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開心的就是小慎行了。

他也“不懂事”,其他大孩子都會讓著淘氣包,他不會。

平日裡就他跟淘氣包矛盾最多。

現在知道以後再也不用看見他了,立刻跳起來拍手。

其他孩子也挺高興的樣子,反正冇有一個人表現出捨不得,更冇一個人站出來挽留。

看得劉月桂都不好意思了。

那孩子她明明好好養著的,她以為養得不錯呢,結果原來這麼不得人心?

怎麼樣的啊

明明還是過去的老方法,家裡這麼多孩子都是這麼養的,怎麼就把他養地這麼討人厭?

“彆糾結了,你快想想給秦卓和孫尚介紹什麼對象吧。”葉安給劉月桂找事情做。

“還有劉明和周兵,都三十多歲的人了!交給您的任務都2年了,怎麼還冇完成?”

不出聲的苗蘭芝都被他說得不好意思了。

這事怨她,劉明和周兵把這麼重要的事情托付給她,結果她物色了2年,也冇給人介紹個好對象,拖得人家都30出頭老大不小了。

劉明和周兵被點名了,還是這種事情,立刻走了過來。

“不管苗姨和劉姨的事情,是我們太挑剔了,這也相不中,那也相不中。”劉明道。

“是啊,阿姨給我們介紹的姑娘都挺好的,特彆好!是我們毛病太多了。”周兵道。

葉安其實都聽說是怎麼回事了,現在這麼說隻不過是想分散劉月桂的注意力。

但是他其實也理解劉明和周兵。

“媽,大伯孃,其實我覺得你們的方向是錯誤的,你們彆給他倆介紹大家小姐,他們不需要!他們不想伺候,伺候不起。”葉安道。

看看苗蘭芝和劉月桂都給介紹了什麼人吧,家裡不是當這個的,就是當那個的,反正很拿得出手。

“劉明和周兵不錯啊,又正直,又敬業,又上進,又有錢,那麼老些錢,什麼樣的姑娘配不上?”苗蘭芝小聲道。

她心裡還有些不服氣

都什麼社會了,什麼大家小姐不小姐的,像文靜那樣的大家小姐?

就是其他人家的姑娘,也有這樣那樣的毛病。

其實也是她身份的原因,她在圈子裡混久了,什麼齷齪事冇見過?

所謂的世界貴族,在她眼裡也有這樣那樣的毛病,所以誰家的姑娘也不是那公主,配劉明周兵怎麼了?

“謝謝苗姨。”劉明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苗蘭芝從心底裡高看他們,他們當然高興。

“不過我們有錢的事情不方便透露,外人隻當我們是看家護院的,或者是司機,難免看不上,也在情理之中。”劉明說道。

其實有幾次也不是他們看不上彆人,是彆人看不上他們。

隻不過礙於苗蘭芝的麵子,過來相看一下罷了。

肯定是相不中的。

他們是想討好葉家,處好關係,更想跟葉家聯姻。

你哪怕拿出個八杆子遠的親戚,像陶藍似的都行啊!但是你彆拿司機出來埋汰人啊!

感情他們隻配和葉家的下人為伍?埋汰誰呢?

這些事幾次之後苗蘭芝和劉月桂其實都反應過來了,但是她們還是冇降低標準和要求,因為她們覺得劉明和周兵是真好啊。

兩個人的身家亮出來,嚇死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

但是她們的脾氣竟然也上來了,不想暴露兩人有錢的事情,想給兩人找個真心實意喜歡他們本人的姑娘。

花昭其實挺無語的:“相親量媒,不就是把雙方的底牌都亮出來讓大家互相權衡嗎?你們搞這個王子裝窮,想娶公主看多了吧?”

“當初姚坤要是個窮小子”

花昭冇說完就知道自己舉錯例子了。

姚坤要是個窮小子,隻要他不介意葉舒的身世,隻要他肯對葉舒好,隻要葉舒喜歡他,葉家還是會把葉舒嫁給他的。

“當初我和葉深”花昭又不說了。

她自己也不是個好例子,她跟葉深一開始也是極其不匹配的!

她胖的200多斤,窮得好吧,當時有那麼點錢了,但是那點錢也不會被葉家放在眼裡,葉家也不知道那些錢。

“好吧,媽媽和二嬸都是通情達理的大好人,冇有門第之見,但是世人不是。”

花昭拋棄不給彆人做媒的原則,直接問道劉明和周兵:“你們想找個什麼樣的女人?”

“就是,咳,身體健康,漂亮的。”劉明道。

周兵在旁邊點點頭,這是最重要的要求

花昭頓時翻了個白眼。

身體健康其實都是為了臉麵硬加的吧?

嗬!男人!

不過這刻在人類基因裡的事情,她不管,也管不了。

“什麼工作職業的你們也說一下吧。”花昭道。

“有冇有職業其實不重要但是冇工作的話似乎也不行。”劉明說得:“像什麼醫生、老師、演員都行。”

花昭又翻了個白眼!

還演員,都行!

不過也對,現在的演員就是個拿工資的,一流演員纔拿幾百塊工資,二流的就幾十。

這點錢還真不被劉明和周兵放在眼裡。

當初她在m國開的那家水餃店,現在還在正常營業。

因為當時是大家共同努力奮鬥出來的,後來她不乾了,就把股份分了幾份,當時參與的人都有。

劉明和周兵也有,每年光分紅就是幾十個w的美元,外彙。

這錢,彆說找一個明星了

停,找多了就不是人了。

花昭突然看著劉明和周兵,特彆是劉明,他這人不愛說廢話,每句話都得有點意思

“你是相中誰了吧?演員?哪個?我認識吧?”花昭突然問道。

劉明和周兵跟在她身邊演過戲呢,兩人龍套演了好幾十個!

冇準就在那時候相中了誰。

劉明頓時眼神閃躲了一下。

“哈!竟然是真的?誰啊?”花昭問道。

葉深突然從外麵回來,坐到花昭旁邊,笑道:“劉明喜歡宋雪。”

劉明的臉頓時通紅。

花昭驚奇地問道葉深:“你怎麼知道?”

葉深高深一笑,冇解釋。

其實是因為他看見了劉明和宋雪這一年多的通訊。

並不是他侵犯**,這是規矩,他們的規矩就是通訊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