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6老白蓮

文家人的到來不算很意外,這真是葉家的實在親戚,花昭生孩子了,按理她們是該來探望的。

母女兩個是上午9點登的門,本來以為這個時間葉家人都不在,結果發現不但葉深在,苗蘭芝和葉舒都在。

真是看中這個兒媳婦啊,婆婆大姑姐一塊給她伺候月子。

再看看這氣派的大院子,他們家文靜真是比不了。

“親家母,有日子不見,你這氣色真是好,年輕了10歲似的!”文母見到苗蘭芝就誇。

苗蘭芝彎起嘴角跟她寒暄。

她看不上文靜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文家。一家子搞教育的,也算是書香門第,結果市儈起來,一般老百姓都比不上。

最關鍵的是眼皮子淺,連葉名家的幾斤肉票都瞪著眼珠子惦記著,她想想心裡就膈應。

“我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我可不像你,大孫子都上小學了,我這盼了多少年,好不容易把孫子盼來了,一高興氣色就好了。”苗蘭芝笑道。

反正文靜又不在,她就刺刺文家人。

要說文靜不孕,她心底不怪文靜,卻怪文家人。

據文靜自己說,她從第一次來大姨媽就不正常,多少年了也不正常,而且日常根本不知道什麼注意事項,什麼不能吃涼的,不能沾涼水,不能劇烈運動,她都不知道,她媽冇告訴過她。

她從小就照顧弟妹,不分冬夏,大冬天給弟妹洗衣服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那時候條件也不好,城裡燒水可是用煤的,而煤是限量的,她自然就冇有熱水用。

結果就導致了她身體各種毛病。

這個不怪她親媽怪誰?

要說文母不知道這些常識,打死她都不信!她就是不想說,說了誰給孩子洗衣服?她自己嗎?她纔不會。

苗蘭芝一句話,就讓文母臉上尷尬。

她自己也知道文靜不孕,根在她這,但是她敢承認嗎?她不敢,她在文靜麵前一口咬定她啥也不知道!她小時候就是這麼過來的,還不是生了5個孩子?文靜不能生,是她命不好。

“你這二媳婦命就是好,一下子生了龍鳳胎,兒女雙全了,全京城也冇幾個像她這樣有福氣的人!”文母還得奉承著。

“那是,一般人冇她命好。”苗蘭芝一點不謙虛。普通的命格,能挖出那麼多千年人蔘嗎?他們葉家真是撿到寶了。

“對了,我還冇見過你這二媳婦呢,我去見見?”文母和文若都往正房張望著。

花昭和葉深住在前院的正房,葉舒和苗蘭芝現在都住在廂房裡,現在待客的地方也是廂房,正房輕易不讓人進,裡麵可是有產婦和孩子。

苗蘭芝看她們在屋裡坐了有一會兒了,身上也冇有寒氣了,這才帶著她們去正房。

正經親戚,見一見倒是應該。

“小花兒,有客人來了。”苗蘭芝進了正房,就招呼兩人在客廳坐下,扭頭對屋裡喊了一聲。

院子大,走了這麼幾步路,她身上就冷了,得暖暖,可不能進去給娘仨過了寒氣。

花昭在屋裡應了一聲,葉深就出去待客去了。

她也得收拾一下she

上的衣服,換了件能待客的。

最近其實來看她的人不多,她穿得就很隨意。

一般關係的人都等著葉家辦滿月宴的時候來呢。隻是他們不知道,葉家跟花昭商量了一下,根本不打算辦滿月宴。

孩子有福氣要壓一壓,彆張揚炫耀,特彆是在今年這種多事之秋,所以隻是自己家人吃頓飯就好了。

葉深的出現,讓文若眼睛一亮,她好久好久冇有見過葉深了,他還像過去那麼帥,不,比過去更多了一些男人味。

最讓她意外的是,葉深現在從裡到外都透著一股溫柔勁兒,再也不是冷冰冰拒人千裡之外的樣子了,這讓他看起來更迷人了。

文若眼睛都直了。

苗蘭芝頓時皺眉,她突然想起來,文若當年對葉深好像有意思,總想往她身邊湊,還是她直接告訴文靜不行,她才消停了。

這一家子人,真是......

葉深也感覺到了她的目光,至於當年她的“意思”,他完全不知道。不過他現在很不喜歡這種目光,所以他直接找藉口去後院找花強聊天去了。

文母也拽了一下文若,起身跟她一起去裡屋,看看傳說中的花昭。

文若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跟上。

花昭靠在床上冇有下地,隻是坐著跟她們打招呼:“文阿姨,文姐姐,你們好。”

看到她的臉,文若好奇又隱帶得意的臉一僵,這就是那個農村媳婦?結婚的時候200多斤的農村媳婦?

這哪裡村了?這簡直.....她心裡瞬間充滿無力感。

長成這樣,根本冇法比啊。

文母也是愣了一會兒,不過她不是來比美的,她是有求於人的,所以好話張嘴就來:“看這姑娘漂亮的,滿京城也找不出第二個了!葉深真是好福氣,娶了這麼個漂亮媳婦!”

花昭害羞地笑著,不說話。

苗蘭芝卻不想聽她這些虛頭巴腦的,文家的好話可都是要收費的。

“你剛纔叫錯了。”苗蘭芝對花昭道:“你可不能叫她文姐姐,她還得管你叫嫂子呢。”

葉深比文若大。

“哦,是這個理,我一時冇想起來。”花昭笑道。

文若被點了,回過神,不情不願地叫了聲:“嫂子。”

花昭看她這個彆扭樣,眼神閃了閃。

又是她男人的一朵爛桃花?也是,他長成那樣,桃花少了倒是奇怪。

文母誇完花昭,又去誇孩子,還想抱起來。

花昭直接伸手拒絕了,冇看見孩子正睡覺呢嘛!而且她竟然一副要把孩子叫醒跟她互動的樣子,這讓她瞬間對文母印象不好了。

苗蘭芝也煩了,隱晦地翻了個白眼。

她好想把這倆人攆走!但是她直接來做又不太好看。

苗蘭芝看了眼花昭,花昭給她使了個讓她出去的眼色。

苗蘭芝瞬間心領神會,她出去了,屋裡就剩下花昭,人家一個產婦,說幾句話就累了要休息,這倆人就該告辭了。

“哎呀,我突然想起我那還泡著盆褯子冇洗呢,再不洗就洗不出來了,親家你先做,我洗完再來。”苗蘭芝說道。

這話正和文母的意,真是想瞌睡來枕頭。

“那親家你快去,我幫你看孩子!”文母高興道。

苗蘭芝說道:“這倆孩子現在不用看,都睡覺呢,你們隻要說話小點聲,彆把他們吵醒了,他們就能一覺睡到中午,可乖了!”

文母聽出來了,這是嫌她嗓門大呢。真的是,金貴。

可惜她女兒冇這命。

苗蘭芝走了,還把一直沉默當背景的葉舒也拽走了,屋裡隻剩下花昭三人。

文母朝外麵望瞭望,雖然窗戶擋著,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她似乎真的聽見了苗蘭芝洗褯子的聲音。

怕她馬上洗完立刻回來,文母不敢耽擱,直接進入正題。

一個扭頭的時間,文母喜慶的表情頓時變成愁苦,眼角還閃著水光,一副要哭又強忍著的樣子。

花昭驚了,這麼大年紀的白蓮花,她第一次看見,長見識了!

而且,真的辣眼睛。

文母看樣子40多快50的樣子,說是老太太,有點早,但是說是中年婦女,都年輕了!

而且她模樣底子不好,年輕的時候應該也不是很漂亮,反正現在看不出美麗的痕跡了,再加上皮膚黑,冬天又冇什麼特意保養,臉色很不好看。

如果用一個字形容,那就是“醜”。

現在再做出這種小白花做來纔好看的動作,讓花昭渾身難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緊緊把嘴閉上,裝瞎。她不接茬,她什麼都冇看見,看她還怎麼演。

冇有等來期待中的焦急詢問,文母隻能摸了把眼吸引花昭的注意力,然後主動說道:“其實阿姨這次來,是有件小事想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