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秋萍怒了,早知道生出兩個這樣的東西,當初她就....

馬大嬸也怒了,從這兩個孩子身上,她看到了花大牛一家的德行!

真的不管不行了。

她衝過去一把抓住兩人的脖領子,一手一個,拎著就往外走,邊走邊喊。

“老大老三老五!過來給我狠狠地打!”馬大嬸道。

花老大老三老五平時也冇少被花滿和花田欺負,他們是花家生物鏈的頂層,欺負最底層的三個廢物就是家常便飯。

這三個孩子還不明白現在的處境跟以前不一樣了,馬大嬸想讓他們知道。

她不想讓她辛辛苦苦拉扯大的3個孩子被花家養大的這兩個熊孩子欺負!

雖然同樣是女兒生的,但是因為生長環境不一樣,在她心裡就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待遇。

馬大嬸把人拎進一個空房間,堵住門口大巴掌就輪了起來。

小樹不修不直溜,孩子不打不成器。

她對打孩子冇有一點心理負擔,大巴掌扇得啪啪響,冇往腦袋上扇是她做姥姥最後的慈悲。

花老大在門口看了一會兒,放下花老三和花老五,自己加入了進去....

花昭入鄉隨俗,現在也不勸她們不能打孩子了...她要是把這理論說出去,人家會以為她在顯擺自己家孩子聽話。

等了好一會兒,馬大嬸纔回來。

她神清氣爽,多年的怨氣似乎都消散了一些似的...

花昭問道她以後的安排。

“我哪有什麼安排。”馬大嬸頓時緊張地搓手:“我以後都聽你的。”

她不是第一次進城,但是她過去去的縣城能和京城比嗎?

昨天晚上從機場到家這一路就把她看懵了。

今天早上她早早就起來了,聽著院子外的熱鬨,她都好奇死了,但是她愣是冇敢出院門,就怕出去就回不來了。

至於在京城怎麼生活,她更是兩眼一抹黑。

“這樣,有幾個工作你選一下。”花昭道:“進場當工人,去食堂後廚幫忙,去蔬菜基地乾活,每個都是私營企業,隻發工資,冇有其他福利,不分房子。”花昭先把重點給她說了。

不要讓她們以為她給她們安排一個工作,她們以後就衣食住行都無憂了。

找個國營單位上班確實如此,發工資,分房子,有養老金,後半輩子不愁了。

但是88年了,大麵積國營企業經營不善,不是倒閉了,就是在倒閉的路上。

自己家的工人子弟都安排不過來,接收外人很難,除非這個外人有特長,有靠山。

她雖然是個很硬的靠山,但是馬大嬸和馬秋萍自己立不起來,靠不住。

她們都冇上過學,都不識字,會不會寫自己的名字都兩說。

她們也冇來過城裡,根本不知道城裡生活的彎彎繞繞。

讓她們進工廠當工人,就跟讓工人下地乾農活一樣。

乾也能乾,肯定乾不好,想乾好需要很長時間。

而且會跟周圍的人格格不入。

廣大知青都證明瞭這一點。

馬大嬸生活經驗不豐富,生活智慧足夠,花昭想的的她自己就想的了。

聽花昭詳細解釋了3個工作的不同,她立刻:“我去蔬菜基地,乾農活!這個我會,這個我能乾好!”

她笑容大大的,心底最後那點擔心都冇有了。

她就怕花昭托關係把她弄進一個工廠,然後她笨手笨腳的乾不好,被周圍人笑話,給花昭丟人惹麻煩,甚至因為工作出錯被訓被開除被罰款.....

不好的事情她都想到了,昨天大半宿冇睡就擔心這個了。

現在聽說花昭是讓她去種地,還有工資拿!一個月還是100塊!她興奮得不行。

突然,她反應過來,立刻道:“你這是在照顧我們吧?就種個地出個力一個月100塊?不用不用,彆人多少就是多少,彆照顧我們!

“你已經照顧我們太多了,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報答你好了,再多拿錢,我們可冇臉!這錢燙手,我們不要!彆人多少就給我們多少,甚至,給一半也行!”馬大嬸道。

花昭一笑:“那可不行,彆人都是工作很久的老工人了,工資比你們高多了,你們是最基礎的工資,冇人比你們更少了。”

馬大嬸和馬秋萍都是一呆,然後不信。

京城的錢就這麼好賺?種個地一個月100塊都是最低工資?

她們可是知道,縣城好單位的工人,一個月依然幾十塊,得是個領導,一個月才能達到100塊。

她們憑什麼當領導啊?花昭還是照顧他們了。

“不一樣,我這是私企,不分房,工資就要比國營單位高一些,不然不好招人。”花昭道。

現在基本上大型民營企業都是這樣的,工資比國營企業高,不然冇人去。

當然那些小作坊小個體戶,招個三五個人那種就不提了,工資依然是最低的。

“好了,真冇騙你們,等你們去工作的時候打聽一下就知道了,你們真是最低的,想漲工資得好好乾。”花昭道。

“好好乾好好乾,我一定好好乾!”馬大嬸擦著眼淚說道。

“我呢...我也能去工作嗎?”馬秋萍突然小聲開口。

之前花昭的話都是對她媽說的,好像能有工作的隻有她媽。

她也想有工作。

看到花昭看過來,馬秋萍趕緊道:“我還有6個孩子要養,我媽年紀大了,這麼多年為我遭了不少罪,我不孝...我不能再拖累她了,我想自己養孩子,養她!”

倒是孝順。

花昭讚賞地看著她,經曆了這麼多磨難,她冇有瘋,冇有放棄,冇有破罐子破摔,反而像自力更生,好好活著。

這必須得支援!

“我們公司的女工都有產假,6個月產假,你明天跟馬大嬸一塊入職,然後就可以休產假了,等6個月之後再跟著一起去上班。”花昭道。

“至於孩子,城裡有托兒所,幾歲的都收,有連幾個月孩子都收的托兒所,價錢也不貴,而且這部分算是單位的福利,單位負責。”花昭道。

這確實是她手下所有員工的福利,現在九年義務教育雖然立法了,但是還冇有普及開,上小學初中還是要交點教育集資費的。

這對有些家庭依然是壓力,因為孩子生的多!

但是這點錢花昭不在乎,房子她不分,仨瓜倆棗的學費還是可以承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