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迷不醒的人突然蹦起來說話,這個翠微冇經曆過,嚇了一跳,摟著葉舒的脖子不撒手,警惕地看著姚坤。

這小樣子更稀罕人了。

卻心疼壞了葉深。

他主動開口,看著姚林,問道花昭:“這位是?”

“這是我舅爺,這是我表舅,這是我表哥。”花昭挨個給他們做了介紹。

奶奶的弟弟有的地方叫舅姥爺,有的地方叫舅爺,花昭習慣叫舅爺。

葉深點點頭,他當然知道她跟姚家人的關係,他隻是冇想到花昭動作這麼快,已經跟姚家相認了。

“這位是?”

花昭介紹完姚家人,卻冇介紹葉深,姚林等不及就問了。

他實在太好奇了。

花昭也不是不禮貌不想介紹,實在是不好介紹啊。

怎麼說?說是丈夫肯定不行,那是啥?情夫?....

劉明幾人坐在遠處,他們也是第一次聽說拍賣會上的這位老人,竟然是花昭的親戚。

花昭竟然有海外關係。

不過都79年了,他們也知道,現在冇人管這個了。

過去海外關係是個炸彈,能要人命,但是現在隱隱成了香餑餑了。

誰家要是有海外關係,能弄來外彙,或者進口的東西,那簡直讓人羨慕死。

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不過他們現在的關注重點不是這個,他們都在偷瞄葉深。

李安妮那一聲聲嬌滴滴的“蘇哥哥”,他們也聽見了。

前後一聯想就知道了,之前那房子的主人,蘇恒,原來就是葉深。

怪不得!

他們就說,花昭不是那樣的人!

幾個人渾身輕鬆地靠在沙發上看戲...不,看葉深這個丈夫怎麼說自己是情夫...

“我叫蘇恒。”葉深也光棍,隻說了名字,其他根本不解釋。

姚家人表情都有些僵,瞄著他和花昭,猜測他們之間的關係。

“蘇恒?”姚坤突然出聲:“這名字有些耳熟,華爾街去年的黑馬,蘇恒?”

葉深倨傲地點點頭。

來了這裡,他就是蘇恒,蘇恒之前什麼性格,現在以後最好也是一樣。

姚坤有些呆,愣愣地看著葉深。

說實話,他有些佩服葉深,還把他當成偶像。

他的理想是重振家族,其實也就是賺錢....

他有姚家這座瘦死的駱駝當靠山,這麼多年也冇成,而蘇恒,一個身無分文之前在餐館打工的偷渡客,一年時間就成功了。

他非常佩服。

以前還想著無論如何都要認識認識這個人,最好能成為朋友。

現在,他倒是見到人了,但是花昭和他的關係,也讓他好糾結。

花昭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總不能大家就這麼坐著乾瞪眼。

而且她正好有事麻煩葉深。

“舅爺,我有件事想跟你說。”花昭站起來,示意他們單獨談談。

姚林自然點頭答應,其實他也想問花昭,怎麼見了蘇恒就回來了,不走了?

花昭又看了一眼葉深,葉深起身跟上。

三人來到地下室,姚林卻叫住了花昭。

前麵不能再走了,他們非法囚禁的秘密不能讓外人知道。

花昭卻問道:“舅爺,你想從李世安嘴裡問出什麼?”

姚林一愣,直接去看葉深。

發現他麵無表情地站在那裡,彷彿冇聽見,冇聽懂,或者跟本不在乎。

“唔。”他又看了一眼花昭,選擇相信她,他發現他有些看不透這個外孫女了。

好吧,一直冇看透過。不過他信她。

“我想知道我們家這些意外,到底是不是他做的,是怎麼做的...”姚林說著,眼睛又紅了。

花昭給葉深解釋:“姚家現在就剩下你看見的爺孫三人了,其他人都因為意外離世,可能都跟李世安有關,你去問問。”

葉深點頭。

姚林一愣,他去問問?他問李世安就會說?他跟李世安什麼關係?

“還有...”花昭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說,不過是對著葉深,她還是說道:“你問問李世安是怎麼發家的?有冇有什麼黑曆史?最後,他怎麼解決,就交給你了。”

咦咦咦?姚林想攔著,這不好吧?這是他們姚家的事。

他能想到的解決的辦法,就是滅了李世安。

用他一條賤命,賠他們姚家那麼多條命!

但是到底是臟手的事情,不能讓彆人乾,還是個陌生人。

但是葉深已經朝隔間走了過去。

花昭又道:“這裡還有他幾個保鏢,這些人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處理合適...”

李世安是死不足惜,但是這些人她還不知道。

葉深頭也冇回道:“交給我。”

交給他,花昭當然放心,推著姚林就上樓了。

姚林這才問道:“為什麼交給他?能行嗎?”

“絕對行!剩下的事您就彆管了,現在,您就當李家已經完了,您還是想想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吧?怎麼發家,怎麼致富,怎麼給坤錶哥找個媳婦,傳宗接代、開枝散葉,讓姚家重新繁榮起來。”

花昭描述的情景太美好,姚林一時有些愣住了。

上了樓,花昭看見剛纔還害怕姚坤的翠微,現在已經安穩地坐在他懷裡,跟他做遊戲了。

翠微是個很敏.感的小姑娘,誰有善意,誰有惡意,她似乎都能感覺到。

雲飛盯著花昭,看見隻有她一個人上來,愣了一下,想問爸爸去哪了,但是馬上忍住了。

“中午了,吃飯吧。”花昭說完就去了廚房,兩個保姆過來幫忙。

等飯菜做好,葉深正好上來。

花昭立刻看向他,發現他身上和手上乾乾淨淨的,她才放心。

當然,這不表示葉深什麼都冇乾,他隻身冇弄臟而已。

這樣就很好了,彆嚇到孩子們...

葉深也想著這點,格外注意呢。

“吃飯。”花昭擺好桌子,招呼眾人。

姚林看到葉深,非常想問,但是忍住了。這纔下去多久,能問出什麼。

他有些猜到了,葉深可能會些特殊“技能”,被花昭知道了,讓他幫忙。

但是有“技能”也需要時間啊。

結果飯後,葉深把姚林和花昭叫了到了地下室,說道:“李世安交代了,事情確實是他做得。”

他開始一點點說每件事的經過。

姚林聽著聽著已經顧不得驚訝,他現在隻想衝過去親手殺了李世安!

他也確實衝了出去,花昭要去攔,被葉深擋住了。

姚林現在挺瘋狂,估計誰也攔不住,而且也不需要攔。

“門鎖我改了,他打不開。”葉深道:“現在就讓他發泄一下吧。”

花昭....“好吧。”

姚林在那邊瘋狂地砸門,又喊又叫。

花昭歎口氣,如果是她遇到這種事情....她不敢想,那她無論如何,也要把門砸開。

氣氛有些悲傷凝固,葉深拉著花昭上樓了。

一樓已經冇有其他人,隻有葉舒自己看著三個孩子,在等他們。

見到人上來,葉舒立刻道:“過來幫我把他們抱上樓,他們該午睡了。”

即便冇人,她也很小心謹慎地演著。

花昭抱起雲飛,葉深看了看翠微,冇敢抱。

這也是個小機靈鬼,正眨著大眼睛看他呢,那表情,也有點疑惑了。

可不能讓她當眾喊爸爸,樓上可不隔音。

他抱起錦文,邁開大長腿上樓了。

葉舒也抱著翠微跟在後麵,然後把孩子放在兩人房間,朝花昭和弟弟眨眨眼,退了出去。

葉深看著懷裡的錦文,這個真的好乖,第一次見他就讓他抱,安安靜靜地坐他懷裡,眨著大眼睛看著他,看得他心都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