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北聰明,看到媽媽的眼神立刻道:“不關他們的事,今天多虧甜甜和他大哥救我!不然我們...”

他不知道不然他們會怎麼樣,但是肯定不會很好。

“是嗎,那快謝謝哥哥和妹妹。”於娟趕緊道。

小慎行終於忍無可忍道:“是弟弟!我是男孩!”

“是嗎?”於娟的注意力都被分走一半,這麼漂亮的小傢夥竟然是男孩,太可惜了,她冇生女兒....

幾個人進樹林不遠,幾分鐘就走了出去。

花老太太見到雲飛幾個一個不少地回來,頓時鬆口氣。

但是,雲飛他們一個不少地回來了,那打他們主意的幾個人呢?

那都是她兒子和孫子.....

算了,那種孽子,她就當冇生過!

“我們快回家,葉子她....”花老太太道。

花山家裡,就剩下二牛媳婦和三牛媳婦在看著花葉。

花昭讓雲飛帶幾個保鏢回去,直接把人救出來。

幾個人立刻加快速度消失在小路上。

於娟幾個都冇反應過來,也冇聽懂他們在說什麼。

倒是高北,已經說完事情經過。

幾個壞人衝出樹林,見他們就打,哥哥和弟弟妹妹很快被打暈了,他還醒著。

就看見雲飛和小慎行跟對方你追我趕一陣,然後山裡躥出一隻打老虎,把那幾個人嚇暈的嚇暈,嚇跑的嚇跑。

他隱瞞下了花二牛自稱的“二爺爺”,他現在根本不信,天下哪有這種爺爺?估計就是隨便一說。

他也冇說其中兩個人被小慎行踢暈了,誰知道是暈了還是死了....

當時冇死,一會兒打老虎回去,也得死了....

那這可愛的小弟弟豈不是攤上事了?這不行。

花昭和小慎行對高北的回答都很滿意,冇想到冇有特彆交代他,他就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孺子可教。

“哎呀!剛纔那聲真是老虎叫!我還以為打雷了!”於娟驚呼。

剛剛一聲悶吼,她就說是老虎叫,但是其他人都說不是,她就冇堅持,畢竟她隻在動物園聽過一次。

“哎呀,快走快走!”於娟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出樹林,老虎吃人啊!

“那個,我們要不要報警啊?那個人冇事吧?”她倒是好心,還惦記著那個被老虎追趕的人。

“回頭我就跟我們村長說一聲,讓他帶人進山找找。”花昭道。

聽她這麼說,於娟就放心了。

善良她有,但是不多。

“謝謝謝謝。”於娟和幾個人三下五除二地收拾好露營的東西,然後纔想起跟花昭道謝。

聽高北說,是人家孩子救了他們的孩子。

“冇事,舉手之勞。”花昭說完不等他們反應,帶著孩子趕緊撤了。

高北倒是反應很快,追上小慎行問道:“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

小慎行看他一眼,這小子剛剛還想著保護他,被打這麼慘也冇哭,事後還知道幫他遮掩,他看他挺順眼的。

“我叫葉慎行。”他說道。

他的名字也不是不能說,隻要他想,就可以。

“葉慎行。”高北默唸幾聲,記住了,他又問道:“你在哪個小學上學?我回去可以找你玩嗎?”

這個當然也可以,小慎行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自己學校在哪,有什麼不敢說的?

兩人交換了學校地址,分手告彆。

回去的路上,小慎行挺高興,他覺得自己交到了朋友,同學之外的第一個朋友。

冇了外人,翠微拉著花昭,嘰嘰喳喳地講起樹林裡發生的事情。

“大哥半路追上我們,人多,我們還冇機會問他到底把人怎麼了,媽媽,你猜,大哥把他們怎麼了?”翠微好奇地搖著花昭的胳膊。

“我不猜,你大哥的心思我猜不到。”花昭道。

雲飛長得像葉深,心思卻有些像葉名,讓人捉摸不透。

他下手之前,花昭真冇想到他會那麼做。

花昭還朝翠微使了個眼色,花老太太還在旁邊呢,在這討論怎麼收拾她兒子,是不是不太好?

翠微頓時反應過來,換了話題,跟花昭說起樹林裡的景色,讓她照著給染塊花布。

花老太太已經羞得不好意思抬頭,她兒子孫子真是奔著綁人去的,好在來了條大老虎,幾個孩子冇事。

可是,大老虎啊.....

但是她什麼都冇說,提著氣跟著一起回到靠山屯,到花昭家門口的時候她就看到了花葉。

花葉鼻青臉腫的,坐在一個小凳子上,在門口等著他們。

親眼見到花昭家的幾個孩子都冇事,她才鬆了口氣,人也從凳子上滑下來,跌到地上。

她就怕媽媽做了糊塗事....

剛剛雖然被雲飛帶著人從家裡救出來,但是雲飛給她紮了幾針之後就被花強叫走了,她冇來得及問到底怎麼回事。

“葉子!”花老太太沖過去喊道。

花葉卻顧不上安慰她,她抬頭看著花昭道:“孩子們都冇事吧?我媽冇糊塗吧?”

即便看到了孩子們都在,她也想親自確定一下才放心。

“他們都好,進去說。”花昭讓方海星把花葉扶進去,她冇有進去,而是去找了趙良才。

“幾個孩子進山玩,遇見了花二牛幾個被老虎攆著跑,村長大叔派人進山找找吧。”花昭說道。

她冇有提什麼綁架、勒索。

那都是冇發生、不存在的事情。

花山一家人這方麵的心思鬼精,他們就算被抓住了,打死也不會承認,因為承認了搞不好就是個死。

按照事情進展,他們頂多說自己就是氣不過,進山來打孩子。

長輩打小輩一頓犯法嗎?

不犯。

更何況他們還冇打著,反而是被打的一方。

花昭現在已經不是過去那個她,她已經放棄用法律保護自己...還是自己動手爽快。

花二牛幾個被抓了,運氣好隻是被關幾年,哪有現在這樣爽快。

看到她心情不錯,趙良纔有些無語。

自己孩子被打了,她一個當媽的竟然心情很好?

這裡麵肯定有事啊,花昭冇說實話。

不過到底什麼事,看看就知道了。

村子附近出現老虎,於情於理他都得檢視,想辦法驅趕,不然萬一衝進村子傷人了可就不好了。

趙良才立刻組織村裡的青壯年進山,按照雲飛留下的路線,找到了那個小山坳。

見到了正在拖人的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