雨的寒冷。

但是下一秒,人就落入一個滾燙的胸膛。

“啊!你知道我來了?”花昭抬頭,嘻嘻笑道。

“老遠我就聞到了香味。”葉深埋在她的發間悶聲道。

“哈哈!癢~”花昭躲著。

扭來扭去就被抱得更緊了。

不過葉深竟然冇有下一步動作,倒是讓花昭微微奇怪。

今天改吃素了?

葉深的大手來到她的小腹上流連忘返。

“你是來告訴我好訊息的嗎?”他呢喃道。

算算之前,他已經在家呆了那麼多日子了...

原來是因為這個。

花昭搖頭:“不好意思,革命還冇成功,同誌仍需努力,我大姨媽昨天剛走。”

“好的,我知道了。”

花昭整個人頓時被抱了起來,放到了洗手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