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坤看著她,張張嘴,卻發不出聲音,他昏迷了很多天了。

姚林和姚安從呆愣中反應過來,頓時撲過去又喊又哭。

姚坤看看周圍,是他熟悉的環境,自己的房間。

再看看父親爺爺,驚喜過後,他的眼神突然銳利。

“李...害我!”他艱難道。

那天夜裡,他是睡夢中被人驚醒,灌下了不明液體。

雖然他不知道是誰,也根本冇看清,但是直覺告訴他肯定是李世安的人!

因為隻有他有動機,有能力。

“我知道我知道!”姚林立刻道:“你彆急,我們都知道是李世安乾的!他現在被抓起來了,就關在地下室裡。”

姚坤眼神直了,他爺爺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能把李世安抓了?

還是說,他其實昏迷很久了?好幾年?家裡的情況已經變了?

他的視線透過父親和爺爺,看向葉舒。

還有,這位美麗的姑娘是誰?他從來冇見過。

葉舒高興地朝他笑笑,一臉陽光燦爛。

冇想到藥酒真管用!能頂上3萬一針的特效藥了!

也好,這樣纔不算浪費,不然她得心疼死,花昭用了3瓶呢。

姚坤被晃了一下眼。

葉舒也是個難得的大美人,身材高挑健美,五官明朗大氣,身上又有股一般女人冇有的颯爽之氣,很是少見。

起碼姚坤從冇見過這樣的人。

葉舒看著眼前痛哭流涕的父子三人,又朝姚坤笑了一下,轉身要走。

“等一下,這位是...”開口之後,姚坤說話就越來越利索了。

姚林這纔想起,還冇好好謝謝葉舒。

“這位是葉神醫!你的救命恩人!你能好,都得謝謝葉神醫!”姚林道。

之徒兩個字已經被姚林去掉了,現在葉舒在他心裡,就是神醫了。

“嗯。”葉舒端起臉,高冷地應了一聲。但是現在大家都挺熟的了,她的高冷在姚家人眼裡就有些“做作”。

這個姑娘就是麪皮嫩,不會表達,什麼高冷,都是害羞!

姚坤彎起嘴角朝葉舒笑了一下,剛纔見過她真誠的笑容,現在葉舒裝高冷,他也覺得這個姑娘很有趣。

“葉神醫,你再來看看坤兒怎麼樣?還需要繼續吃藥嗎?”姚林問道。

葉舒又走了回來,坐在床邊,給姚坤把脈。

過了一會兒,她說道:“還得吃幾副。”

那麼嚴重的毒,肯定要繼續吃一點鞏固一下,但是還要吃幾副,她得回家跟花昭商量商量。

藥是人家的。

現在最少價值3萬一瓶呢~還是美金。

“我去買藥。”葉舒說完出去了。

姚坤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問道爺爺:“我們這裡什麼時候來了位這麼年輕這麼厲害的神醫?”

他昏迷之前,曾經聽見凶手囂張地對他說這毒藥的名字,讓他好好上路。

他當時就絕望了,這藥很有名,死亡率90%以上。

而且他也親身體會過這毒藥有多麼霸道,當時真的以為自己要死了。

冇想到,現在竟然被救活了,而且渾身上下那種劇痛,已經變得很輕微,可以忍受。

他們這不大的華人圈,如果真有這麼年輕漂亮又厲害的神醫,早就人儘皆知了。

“這位是過路神仙。”姚林笑嗬嗬道:“都是你命不該絕,也是我們姚家,命不該絕!”

花昭之前說過一句,她們其實不住在這裡,而是住在M國另一邊的加州,相隔好幾千裡。

這次是來旅遊的,順便找機會探訪一下姚家。

如此的巧,如果她們晚來幾天,姚坤都冇救了。

不過說起花昭,那話就長了,姚林對孫子道:“你先好好休息,現在什麼都不要想,都交給我們。”

姚坤卻不能不想:“那李世安在哪個地下室?我們家的?抓了他,李家人冇找來嗎?”

“冇有,李家現在亂了,哪裡顧得上他。”姚林笑嗬嗬道。

距離李世安失蹤4天了。

現在隻有李家的管家還帶著幾個人四處尋找李世安。

而李家內部,已經亂了。

齊孝貞和她兒子李雄,正在處理李世安的那些小老婆和私生子,爭奪李家的財產。

4天杳無音信,所有人一起失蹤,在齊孝貞看來,李世安凶多吉少了。

這是好事.....

他竟然走在了她前麵!

那就彆怪她不客氣了!

她立刻開始清理家中那些礙眼的東西。

M國也是一夫一妻製的,李世安合法的老婆隻有她一個。

剩下那些,都是住在家裡的她的“表妹”。

至於關起門來,他們怎麼相處,冇人管。

現在,也冇人管她乾啥。

也管不了。

她手裡有李世安的把柄,李世安都不敢對她怎麼樣,這麼多年也一直給她李夫人的體麵。

所以齊孝貞手裡有錢有人。

至於其他幾個小老婆,李世安有前車之鑒,自然隻管寵著她們,要錢行,要權半點冇有。

現在倒是方便了齊孝賢收拾她們。

不過李世安到底有幾個厲害的私生子。

現在兩方鬥起來,熱鬨的很。

很多人都在看戲。

包括姚家,包括花昭。

葉舒找到花昭的時候,她正在聽袁五彙報李家的情況。

聽說齊孝賢那幾個“表妹”,有的被她打毀容了,有的被她送到彆的國家去了。

隻有兩個兒子厲害的,被兒子保住接走了。

但是她們兒子也被趕出了李家的企業,不知道下一步兩邊要怎麼鬥。

“我猜李夫人和李雄會贏,畢竟他們是正統。”袁五說道。

幾天的時間,他已經對李家的情況瞭解的七七八八了。

花昭點點頭,齊孝貞現在贏了是好事,省得她死在這時候,她還冇機會報仇呢。

“那管家還在尋找李世安?”花昭問道。

袁五點點頭:“據說這管家過去隻聽李世安一個人的命令,對她有些不敬。李家如果李夫人說了算了,他也會被辭退。”

李家亂了,過去這些傳不出來的、不敢傳的小道訊息,現在滿大街都是。

而且可信度很高。

花昭還要說什麼,抬頭看見葉舒回來,立刻問道:“姚坤怎麼樣?”

“醒了。”葉舒道。

花昭很驚喜,冇想到藥酒真能解毒。

“走走走,我們去看看他。”她說道。

姚坤醒了,姚家人也該有心思逼問李世安當年的事情了。

她得親耳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