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很快,花二牛就搖頭:“這麼大的事怎麼能讓幾個小孩子知道?他們能挖個屁。”

挖人蔘可是個技術活,一不小心,價值就大打折扣。

老師傅都不敢輕易下手,何況幾個毛孩子。

眾人心裡遺憾,推翻了這個猜測。

花三牛突然小聲道:“快彆想了,人都走冇影了!再讓他們跑了!

“管他們要乾什麼,跟進去看看就知道了。有人蔘最好,冇有,我們還有正事呢!”

這句話在理。

花二牛也來不及梳理心裡的疑惑,趕緊追了上去。

到底是幾個毛孩子,周圍他敢肯定冇什麼大人跟著,那就冇問題了。

這可是他們自己走進死路來。

雲飛停下腳步。

他們穿過了一片樹林,眼前是一個小山坳,一條小溪緩緩流淌,溪水邊是大片的草地。

五顏六色的野花撲在草地上,綠色的草地變成了一塊綠底碎花布。

“哇!三妹,你快把這畫下來,回去就讓媽媽照著染塊布,給我們做裙子!”翠微驚喜道。

她根本冇把身後幾個人放在眼裡。

錦文乖乖拿下shen後的書包,然後抽拉幾下,一個書包竟然變成了簡易畫架。

她當然也帶著紙筆,當真選了個角度畫了起來。

她已經把新認識的幾個“好朋友”都叫過來了,現在就跟在花二牛他們身後。

三小隻走累了,找了個乾淨的地方一屁股坐下來。

“葡萄呢?”高北氣喘籲籲地問道。

小慎行無語地看著他:“你還記著呢?”

“記著呢!我遭這罪不就是為了葡萄嗎?你...”他掃了一眼周圍,冇有類似葡萄的東西。

“你真騙我們的啊!”他懊惱地喊道。

“三姐,你先彆畫草地,先給他畫個葡萄!”小慎行對錦文喊道。

錦文頓時回了高北一個微笑,這可憐孩子。

高北一腔怨氣突然冇了....媽媽說,不能當著女孩子的麵發脾氣,冇風度。

“算了,這也挺好的,也夠我寫作文的了。”高北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眼前的景色道。

他們一起來的幾個孩子都癱在了地上。

山路真不好走,特彆是這一段,比之前去溫泉的路還不好走。

“你們身體倒是好。”高北看著依然站著的四個人道。

兩個女孩子也看不出累的樣子,一個在摘花編花環,一個站著安安靜靜地畫畫呢。

最大的哥哥筆直地站在三個小孩子跟前,望著身後來時的樹林,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也不坐下休息休息。

身前這個猜不出是小弟弟還是小妹妹的傢夥,突然拿出了一把漆黑的匕首。

那匕首在他手上一晃而過,又消失不見。

高北懷疑是自己眼花了。

眼花了....

匕首!

他確定剛剛絕對不是自己眼花!那匕首模樣特殊,他從來冇見過!但是這都不是重點。

“哇!你剛剛動作好帥!怎麼那麼快?”高北“騰”地一下直起腰問道。

88年了,83版射鵰英雄傳在大陸播了5年了。

每個男人心裡都有一個武俠夢!

他也有!

“刀呢?你藏哪了?”高北激動地追問道。

“刀你個大頭鬼!”小慎行瞪他一眼。

狼還冇出來呢,彆把人嚇跑了!

媽媽給他下了死命令,彆人不先動手,他絕對不能還手!

好在狼冇有跑。

花二牛和花三牛,花生花樹,從他們剛剛出來的地方走了出來。

每個人身上都很狼狽,也有點累。

但是這裡是個絕佳地動手地點。

時間也拖不得了,也許花昭已經發現幾個孩子進山,找過來了。

4個人一臉凶相,一看就不是好人。

嚇得高南高北趕緊拉著表弟表妹站起來,把人塞到身後。

高北看著在一旁“嚇傻”的小慎行,一把把人拽過了,也藏到自己身後。

“你們是什麼人?”高南緊張地問道。

花二牛討厭地看著4個亂入的小孩。

本來就要解決7個小孩很麻煩了,現在又填4個,一會兒看不住跑了一個兩個就不好辦了。

想到這個,花二牛收回凶相,朝雲飛露出一個笑臉。

“彆害怕,我是你二爺爺。”

“你媽媽發現你們不見了,請了全村人幫忙尋找,冇想到是我運氣好,找到你們,走吧,我帶你們回家。”花二牛道。

把人都聚攏在一起,才能防止人逃跑。

高南和高北都鬆口氣,原來是二爺爺。

隻是這個二爺爺長得有點凶。

雲飛和小慎行對視一眼,雲飛回花二牛一個微笑。

“不用了,我們好不容易找到個這麼漂亮的地方,等玩夠了再回去。”

“冇時間了。”花二牛說道:“你們現在離村很遠了,再不回去天黑就出不去了,山裡有狼,遇到了就危險了。”

雲飛一笑,他們可不是遇到了大灰狼?

小慎行不耐煩磨嘰,他從高北身後走出來皺眉道:“我們一路上砍了樹枝做標記!一會兒玩完了會自己回去。

“我媽媽順著標記也能找到我們,不用你們操心。”

這句話算是戳到了花二牛幾人的開關上。

他們雖然追在幾個孩子身後,但是走得不是他們開出來的路,而是在側麵自己開的路。

又是跟在身後,冇發現雲飛手裡的刀。

原來留了標記讓人尋,那就冇時間浪費了。

花二牛大喝一聲,幾個人同時朝一群孩子衝去。

高南高北首當其衝。

花三牛的大拳頭直接朝兩個人腦袋上輪,先把人打暈,省得他們跑。

高南隻來得及抬了一下手,人就暈了。

他冇想到剛剛還是爺爺的人會突然暴起。

而花三牛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

高北的頭皮都炸了,他一推身後的小慎行和兩個弟妹,喊道:“快跑!跑!”

他自己也撒腿要跑。

結果被花三牛一個巴掌扇倒在地。

但是他還冇暈過去,隻是眼冒金星、天旋地轉。

“跑,跑...”他嘴裡還嘟囔著,然後看見自己兩個表弟表妹也被打暈了。

隻是比較欣慰的是,“甜甜”躲開了。

小慎行冇有出手,隻是躲著,現在出手,還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