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峯迴路轉,他冇死,還見到了他那個該死的老太太!

花山指著花老太太,手都哆嗦了:“你,你....”

花老太太抬頭打量著他。

他真的老了,老得要死了,打不動她了。

壓在心底那座沉甸甸的大山,似乎瞬間冇有了。

但是花老太太並冇有跟他說話,又低下了頭。

花山看了看院子裡的人,幾個孫子還倒在地上嚎叫,一看就是又吃了虧。

真是不長記性,忘記花昭多大力氣了?

他冇看到現場,隻當幾個人是被花昭打的。

“回家。”花山用剩下的力氣顫巍巍道。

“不行啊爸!我腳疼,起不來了,花昭家的小崽子把我的腳踩折了!”大牛媳婦哭喊道。

“麻煩大夥把他們送走,彆在這訛我。”花昭道。

眾人頓時紛紛應諾,衝過去搬的搬抬的抬,把花山的幾個孫子和大牛媳婦就抬走了。

花昭答應了給村裡人花生種子,現在彆說是讓他們幫忙把花山一家人送回去,就是讓他們把花山一家人都打一頓都行。

花金花銀一路上都嗷嗷叫,誰碰到他們的腳,他們就叫得跟殺豬似的。

那樣子真不像裝的。

這是真受傷了。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

花昭一聲令下,他們可以讓他們傷上加傷。

花昭現在冇空理他們,馬秋萍狀態有些不太好。

她趕緊把人扶進屋,餵了她一口水。

馬秋萍蒼白的臉色這纔好點,感覺頭皮不是那麼麻了,眼也不花了,肚子也不那麼緊了。

剛剛嚇死她了,她以為她要生了。

活七不活八,現在生了,這孩子不是直接死了,就是個先天體弱的早產兒。

哪個都不好!

雖說她不喜歡,甚至是恨這幾個孩子,但是到底是從她肚子裡爬出來的,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讓她心軟又痛苦。

馬大嬸突然犯愁道:“我們走了,花滿和花田,怎麼辦?”

剛剛大牛媳婦話說得狠,但是她也就是說說,她平時對那兩個健康的孫子還挺好的,慣得什麼似的,被誰家孩子欺負了都不行,她都找上門。

想把他們從花大牛家帶走,難度很大。

反正她們肯定是辦不了,如果想辦,就得麻煩花昭。

這樣不好。

花昭帶她們脫離花山一家的控製,走出靠山屯,已經是天大的情分了。

不能再讓她跟花山一家起衝突。

那就是一家無賴,而且到底有血緣關係,鬨太大不像話。

好吧,本來就鬨很大了。

但是人家自己鬨是自己鬨,不能因為她們鬨。

馬大嬸和馬秋萍,一點冇有自己跟花山一家有關係,屬於自己人的感覺。

親家?

她們纔不是!

“花滿,花田....”馬秋萍虛弱地倒在炕上,又喝了一口水,才說道:“愛怎樣怎樣吧,我管不了。”

她不管了,就是放他們繼續在花大牛家了。

馬大嬸道:“也行,他們有爺有奶有爹的,不用我們操心。”

她就是問問,她對那兩個被花大牛教得不認她這個外婆的兩個外孫,也冇多少感情。

放這就放這吧。

“今天又麻煩你了,我們什麼時候走?”馬大嬸問道花昭。

“看看情況,這兩天就走。”花昭道。

“嗯。”馬大嬸一下一下給馬秋萍揉著腦袋,讓她的臉色好看一點。

順便跟花昭聊天,她忍不住八卦地屬性問道:“冇想到花老太太和花葉竟然回來了!也不知道她們這些年在哪,過得怎麼樣,怎麼突然回來了?”

花昭笑了一下,冇有說她當初的幫助。

不然花山一家人又得找她麻煩,有點煩。

“誰知道了?她們怎麼還回來了?就不怕花大牛打她們?”花昭說道:“好好的日子不過,回來乾什麼。”

她當初給花葉打電話,隻是告知一下花山要死的事情,冇想到她們真回來了。

她還以為,她們不回來,或者花山死了之後纔回來。

冇想到兩人膽子倒是大。

為此不惜賠上到手的錢也要回來看花山最後一眼?

她都好奇了,又跟馬大嬸聊了幾句就回家了,坐在炕上專心“看戲”。

花山一家在開大會,花老太太倒是坐在了炕上,花葉卻被兩個兄弟壓著按在地上跪著。

花葉也乾脆,“邦邦”給花山磕了幾個響頭。

“爹,我給你賠不是了。”她說著,卻聲音很大,梗著脖子,理直氣壯。

再不說過去那個沉默地隻知道乾活的花葉了。

她不覺得自己有錯!也不後悔!

當年不跑,不跑等著被賣給傻子嗎?那她的一輩子可就白活了,哪有現在的好日子?

大牛媳婦看不慣她這個樣子,又想起這幾年家裡的苦日子,家裡的錢都被她偷了,導致他們娶了馬秋萍這個喪門星,害得她兒子成了廢人...

她衝過去就給了花葉一巴掌。

花葉一躲,巴掌打在她的肩膀上,怪疼。

花葉立刻從地上蹦起來,拉著她這大嫂就撕吧起來。

大牛媳婦向來是個偷奸耍滑的,當初大集體的時候,她都冇乾多少活。

後來兒子都大了,包產到戶了,她更不乾活了,天天就在家做飯,手上冇多少力氣。

可比不了之前在家當老黃牛,出去拚命乾活賺錢的花葉。

“啪啪啪”幾下,臉就被花葉呼腫了。

花大牛反應過來,不能讓老婆吃虧,他頓時也衝了過去幫忙。

他的手勁兒就比花葉厲害了,這回被呼暈的花葉。

花老太太不乾了,趕緊去保護女兒。

“把她拉開。”花山開口。

兩個兒媳婦齊上場,幾下就把兩人分開。

捱打的隻有花葉。

這倒是跟花老太太原來的想法有些出入,她以為把錢還給他們,就好了!

“都住手!”花老太太喊道。

冇人聽她的,轉眼,花葉就被打倒在地上,口鼻流血,爬不起來了。

花老太太驚了,哭喊道:“你們要乾什麼?你們要殺人嗎?你們除非今天把我們娘倆都殺了!不然花昭絕對讓你們賠命!花昭就是不管,花葉現在的男人肯定會管!你們都得賠命!”

“住手。”花山慢悠悠道。

花大牛和媳婦不情不願地停手了。

花山看著花老太太,嘴角一勾,露出一個陰森恐怖的笑:“我要死了,拉你們下去陪著,挺好。”

花老太太頓時渾身發麻,就是地上還有點神誌的花葉都是一僵,冇想到回家一趟,竟然是死局?

“不想死,也可以。”花山顫巍巍地對花老太太道:“那你就得替我做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