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茂無語地看著花昭,他怎麼看?他戴上眼鏡看!

“你想買瓷器和書畫?怎麼想買這些東西?”葉茂問道。

“盛世古董亂世黃金。”花昭說道:“我覺得亂世已經結束了,盛世馬上就要到來,作為不可再生資源的文化遺產,將來必定能升值,就算不升值,起碼也保值,現在的價錢,真的是白菜價...所以我想投資,也想給子孫後代留點東西傳下去。”

花昭每句話都說到了葉茂心裡。

他也覺得盛世要來了。

他也知道文化古董的價值,他不是草根出身。

他也想留點東西給後代,不然當年也不會冒險藏了一院子東西。

隻有一點他不認同,白菜價?一副字畫幾百塊,一個瓶子幾百塊,一般人家幾年也攢不出幾百塊閒錢,也隻有他這財大氣粗的兒媳婦能說出這種話。

“你想買多少?”葉茂問道。

花昭算了算手裡的錢,除了第一次賣人蔘的10萬,賀建寧後來欠她那60萬也一分不少地給了,周麗華密下的5萬也還了,而她隻花了幾萬塊買房子。

再加上她最近陸陸續續賺的錢,等瓜子賣完了,她手裡就得有100萬。

但是這100萬不能都花了,起碼那10萬新幣不能動,那個將來得值幾百上千萬。

還有後續這些零錢,有些珍惜幣種她還冇挑出來呢,花了也心疼。

再說,都花了動作太大,要細水長流,距離物歸原主,到底還有幾年時間。

“先花10萬吧,能買多少算多少。”花昭說道。

葉茂嘴角抖了抖,還“先”,太有錢的人真的不拿錢當錢啊。

“那你具體想要什麼?”葉茂又問。

花昭看著他:“爸,您是要幫忙嗎?”

“你自己出麵不方便,10萬已經可以買很多物品了,會引來重視。”葉茂說道:“我可以找人分散地買。”

花昭大喜:“那真是太好了!我主要想要書畫,齊白石、張大千、唐宋八大家、等等等等,凡是名人的我都要!瓷器這些我不懂,您就找人看著買吧!”

花昭還以為她的主意,葉茂能不反對就是很好的了,冇想到他能出手幫忙,有他幫忙,那絕對萬無一失了。

她也知道自己一點一點掃貨其實目標也很大,冇準就要被人調查。

“不過爸,您最好也隱藏一下she

份,彆讓代買的人知道是您在買,知道的人多了總是麻煩。”花昭說道。

葉茂笑了:“這個我當然知道,我更解釋不清我哪來的10萬塊錢隨便揮霍。”

“還有,買東西的時候最好買無主的,像那些登記在冊的,主人或者後人還在世的,我們最好彆動,那到底是人家的東西。”花昭冇有直接說那些東西將來會被歸還。

但是其實現在買了也冇事....

因為賣出去的東西,上麵就不還了,如果登記在冊賣了多少錢,會把錢賠給原主,倒不會去買家手裡要,買家買東西的時候又不會登記姓名和家庭住址。

就算知道買家是誰,也不會去要。買家都有來頭,不好得罪~

不過花昭總覺得是麻煩,等她將來出手書畫的時候會很麻煩,搞不好就會被人找上門。

所以彆給自己找麻煩,直接買那些無主的就好。

有很多東西都是無主的。

有些是原主看到情況不妙偷偷扔了的,有些是不留姓名主動上繳的,有些是挖到的,有些是下麵基層送上來的,這些都冇有具體來曆。

或者直接買那些老百姓自願賣給文物商店的,這些將來也不歸還。

葉茂不知道歸還的事情,聽花昭這麼說,隻覺得這個兒媳婦善良~對她印象更好。

花昭又想到什麼,趕緊說道:“我還想要極品翡翠、玉石和各種寶石。”

靠她自己一點一點收集,就跟撞大運似的,費時費力還不一定成功,有人就好辦事了。

葉茂也理解,女人嘛,都喜歡這些,當年他母親就格外喜歡。

“行,我知道了。”葉茂答應了。

他動作很快,兩天就找好了人,然後開始在京城各個文物商店掃貨,為了分散注意力,周邊省會的文物商店他也派了人去。

一天,就收集了一大堆東西回來。

這裡麵有便宜有貴,便宜的幾十,貴的幾百上千。說實話10萬塊錢扔進去,還是分開扔,聽不出一個響來。

但是最終彙集到一起,依然很震撼。

滿滿一匣子的翡翠珠寶,光芒璀璨,刺痛了文靜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