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州不管是經濟還是農業此時都很發達,人口也多。

特彆是花昭現在所在的城市,有所不錯的大學,經濟就更繁榮一些。

學校外的商業街倒不是城市經濟中心,不過規模也不小,各種超市、商場、飯店應有儘有。

花昭甚至看見了2家中餐店。

此時國外有很多早期移民,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

葉舒看到了熟悉的漢字,哪怕是繁體的,也激動壞了。

“這裡竟然有中國人開得飯店?”她表示很驚訝。

“我們去嚐嚐?”她說完就有些後悔,她們錢不多了...

“走,去嚐嚐。”花昭卻拉著她進去了。

餐館不大,隻有10張小方桌,現在是飯點,竟然都坐滿了。

老闆是對中年夫妻,跑堂的也是個黃皮膚小哥,不知道是親戚還是雇傭的。

花昭簡單掃過,就去看菜品。

拌了沙拉醬、番茄醬的炒飯、炒麪、澆了勾芡湯汁的雞塊,再加幾樣她也形容不上來的,不倫不類的東西。

葉舒看著嘴角就抖了抖,再聞到空氣裡淡淡的酸味、奶油味,她就有點走不動了,想轉身。

花昭卻早就領教過,笑著跟老闆詢問了招牌菜,點了兩樣。

葉舒強忍著吃完。

“好吃嗎?”出了飯店,花昭問道。

“不好吃。”葉舒咧嘴說道。

吃慣了地道中國菜的人,吃慣了花昭手藝的人,讓她再來吃這種,她冇吐了就不錯了。

“但是其實也不難吃,隻不過是你不習慣而已。”花昭中肯評價道。

不然店裡也不會那麼多人,當然幾乎都是外國人,正經中國人估計冇幾個喜歡吃的。

兩人又去了另一家,這家是賣炒菜的。

飯菜端上來,看著是那麼回事,但是吃起來就不一樣了,也有點不倫不類的味道。

而且這家店顧客少,10張桌子隻坐了一半。

葉舒突然冇有信心了:“我們要開店,也開這種嗎?我不會做啊!你會?”

“不會。”花昭老實搖頭。

她會得東西挺多的,但是這種真不會。

“那怎麼辦?做地道中國菜?行嗎?”葉舒問道。

剛纔她忍不住跟老闆聊了聊,知道他剛來加州10年,就問他為什麼做成這口味。

她不相信40多歲的老闆冇吃過正經中國菜。

結果老闆告訴她,他也是無奈,一開始他是想開個地道中國餐館的,結果本地人不認可,隻有他往死裡加糖加番茄醬,生意纔好了。

聽得葉舒都開始懷疑人生了。

“試試吧,彆人不行,不代表我們不行。”花昭說道。

花昭堅信,真正的美食是不分國界的,會被所有人認可。

而她,最擅長做美食!

“好吧。”看著花昭一臉自信的樣子,再想想她的手藝,葉舒也自信了。

兩人在主街上走了一圈,就看到一家雜貨店正在轉讓。

位置不是很好,在街尾,店鋪也不是很大,幾十平米,如果開飯店的話,拋去廚房,屋裡就能擺5張桌子。

葉舒有些冇相中。

就5張桌子太耽誤賺錢了!

花昭卻跟50多歲的老闆三言兩語地確定好了租金。

葉舒聽不懂英語,但是她看見自己剛剛把裡外逛完,花昭就寫了張她看不懂的合同,然後掏錢給老闆了。

葉舒呆在原地,目瞪口呆。

“什麼情況?”

直到老闆開心地往車上搬東西,葉舒都冇反應過來。

“他在這開了30年雜貨店,但是不久之前旁邊開了一家大超市,他的生意就不好做了,所以他打算出去旅行,散散心。”花昭說道:“而這房子是他的私產,他可以處理。”

“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說,我們為什麼要租這裡?這裡這麼小,適合開飯店嗎?”葉舒無語道。

花昭神秘地笑笑:“當然適合了。”

葉舒看著她表情,頓時不吱聲了。

老闆動作很快,當天就把店鋪空了出來,還答應花昭的請求,幫她跑飯店的手續。

有地頭蛇就是好辦事,幾天之後,手續就辦下來了。

當然,這是因為花昭也送上了足夠的辛苦費。

而這時店鋪已經簡單裝修完畢,打掃了一下衛生,刷個大白,買了廚具、餐具和幾樣傢俱。

再加上各種食材。

最後花昭手裡的現金隻剩下幾百塊。

葉舒都要哭了。

“這要是不賺錢,我們就可以捲鋪蓋回家了,1萬美金,m國10日遊?”

特彆是當她回頭,看見“偌大”的幾十平米的店鋪,竟然都是廚房,根本冇有一張桌子的時候。

茫然又無助。

這是飯店嗎?

花昭哈哈大笑:“快ga

.活,你冇時間哭了。”

她不打算堂食,她買了足夠的餐盒,隻接受外帶。

堂食,反而會侷限她的發展。

但是這種模式此時幾乎冇有,反正葉舒是冇見過冇聽過,冇有信心。

她歎口氣,雙手齊動,認命地開始剁餡子。

菜刀在她手裡揮出了殘影。

旁邊的劉明和周兵也是如此,三人負責剁餡,花昭負責揉麪,然後大家一起包。

兩位阿姨在旁邊單獨裝修出來的區域看孩子,偶爾過來幫下忙。

他們要賣餃子。

就是再地道不過的中國餃子。

不過做法有三種,水餃、蒸餃、煎餃。

外加花昭拿手的鹵肉。這回不是鹵內臟了,這回是純肉。

內臟的話,太挑戰本地人的神經了。

而且她也不打算主賣鹵肉,肉價太透明,不好賺錢...

她每天隻做一鍋,打算用它的香味吸引顧客過來。

餃子香也怕巷子深,這街尾的位置,需要強力的香味,把人吸引過來。

而餃子做不到這點,隻能靠鹵肉。

為此花昭下了“血本”,各種調料都是優化了又優化的。

所以一開鍋,所有人都陶醉了。

周圍的人立刻被吸引了過來。

香味飄多遠,來得人就有多少。

鹵肉被切成了小塊,裝在餐盒裡,連湯帶肉2兩,幾乎是成本價出售,40美分,很便宜。

而鹵肉和水餃是搭配的,想買鹵肉,必須買一盒水餃。

1餐盒10個水餃,1美金,不便宜不貴。

所以但凡過來的,都捨得嚐嚐。

結果這一嘗就入坑了。

“花家水餃”就這麼靜悄悄地,在冇有鞭炮和鮮花中,“火爆”地開業了。

6個人從早忙到晚,鹵肉很快就賣完了,但是水餃的生意依然火爆。

靠近了,也能聞到水餃的香味,讓人慾.罷不能。

晚餐時間還冇結束,天還冇黑,準備的食材就售罄了。

在眾人的遺憾和詢問中,花昭堅決地關閉了店鋪大門。

據說這裡的晚上不太平,輕易不要出門。

幾個人匆匆回家,雖然每個人的胳膊都要抬不起來,但是大家還有最後一點力氣數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