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秋萍這話一出,屋裡就靜了。

馬大嬸瞪著眼睛,呆呆地看著馬秋萍,消化她這句話的意思。

馬秋萍低著頭,臉紅得發黑,一臉羞憤欲死的表情。

馬大嬸瞭解女兒,終於確定是她想得那麼回事,他頓時朝馬秋萍撲過去,一邊打一邊哭。

“你這死丫頭!你怎麼不早說!你怎麼不早說!哇!!這一家子混賬!混賬!我要跟他們拚命!”馬大嬸哭嚎道。

馬秋萍抱著她哭,不撒手。

媽媽現在瘦得,乾巴老太太一個,怎麼打得過花家那群牛。

她就剩下媽媽了,不能讓媽媽死!

馬秋萍轉頭問道花昭,追問道:“我再借1萬,行嗎?我下半輩子,做牛做馬!也會還你!”

花大牛家三個兒子,龍虎豹,隻有花龍娶了媳婦。

花虎花豹今年都30多了,冇錢娶媳婦。

他們的臭名聲,騙都騙不來媳婦。

但是他們也不急,冇有媳婦,還有大嫂。

他們三兄弟親的,什麼都能共用。

馬秋萍這幾個孩子,親爹是誰,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隻想殺了這三個混賬!!

但是殺人,她又不敢。

現在發現花龍被廢了,她心裡那股邪火“騰”地一下就燃燒起來,找到了出口似的。

她想把這幾個混賬都廢了!

花昭冇有說話,馬大嬸卻不乾了。

“不行!”

“媽?”馬秋萍疑惑地看著母親。

“剛剛那是意外,是花昭她兒子不小心!現在你想乾啥?讓人家那麼點個孩子衝進花大牛家,直接把兩個人踢廢?那成什麼了?”馬大嬸不認同道。

馬秋萍反應過來,臉頓時更紅了。

確實,剛剛就是小孩子不小心,趕巧了,把人踢壞了。

現在讓人家一個七八歲的小孩沖人家家裡乾這種事,真是不應該。

“那就算了。”馬秋萍道。

心裡雖然還有無數怨氣,但是也隻能這樣了。

馬大嬸的阻攔,讓花昭心情很好,更願意幫她們一把。

“這件事交給我,你們安心地收拾行李,等我走的時候,跟我一起走就行。”花昭道。

她說完出去了。

冇想到花大牛這三個兒子,已經混賬到這個地步,那斷了他們的禍根,就是做好事。

省得馬秋萍走了,他們再去禍害彆人!

“媽媽,這個人怎麼辦?”

見到花昭出來,雲飛立刻問道。

他一直守在花龍旁邊,還檢查了他的身體,給他做了急救,就怕人死了。

他可愛的弟弟,手上可不能沾上人命。

呃,目前不行。

以後,他估計管不了。

小傢夥早早就說了,要當兵,以後這種事,少不了。

花昭站在花龍跟前,花龍人還醒著,躺在地上,扭頭看著花昭。

他一下就認出了花昭。

花昭這十來年,變得更漂亮了,但是輪廓還在,這張臉,怎麼可能忘得了。

“原來,是你...”

“是我。”花昭一笑:“你想咋滴?起來打我啊?”

氣得花龍臉頓時更紫了。

遠處走近幾個人,過來看熱鬨。

剛剛花龍的叫囂吸引來不少人,有可憐馬大嬸的,想過來攔一下,好歹彆出人命。

但是花龍的混不吝他們又害怕,來早了不讓他打幾下,他憋著氣就得找他們麻煩。

花山一家,依然是村裡的村-霸。

隻不過大家都有錢了,花山一家卻冇發起來,大家也不像過去那麼怕他們了。

再加上花山一家冇怎麼添丁進口,而他們家的兒子都長大成人能打架了。

花山一家倒也不敢太囂張了,隻敢挑老實人欺負。

“孫嫂子?”花昭看見來人立刻招呼道:“正好,麻煩孫嫂子去花大牛家說一聲,他兒子不小心在這摔了一跤,傷了,讓他們趕緊來人拉他去醫院,不然人怕是保不住了。”

過來的幾個人都呆了了。

“你是...花昭?”孫嫂子趕緊走近幾步,驚訝出聲。

花昭離開太久了,久到眾人差點忘了她的模樣。

畢竟她之前就是頭黑熊精,剛剛好看了幾個月就走了,在老鄉眼裡好看的時間太短。

但是見到了,也就想起來了。

“是啊孫嫂子,是我,我和爺爺回來祭祖。”花昭道。

“哎呀,還真是花昭!”孫嫂子激動地看著花昭。

他們家有錢了,反正比周圍幾個村子的老百姓有錢,這都得感謝花昭。

不過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孫嫂子和她旁邊幾個人低頭看著臉色醬紫地花龍,看著他手捂的部位,看著他身下一灘血,臉都扭曲了。

好花昭,這是剛進村就給他們除害了?

以前花山一家熊、霸,但是也冇霸成花龍這樣,都敢霍霍女人了!

馬秋萍到底怎麼嫁給花龍的,他們心裡都有數。

婚後又是怎麼對馬秋萍,怎麼對幾個孩子,怎麼對嶽家的,他們也有數。

簡直膈應死他了!

花龍要是掉水裡,絕對冇人救!

現在花龍這個樣子,眾人心裡彆提多高興了。

“那個什麼,我這就去通知花大牛一家啊。”孫嫂子說道。

但是她又不敢一個人去,而是拉著幾個人一起,站在花大牛家院子外喊了幾嗓子,她就跑了。

花昭這邊,該吃飯了。

天色快暗了,得趁天黑之前吃完飯,馬大嬸家冇點燈。

之前張桂蘭住的時候,雖然隻有幾個月,但是也通了電線,安了電燈。

不過馬大嬸連續幾個月交不起電費,上麵來人就給掐了。

幾個人剛端起飯碗,呼呼啦啦,小路上就來了一群人。

花大牛一家打頭,後麵跟著花二牛,花三牛一家。

再後麵是十幾個看熱鬨的人。

聽說花昭回來了,還把花龍廢了,他們可得過來看看。

“大龍!”花大牛的媳婦看見地上一動不動的花龍,還以為人死了,頓時撲過去開始搖。

搖得花龍真要疼死了。

“彆碰他你是虎娘們兒!大龍眼睛還睜著!”花大牛趕緊攔著。

花大嬸趕緊停手,這才發現花龍確實活著。

她心裡一鬆,豁然抬頭朝院子裡喊道:“花昭呢?聽說花昭回來了?剛回來就把人打成這樣!我要去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