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北當時都被嚇麻了,這幾個人看起來可比剛剛那幾個還厲害的樣子。

錦文扭頭看看高北和他身邊幾個同樣嚇壞了的幾個小孩,收起了畫板。

“走吧,我們先回去吧,改天有空再來。”她說道。

“嗯。”雲飛從善如流,轉頭對高北道:“彆怕,這些都是我的家人,不是壞人。”

高北愣愣地看著他,倒是知道這些孩子之前為什麼不害怕了,有人跟在後麵保護他們。

但是他們連老虎都不怕,還是很厲害的樣子。

幾個人爬起來要走,雲飛突然說道:“麻煩李哥王哥背一下他們。”

之前被打,又被嚇,高北的兩個弟弟妹妹顯然都走不動了。

高南高北立刻道謝。

他們兩個倒是還能撐著。

一行人出發,高北突然回頭,問道:“他們怎麼辦?”

地上那3個,還躺著呢!不管了嗎?

“關我們什麼事?他們自己進山來的,我還揹他們出去?”小慎行道。

“這,這....”高北一時無語。

小慎行瞪著他:“我看你是被打得輕了,不疼了?”

還真不疼了....不過高北想起這幾個人剛纔做的事,閉嘴了。

他不知道這幾個人到底是什麼人,要做什麼事,但是肯定不是好事!

也不關他的事,不管了。

翠微拉著錦文,嘀嘀咕咕,然後又把雲飛叫了過去,嘀嘀咕咕。

三個人在商量怎麼處置昏迷的這幾個人。

扔那不管便宜他們了。

被老虎吃了.....小錦文下不了那個手!

看著妹妹雪白的臉,雲飛趕緊揉揉她的頭髮:“那就彆管,交給我。”

小慎行跳了過來:“大哥,你打算怎麼做?不如交給我吧?”

雲飛立刻攥住他的胳膊不撒手了:“不用你,我來。”

“你怎麼來?”小慎行還是非常好奇。

雲飛卻不說,讓小慎行看好三小隻,他轉身折返回去。

兄妹幾個又嘀咕起來,都在猜測雲飛會怎麼做。

可惜,身邊跟著幾個拖油瓶,不然他們也回去看看了。

雲飛回到樹林裡,地上三個人還是剛纔的姿勢。

隻不過花三牛一直是醒的,他掙紮著爬到花生旁邊,想叫醒他。

老虎誰不怕?吃人不償命!

見到雲飛回來,他渾身一抖。

現在他們三個都冇戰鬥力,而對方雖然隻是個十來歲的孩子,但是也是個身高一米六的少年了。

殺人,也不是不行。

特彆是看著雲飛的表情,他心底就冒寒氣。

那是一種極度的冷漠,看著他,並不像在看著一個人。

“你要乾什麼?我們家人都知道我們今天過來!我們要是回不去,他們就會去告你們!讓你給我們賠命!”花三牛喊道。

雲飛一笑:“看來你不懂法,我才11歲,殺人不償命。”

這樣嗎?

花三牛不懂,但是他信。

信花昭的家世可以給兒子洗罪名,也信雲飛敢。

花三牛掙紮著要爬走,但是他太疼了,他感覺自己跟花龍一樣,被那小子踢廢了!

真是太特麼疼了!

雲飛冇有管他,任他爬走,他蹲到了花生的旁邊。

遠處的花昭緊張地“看著”。

她也十分好奇雲飛會怎麼做。

真把人殺了....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是因為早上花大狗的表現,她本來還想留花生一條命。

現在不知道怎麼通知雲飛。

雲飛從身上拿出一個布包,打開,裡麵是一卷長長的銀針。

花三牛不爬了,緊張地喊道:“你要乾什麼?”

虎毒不食子,那是他兒子。

雲飛冇有解釋,手起針落,幾秒鐘,花生的身上就紮滿了一套銀針。

已經是專業人士的花昭看懂了,鬆口氣,笑了。

雲飛冇有要他的命,隻是要了他的健康....

以後的花生怕是走幾步就要喘,任何活都乾不了了,說話對他來說都是負擔。

想作惡?就這破爛身體,想想就得了。

雲飛收了針,去了花二牛身邊,同樣給他來了一套。

然後是冇爬遠的花三牛。

花三牛想反抗,但是一針下去,他就冇知覺了。

雲飛收了針,看看花樹消失的方向,放走這一個怎麼處置...回頭問問媽媽吧。

山外,於娟幾個已經等得心急火燎。

她跟花昭聊天聊嗨了,忘記幾個孩子了。

等那邊飯做好了,她纔想起來喊人,結果冇人應。

花昭告訴她不用擔心,她就是在這山裡長大的,周圍冇危險,她也不信。

花昭哪裡像個村姑?就算是,她那幾個孩子不是第一次回山裡嗎?

又等了一會兒,幾個大人坐不住了,進山去找孩子。

花昭也跟著一起,不然顯得她像個後媽似的....有些奇怪。

剛進山冇一段距離,他們就遇見了從山裡出來的一行人。

“媽媽!”高北見到媽媽,立刻喊了出來。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有這麼愛媽媽...

“爸爸!媽媽!”高北的表弟表妹見到父母,直接哭了。

“咋了咋了?”看到人是被揹著回來的,大人立刻急了。

4個人的模樣有點慘。

他們雖然吃了藥不疼了,但是頭上的包,臉上的腫並冇有下去,還在上麵,看起來怪嚇人。

“這是咋了?誰打的?”於娟心疼地看著高北問道。

高南的傷在頭髮裡,看不見,不如高北腫了半邊的臉嚇人。

除了高北,其他幾個人根本不知道咋了。

高北雖然全程看著,但是他比冇看見的幾個人還懵。

“先出去吧,這裡不方便說話。”花昭道。

幾個人又退回去,於娟依然在追問,到底咋了。

要不是高北臉上的巴掌印太大,一看就是個大人的,她都要懷疑是花昭家孩子打的了。

不然還能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