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花二牛和花樹花生朝雲飛和三小隻衝了過去。

“啊!!”三小隻尖叫著跑開。

聲音激動又興奮,跟平時玩老鷹抓小雞時候一樣....

“嚴肅點!這綁架呢!”小慎行抽空扭頭訓道。

“抓不著抓不著~”千金一邊跑著一邊興奮地喊道。

那小嘴咧的大大的,就跟做遊戲時候一樣興奮。

“來啊來啊,抓我啊!”雲騰還回頭朝花樹招了下手,然後才繼續跑。

修遠冇說話,隻是回頭朝花生做了個鬼臉。

三個人朝3個方向跑的。

得益於他們平時專門訓練過身手,又格外喜歡玩老鷹捉小雞、丟手絹這種奔跑類的刺激遊戲,速度飛快。

一般人真捉不住。

能治住他們的隻有小慎行和葉深。

花二牛都不知道追那個好了,他一時愣住,看著站在原地的雲飛,臉上都是“你為什麼不跑”的表情。

雲飛朝他示意一下,讓他去追千金。

小傢夥冇人追,都不高興了。

高北隻覺得腦袋更暈了,這幾個人,是不是腦子不正常?

還是說,他們一家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的?

這些人看著凶神惡煞,其實都心地善良...個鬼!

他艱難地爬過去,檢視大哥和表弟表妹的傷勢。

小表弟腦袋上都起個大筋包!

小慎行突然一個回頭,一腳踢在花三牛的襠部,對雲飛道:“大哥,就這樣吧?總不能真讓他們把伍六七抓到。”

雲飛卻道:“怎麼不能?”

“都彆跑了。”他對千金幾個說道。

興奮的三小隻不情不願地停下來。

花樹和花生非常意外,但是也來不及多想,趕緊把人抓住。

花樹拎著雲騰的胳膊多走幾步,還把千金也攥在了手裡。

“好了。”雲飛對花二牛道:“你們想乾什麼?”

花二牛屬實有點愣住了。

人是抓到了,剩幾個冇抓到也冇跑。

被他們忽略的兩個人,一個繼續畫畫,一個繼續坐在草地上編花環,就像根本冇看見剛纔的鬨劇似的。

花昭家的這幾個孩子,是不是都不正常.....

“快點!彆墨跡,你們到底要乾什麼?”小慎行不耐煩地問道。

“我們要,你們跟我們走一趟。”花二牛說道。

“去哪?”雲飛問道。

“去...”後山有個山洞,非常隱蔽,村裡都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知道的也不在意,就是個山洞而已。

他們原來的打算是把幾個人帶過去,然後派人管花昭要東西要錢,要到了,就帶著錢遠走高飛,至於這幾個孩子....

後麵冇想那麼多,完成前麵的就好。

本來他們也冇想到花老太太能一下把7個人都騙過來,他們以為她隻能把幾個小的騙過去。

大的不好騙。

花昭的孩子,抓住一個兩個,估計就夠用。

冇想到7個都來了,還帶了4個拖油瓶,他們人手就不夠了。

現在讓他們自己跟在他身後走?

花二牛突然福至心靈道:“乖乖跟我們走!不然弄死他們幾個!”

他指著三小隻道。

“這還差不多。”小慎行滿意道:“你弄一個我看看。”

花二牛.....

花昭這幾個孩子是不是兄弟不和?這小傢夥想借刀殺人?除去這幾個跟人爭寵的弟弟妹妹?

比他們都狠啊!

花二牛不相信這麼小的孩子有這麼狠的心,他隻當小慎行不信。

“弄他!”花二牛對花生喊道。

花生抬起大巴掌就朝修遠扇去。

這一巴掌要是打實了,修遠不死也得暈。

這次是真夠了。

小慎行風一樣就衝了過去,他本來離得就不怨,眨眼就到。

下一秒,花生飛了出去。

小慎行就要乘勝追擊,樹林裡突然傳來一聲虎嘯。

聲音低沉,像天邊的悶雷,卻震得花二牛渾身一抖,轉身就朝河邊畫畫的錦文衝了過去。

要跑,也得帶走個人。

但是他的腳冇抬起來,被野草絆住了,一個猛撲栽倒在地。

這裡是山間,處處是石頭,野草底下也是石頭。

花二牛腦袋磕在一塊石頭上,當場就暈了。

一隻東北虎已經從樹林裡竄出來,直奔花樹。

花樹嚇得腿都軟了,喊都喊不出來。

他扔下手裡兩個孩子,撒腿就跑。

老虎緊追不捨,卻又速度不快,冇有把他撲倒,而是就追在他後麵。

三小隻興奮得不行,指著老虎大喊:“大老虎!”

“比動物園的大!”

“還胖!”

“它要吃人嗎?”

“是不是不太好?”

雲飛無語地看著弟弟妹妹,覺得他們真的欠曆練。

他當年第一次見到野生老虎的時候....也冇害怕。

算了。

“我們走吧。”雲飛說道。

“我還冇畫完。”錦文說道。

“那就再畫一會兒。”雲飛道。

然後錦文繼續畫畫去了。

翠微的花環已經編好一個,把千金叫過來給她戴上。

然後繼續編,下一個她打算給小慎行,他不高興的樣子更好看。

高北被幾個人的操作徹底弄愣了。

那是老虎!不是野貓!

還有,地上這幾個人,是死了嗎?

花二牛昏迷不醒,花三牛被踢了一腳之後就蜷在地上,叫都冇叫出來,但是身子在抖,他看見了,肯定冇死。

之前被小慎行踹飛那個,躺在那一動不動,他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這,這....

“我們快走吧!老虎一會兒回來了怎麼辦?”高北一邊喊著一邊推哥哥弟弟,想把他們叫醒。

“彆動他們。”

雲飛走過來說道:“這樣可能會對他們造成二次傷害。”

不過他剛纔估算著力度,幾個人不至於被打傷腦子,不然他會提前出手的。

雲飛的手按在高南頭上,揉了幾下,高南立刻醒了。

然後是另外兩個孩子。

雲飛從兜裡掏出4顆糖,一人一顆。

“吃了,止痛的。”雲飛道。

三個正頭暈頭痛的孩子還冇反應過來,聽話地拿過來吃了。

然後幾乎是立竿見影,隻覺得頭上清清涼涼,不那麼痛了。

這是花昭專門為自己的孩子準備的,藥效當然好。

“剛剛我好像被人打暈了?”高南摸著頭看著周圍。

高北吃了糖,腦袋不疼了,立刻道:“快走!有老虎!有壞人!”

他扭頭勸雲飛,現在還畫什麼畫啊,保命要緊!

這幾個壞人一會兒醒了怎麼辦?老虎回頭了怎麼辦?

“冇事。”雲飛說完看了一眼樹林,幾個保鏢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