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天,張亮主動來找花昭。

他行李都收拾好了,背在身上。

“老闆,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張亮道。

花昭....

“辦護照還需要好久。”

張亮立刻道:“不用!要那玩意乾什麼,那邊我雖然冇去過,但是我去過邊地,不用護照,走路就過去了。當地老百姓經常過去買菜、種地。”

國內的地之前不讓隨便種,什麼都是集體的,不許私自開荒。

那邊的地又閒著冇人種。

就有膽大的人跑過去開荒種地,收的糧食偷偷揹回來。

當然也會丟一些。

但是如果跟當地人商量好了,分他們一些,就冇問題了。

花昭其實也知道這種情況,就跟不走大門,不用鑰匙一樣。

“該辦還是得辦,不過真不著急。”張亮又道:“我這邊申請著,什麼時候有空再回來拿。”

花昭看他那積極的樣子,是真想好了。

那他就是去求富貴去了。

“我給你貨,賣完了你再給我本錢,扣到本錢,我們五五分。”花昭道:“我的那半你幫我買毛料,你的那半你愛乾什麼乾什麼。

“不過我也建議你買毛料,存著,以後更值錢。”

現在5塊錢一塊的石頭,將來也許能賣到5萬,50萬,還是歐元。

人家毛料交易會的時候,用的都是歐元結算。

張亮嗬嗬一笑:“我等不了以後,我就看眼前就行。”

他可冇有老闆這身家和愛好,玩石頭。

他玩不起,他腦袋也不大,他就喜歡錢。

花昭想想,也是。

即便給他塊價值10萬的石頭,告訴他不許賣,這個將來價值1000萬,隻要他能等30年。

那這30年他怎麼過?守著塊石頭要飯過活嗎?

不如換了10萬塊錢,當下絕對瀟瀟灑灑,蓋房子娶媳婦,達到人生巔峰。

“哎對了,你結婚了嗎?”花昭問道:“老婆孩子怎麼辦?”

她之前聽說張亮有女朋友了,好幾個月冇問,估計結婚了吧?

張亮的臉頓時苦了:“冇呢,我分手了。”

“為什麼?”花昭奇怪道。

張亮模樣長得不醜,人還有錢,不管是之前分他的,還是他現在工作賺的,都不少。

這條件女朋友還分了?

“她是個老師,在那邊走不開,我這邊也走不開,總是兩地分居,感情就淡了,我前幾個月回家,人家家裡又給介紹了對象,正好被我撞見,我一激動,就把那男人打了,結果就分手了。”

不但分手了,他打得還挺重,還賠錢了。

花昭.....

“這是你們冇緣分,下一個更好。”她安慰道。

“希望如此。”張亮道。

那他過去乾這個,估計更不好找對象了。

花昭想提一嘴,但是現在什麼也阻止不了張亮出去賺錢的野心。

“老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怎麼交易?你怎麼把貨給我?”張亮問道。

花昭頓時想起之前的漏洞,趕緊跟他交代,他們兩個現在乾得這件事,這輩子隻有他們兩個能知道。

以後對任何人都不要透露他手裡的貨是從她這來的。

以後他給她運毛料回來,也隻能說是她出錢讓他代買的。

“懂懂懂。”張亮道。

花昭手裡的是水貨,肯定來路不正~

再聯想到最近市麵上水貨銳減的事情,他似乎猜到了什麼。

“還有,老闆,真不用給我50%,給我10%就行。”張亮道。

不就買賣個東西嗎,多難的事?大把的人會乾敢乾,拿50%他覺得虧心。

“就50%,這個事情就不要再說了。”花昭道。

張亮還是太實在。

像她這種,隻出錢不出力,卻想要50%收益的投資人,以後拿著錢都找不到合作夥伴。

風險理財最多也纔給8%啊!超過8%的就要做好血本無歸的準備。

“那行吧....”張亮不敢再犟,怕花昭直接不讓他乾了。

花昭又拿出10萬塊錢給他:“拿著去花,找嚮導找保安找路子,先買幾個原石探探路。貨的話,等我過段時間也過去了,再給你。”

他們現在在鵬城呢,距離騰衝還有3000多裡地。

她在這把東西拿出來?讓張亮雇卡車“哐當哐當”拉過去?

她腦子進水了?

花昭拿出地圖,和張亮約好了過段時間見麵的時間和地點。

以後交易,她得親自去。

正好攢攢貨,仨瓜倆棗的,都不值得她跑一趟。

張亮拿著10萬塊激動地走了。

花昭現在給他貨他都不敢要,兩眼一抹黑呢,還是得先探探路。

張亮走了。

花昭又忙了起來。

海麵上也忙了起來。

颱風過去了,之前的詭異事情不會再發生了吧?

不會了,花昭發現她之前有點殺雞取卵了。

真把他們憋得不交易了,她也冇收穫了。

這都是小事,她怕把人招來,調查這片海域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磁場?吃箱子?

所以她這次下手有分寸了,就吃30%,還挑好的“吃”。

就這樣,海麵的交易量都急劇減少。

30%他們也賠不起!

很多人似乎也發現了這片海域的邪門,轉眼去彆的地方交易了,成功率就大了很多。

花昭也覺得總吃一個地方不太好。

這種事情又不是隻在這裡有,從這裡開始沿海往北,到台省那片區域,都是重災區。

她的步子可以埋得再大一點。

外麵好吃的多得是。

就怕葉深不放心她一個人出門。

“親愛的老公,跟你商量件事情。”花昭找到葉深。

“什麼?”葉深有些好奇地問道她。

他媳婦這明顯地討好倒是少見。

“我看爺爺要被煩崩潰了,我帶他出去散散心,走遠點,敵不走我走!”花昭道。

白爺爺和老伴回老家了,範雲竟然還冇走!

花強最近都不敢出門了,範雲就在路口那守他呢!

葉深也知道這件事,也確實有點心疼爺爺,這麼大年紀了還招爛桃花,也是厲害了。

“你們要去哪?”他問得。

“爺爺喜歡大海,喜歡釣魚,我就領他把沿海這幾個城市都逛一遍。”花昭道。

這麼一聽就要走很久,葉深頓時又捨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