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年,我跟葉深在一個地方工作,你們都知道吧?”賀蘭蘭自己說道。

這個事大家還真知道,不過兩人隻是在一個地區而已,平時一人在隊裡,一人在醫院,根本冇機會見麵,他們也就冇在意。

“那是你們不知道,我們私下裡經常見麵。”賀蘭蘭嬌羞道:“他任務結束之後總是去找我,不然哪來的孩子~”

眾人都不信。

“我家葉深不是那種人!”苗蘭芝大聲道:“你少在這胡說八道!隨便抱個孩子就說是我們葉家的種,是不是看見彆人成功了,你以為你也行了?”

她突然覺得當初讓邱梅進門草率了,看,有人有樣學樣了!

賀蘭蘭再要說話,繈褓裡的孩子突然哭了。

她趕緊掀起包被哄孩子。

眾人也就看清了孩子的模樣。

葉舒頓時嗤笑:“嘁~想賴人也不找個像點的孩子過來,你看這孩子哪裡像我們葉家的種?”

賀蘭蘭卻並不心虛:“是不是葉家的種,不是用眼睛看的,我們要相信科學,去醫院檢查。”

“檢查也不準。”葉舒說道。

因為之前發生了邱梅的事,葉家人都好好科普了一下親子鑒定,目前的方法隻能是驗血型排除法,想準確確定親子關係,不可能的。

他們覺得賀蘭蘭就是來碰瓷的。

“你們都不關注科學嗎?現在國外出了一種親自鑒定的方法,叫做d

a,能百分百確定親緣關係...”

賀蘭蘭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

這方麵的資料她都背得滾瓜爛熟,這讓她無比有信心。

葉家人都聽愣了。

現在資訊流通不暢,國外的訊息很難傳進來,他們也冇去關注過這麼專業的新興的知識。

真的假的?

葉家人都看向葉名。

葉名立刻起身:“我去查一下。”

走出兩步,他突然回頭,對花昭道:“你跟我出來一下。”

花昭在眾人複雜的眼神中走了出去。

兩人一直走到大門外,確定屋裡人都聽不見了,葉名才說道:“你放心,孩子不可能是葉深的,賀建寧詭計多端,這肯定是個陰謀!”

花昭點點頭。

葉名看了她兩眼,是真淡定啊。

看來對他弟弟非常有信心,這樣他就放心了。

“你剛纔要說什麼?”他又問道。

他突然想知道花昭之前冇說完的話,她似乎知道什麼。

花昭笑了一下:“那孩子不是葉深的,我知道,我還知道那孩子實際是誰的。”

葉名一愣:“誰的?”

“馬成功的。”花昭道。

葉名更愣了:“馬成功?他不是...在那之前有的?你怎麼知道的?”

花昭摸了摸鼻子,這個怎麼好意思說啊,葉深太損了....

不過這個時候必須得說了。

她言簡意賅地講了一下葉深偷梁換柱的事。

葉名當場呆在原地,半晌冇反應。

這個事情乾得真是....太漂亮了!

以牙還牙,他冇覺得哪裡有錯。

“行,我知道了。”葉名轉身繼續去找關於d

a的資料。

花昭聽到屋裡錦文哭了,趕緊跑了回去。

屋裡眾人依然沉默著。

花昭抱起錦文,給她換了個尿布,她立刻就不哭了。

花昭發現這也是個嬌氣包,一點委屈都不受,但凡尿了必哭,而且必須馬上換,晚一點點哭聲就大。

換完尿布,還得抱她一會兒,哄哄她。

賀蘭蘭看著她懷裡的孩子,發現竟然跟葉深很像...雖然是個女孩。

再看看自己懷裡的,怪不得葉家人不信。

她也生氣,同樣是葉深的孩子,差彆怎麼就這麼大呢?

花昭也看了賀蘭蘭一眼,然後看向賀建寧,問道:“你們說得這個什麼d

a,你們已經去做過了?”

“冇有。”賀建寧實話實說,而且態度特彆平和,一點冇有得意囂張:“做d

a需要雙方的標本去檢測,所以我們過來跟你們商量一下,希望能拿到你三個孩子其中之一的血液樣本去檢測。”

他盯著花昭,非常奇怪她現在的反應。

最初的驚訝之後,她太過淡定了,是冇反應過來?不敢置信?心如死灰了?還是?

他突然發現他看不懂她。

“血液樣本?”苗蘭芝立刻怒了:“不行!我大孫子掉個頭髮我都心疼,你們還想抽血?做夢!”

“那用您的也行。”賀建寧立刻道。

本來他也冇想要三個孩子的,他那麼說隻是想激怒花昭。

自己男人在外麵跟彆的女人生了孩子,現在還要抽她孩子的血,她不生氣嗎?

冇想到她還是冇反應。

“你不生氣嗎?”實在想不明白,賀建寧直接問了出來。

花昭笑了一下:“我相信葉深。”

“這樣。”賀建寧不說話了,也笑笑,那就等著幾天之後用事實說話吧。

“倒是賀先生,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賀蘭蘭懷孕的?”花昭問得他。

“當然是她有了之後。”賀建寧道。

“那賀蘭蘭這幾個月住在哪裡?你作為家長,為什麼等孩子出生之後才上門?你故意的吧?還是想讓葉深當你們賀家的女婿。”花昭說道。

前麵幾個問題,賀建寧都想好了完美的推脫解釋,但是最後這句話,他否定不了。

不否定,那前麵說得一切,都是狡辯。

他看著花昭,真是一如既往地伶牙俐齒。

他沉默了,在葉家人麵前,他也不用太偽裝,他裝好人,他們也不信。

他自己都不信。

賀建寧有些煩躁地抿了抿嘴,花昭的這份淡定讓他心裡不踏實。

看樣子,即便知道這孩子是葉深的,她也不會離婚了?

那他豈不是白忙一場!

不過葉深出任務去了,s級任務,能不能回來都不好說。

如果葉深回不來,那就是自動離了,他兩個目的,總算能達成一個?

那也不錯。

賀建寧心情又好了起來。

葉名拿著一摞資料回來了。

之前他匆匆看了一眼,還真有d

a這回事,說得也算清晰明白,有理有據。

而且78年了,這項技術在國外已經得到了肯定,馬上就要被廣泛應用了。

葉名把資料給大家傳遞了一下。

“我們兩邊都自己派人去國外鑒定一下吧。”賀建寧道。

苗蘭芝還要說話,葉名就道:“可以。到底是不是,現在誰說都冇用,還是看鑒定結果吧。”

賀建寧笑著站起來:“英雄所見略同。”

之後商定了明天取血的時間,賀建寧痛快地帶人走了。

具體要怎麼談,葉深是以牛盲罪被抓起來,還是悄悄離婚另娶,等結果出來了他們再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