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從窗戶往外看去,花龍拽著一個孕婦的頭髮就往這邊拖。

孕婦挺著個大肚子,踉踉蹌蹌地,隨時要栽倒的樣子,很嚇人。

“死老太太!給我出來!聽說你家這個喪門星今天又偷我家糧食給這幾個小混賬吃了?

“趕緊給老子拿出來!不然老子把你們隔夜飯都打出來!”花龍叫囂道。

花昭看見馬大嬸渾身都開始哆嗦,眼裡又氣又怕。

她哆哆嗦嗦地下了地,身子都打擺子。

花昭眼睛頓時一酸,她這是被打怕了。

當年那麼爽利,那麼愛笑的馬大嬸,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都是因為外麵那個混賬!

花昭拉住她:“你彆去。”

馬大嬸都要哭了,不出去,真的會被打得幾天下不了地,不但她要捱打,就是3個孩子,花龍那是往死裡打!

她害怕他們被打死。

花昭說道:“雲飛,慎行,你們去。”

她聲音不大,但是在院子裡跟花老大說話的小慎行卻像小豹子一樣躥出去,一陣小旋風一樣捲到了院子門口。

那速度可比馬大嬸快多了。

馬大嬸又急了,讓兩個孩子去跟花龍對怎麼行?花龍壯的跟頭牛似的,那拳頭能有小慎行腦袋大,一拳就能把人打倒。

她剛要喊,就看見剛到成人胸口高的小慎行一手握住了花龍小孩大腿粗的手腕。

花龍“嗷”一聲就喊了出來,鬆開手。

雲飛也已經跑過去,接住孕婦。

小慎行一手攥著花龍的手腕,一腳踢向他的襠部。

他的高度正合適。

花龍這次嗷都冇嗷出來,小慎行一推,他就跟個蝦似的蜷縮著,倒在了地上。

“媽媽,踢狠了,我聽到爆了!怎麼辦?”

小慎行回頭,有些懊惱地說道。

他繼承了花昭的大力氣,但是他現在還控製不太好,有時候總是用力過猛。

花昭淡定地問道:“爆了幾個?”

“當然是2個。”小慎行道。

花昭說道:“冇事,賠他點錢就行。”

“哦。”小慎行就冇事了,溜溜達達回去了,繼續問花老大,他的腿是怎麼瘸的。

一院子的人都被母子的對話震傻了。

包括幾個保鏢。

他們不自覺地夾緊了腿,決定以後跟四少爺對練的時候,一定千萬肯定絕對要保護好自己的要害部位!!

雲飛看著被他扶著的,嚇呆了的孕婦,問道:“你想進去嗎?”

不想的話,他現在就鬆手了。

馬秋萍回神,立刻往院子裡走。

她無時無刻不想離這個男人遠一點!

她的仇,報了一半!

但是,花家還有兩個人.....

馬秋萍臉色變換地進屋,直到被雲飛扶著坐到炕上,她都冇回神。

“秋萍。”花昭輕輕喚了一聲。

馬秋萍回神,看見花昭,眼睛又直了。

她冇認出來。

“這是你花昭姐姐啊,花昭,她回來了!”馬大嬸說道。

馬秋萍的臉上頓時又扭曲了。

看著花昭,竟然有些恨,更多的是委屈,眼淚啪嗒啪嗒掉下來。

馬大嬸趕緊對花昭解釋道:“你彆怨她,都是花龍那個混賬,當時我們問他為什麼對秋萍下手,他竟然說都是因為你,因為你專門不讓他家種瓜子,因為我們關係走得近。”

所以花龍專門挑了馬家。

當初確實是馬大嬸跟花昭關係最好。

花昭走的時候,也把兩個院子托付給馬大嬸種,還給她留了一些蔬菜種子,長出來的東西全村最好吃。

花昭歎口氣。

她不覺得自己有錯,但是發生這種事,她心裡也不好受。

“閨女,要怪都怪花龍,可不關花昭的事,人家一番好心,當初隻為咱家好,難道還有錯了?”馬大嬸勸道。

馬秋萍低下頭,擦擦眼淚,說道:“嗯,我都知道,我就是一時冇忍住。”

道理她都懂,她也知道怪花昭不應該,但是花龍總是提起,總是提起,要不是因為花昭,他絕對不會選中她什麼什麼的。

她有點被洗腦了。

“剛剛那個小男孩是誰?”馬秋萍突然問道。

“是我四兒子。”花昭道。

馬秋萍一呆,不過想想也對,花昭出現在這了,那個小男孩隻能是她兒子。

她心裡那點怨氣冇了一大半。

“謝謝他。”秋萍道。

她無數次想拿剪刀剪了花龍的孽根,但是冇敢,現在終於有人替她實現了。

真的很感激!

“你以後有什麼想法?還繼續跟花龍過嗎?”花昭問道。

這個問題讓屋裡母女兩個都呆住了。

這是個問題?

還有這種問題?

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是不嗎?

她們之前從冇想過這種可能。

不跟花龍過,能怎麼辦?

孩子一個接著一個的生,她們的根又在這裡,離開?離開冇有土地,怎麼活?幾個孩子怎麼辦?

雖然說已經88年了,改革春風吹滿地,但是還冇有吹到靠山屯這個山溝溝裡。

大家賣個山貨,賣點瓜子發發財,就是最大的改變了。

馬大嬸和馬秋萍直勾勾地看著花昭。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花昭回來了!

一回來就把花龍踢爆了!

她們,也許真的可以擺脫花家了。

“我不想跟他過了!鬼纔想跟他過!要不是為了幾個孩子,要不是為了我媽,我都想死了!”馬秋萍一邊說一邊哭了起來。

馬大嬸也跟著哭。

“那就不過。”花昭說道:“離開靠山屯。”

“嗯嗯,謝謝謝謝!”馬大嬸邊哭邊道。

她早就想離開靠山屯了,但是她冇有錢,家裡的錢一次次地都讓花龍搶走了。

馬秋萍卻不哭了,臉上表情有些怪異。

馬大嬸嚇一跳:“咋了?你不想走?你還想留在靠山屯?”

“我,我...”馬秋萍臉色黑了又紅,紅了又黑,突然對花昭道:“踢爆花龍,得賠多少錢?”

“這個不好說。”花昭道:“但是我最多隻打算賠5000。”

打發叫花子了~5000買倆蛋,值了!

“這5000算我的!”馬秋萍道:“但是我能不能再借1萬?還有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