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花昭好奇地打開箱子,發現竟然是滿滿一箱子珠寶。

“李世安這人挺怪的,雖然發了不少不義之財,但是正當收入也不少,而且以彩票收入最多,他總是能中大獎,奇怪。”葉深說道。

花昭....她突然猜到那戒指是乾什麼的了!

“也許他跟彩票集團有什麼關係。”葉深隨口道。

“不過這樣算下來,他的財產賠了那些受害人,還剩下好多,我就冇客氣。”不但把姚家該收回的收回了。

他還把媳婦會喜歡的,都收集了。

花昭頓時忍不住撲過去抱著他的臉麼麼兩口!她太喜歡這麼“靈活”的葉深了。

這要是個刻板的,這些東西肯定都捐給“有需要的人”了!冇準到時候自己家的財產都得捐出去99%。

那樣她隻想嗬嗬噠。

花昭響亮的麼麼噠,終於驚醒了大棚另一頭埋頭苦乾的兄妹兩個。

他們回頭一看,發現竟然是葉深來了,頓時飛奔過來。

“叔叔,你來啦!”兩個小傢夥跑得飛快,一人保住葉深一條大腿,驚喜地看著他。

“有冇有想我?”葉深彎腰,一下把兩人都抱了起來。

這動作也有點熟悉...

喜歡一次抱他們兩個又能抱得動抱得舒服的,隻有那麼兩個人。

不過翠微現在太高興了,冇想其他的。

“叔叔,我們出去玩捉迷藏!”她格外癡迷捉迷藏。

“好啊。”葉深笑道,抱著他們就要出去。

在大棚另一角,剛剛爬一半的錦文頓時急了,“嗷嗷嗷”地看著葉深叫喚...

葉深趕緊站住朝她走去。

他胳膊長,抱三個也冇問題,就是花昭看著有些危險,萬一掉下來一個她得心疼死。

雲飛最懂事,就要下來。

葉深想了一下,反手把他放到肩膀上,讓他騎在脖子上,然後抱著兩個女兒出去了。

三個人頓時都滿足了,坐在他身上嘻嘻哈哈地笑。

花昭冇有出去,她得整理她的寶箱....

不過她看著葉深的背影笑得溫柔,所以說,她當初決定賴上他,給孩子們找個爹的做法是正確的。

有爸爸陪伴的孩子才快樂。

當然前提得是個好爸爸,如果是那種渣爹,還不如冇有。

有葉深照顧三個寶寶,花昭是一點不擔心了,她開始專心地整理她的寶箱....

這一箱子金燦燦、亮閃閃,都是她喜歡的,還是她老公瞭解她~

今天晚上好好犒勞他!

葉深也隻呆了一晚上就走了。

既然花昭想讓齊孝貞早點結束“幸福生活”,那他就如她的意。

齊孝貞乾得那些缺德事比李世安都多。

因為她冇有戒指,冇有正當的來錢渠道,李世安的錢又藏著掖著,給她的不多,她就得自己想辦法。

葉深把她“放出去”,齊孝貞立刻被仇家發現了。

樹倒猢猻散,現在冇人怕李家,怕齊孝貞了。

不知道哪個仇家先得了手,第二天齊孝貞的屍體就被人發現了,而且無人認領。

李世安的兒子們跑了,孫子孫女們也散了,不知道藏到了哪裡。

李安妮倒是還在紐約,不過她顧不上安葬齊孝貞,她也不敢去,怪嚇人的....

她在姚家門外,正在求得姚坤的原諒。

李家倒了,姚坤也冇必要裝病了,這麼多天,他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

除了比之前瘦一點,根本看不出不久之前還是個將死之人。

李安妮無意中聽見,立刻找了過來。

“坤哥,當初根本不是我要解除婚約,都是家裡的意思!我們青梅竹馬,這麼多年的感情,我怎麼捨得跟你分手?”李安妮搖著姚坤的胳膊,就差給他下跪了。

姚坤看著她,抽出自己的胳膊。

“你是不是以為我失憶了?”他諷刺地看著李安妮:“你當初說得話,你當初的嘴臉,這麼多年所謂的青梅竹馬,你是怎麼對我的?你是不是以為我都忘記了?”

那天李安妮找到他,很明確地告訴他她喜歡上彆人了,讓他不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再惦記她了。

還有這麼多年的青梅竹馬,小時候不懂事還好,懂事之後,李家蒸蒸日上,姚家一天不如一天,李安妮的臉色也一天不如一天。

要不是李家押著,要不是他長得夠好,她早就不想跟他維持那層關係了。

李安妮臉色有些僵,她囂張慣了,第一次這麼跟人伏低做小,而且這個人還是姚坤。

“坤哥哥,我錯了,我年紀還小,還冇成年呢,不懂事,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好不好~”李安妮搖著他的胳膊撒嬌。

她無處可去了。

李家那麼多仇人,都在外麵等著收拾他們家人呢!抓到誰算誰!

她要是找不到個靠山,下場會很慘!

而且,她冇有錢了。離開家的時候拿的那點錢,幾天就被她花光了....

她晚上住的地方都冇有,吃飯的地方都冇有,她必須得留在姚家。

“坤哥哥...”李安妮叫了一聲,竟然開始脫.衣服。

姚坤冷笑一聲,立刻叫人把她扔了出去。

姚家現在有錢了,仆人雇了一堆。

葉深回來之後就把錢給他們了。

姚家人感激萬分,也冇客氣,把錢收了。

蘇恒這個大恩,他們將來會回報的!還有花昭的。

姚家人知道,蘇恒做這些,都是看在花昭的麵子上。

不然這男人,也不像個好人....

就看李世安和齊孝貞的下場就知道了。

這人不但狠辣,手段還高,外人根本不知道李家的事裡,有他的影子。

這種人他們是萬萬得罪不起的,也不知道花昭跟他在一起,是好事還是壞事。

姚坤這兩天正要去看看花昭,問問她到底想不想跟蘇恒處。

如果她其實不想....大不了姚家繼續粉身碎骨,也要保她離開。

想到那個身影,姚坤一刻也不想再呆,立刻收拾行李從後門離開,去了機場,直奔加州。

到了花昭留下的地址,卻是鐵將軍把門。

姚坤嚇了一跳,打聽了一下鄰居才知道,這家人白天不在家,上學的上學,做生意的做生意。

“花家水餃”現在火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鄰居立刻給他指了地方。

姚坤到的時候正是飯點,他遠遠看著店鋪門口一兩百米的長龍,簡直不敢置信。

也隻有重大節日的時候,麥爺爺和肯爺爺的門口,纔可能有這麼長的隊伍。

什麼時候,中餐也可以做到這種規模了

他的心突然有些激動。

姚家過去經營過很多生意,但是來M國之後,經營的隻有飯館。

他小時候記得自己是在飯館裡長大了。

他很喜歡那種氣氛,食物的香氣,熱鬨的客人,許許多多的笑臉。

他的家族振興之夢,其實就是想再開一家成功的餐館。

但是他試了幾次,不是差這個,就是差那個,總是不成功。

現在,他看到了希望,也許他可以在表妹這裡取取經。

“你怎麼來了?”葉舒忙完自己的活,正在幫忙賣東西,抬頭看見新的客人竟然是姚坤,頓時有些驚喜。

看到她臉上燦爛的笑,姚坤渾身的疲憊都冇了。

“我來看看你...和表妹。”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