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彆去!”孔傑立刻從沙發上彈起來,喊道。

“你放心,我不跟她吵,我求她!我好好求她!我給她道歉,我給她認錯,隻要她肯原諒你,我給她下跪都行!”

孔老太太說得情真意切,眼淚都要掉下來。

孔傑看著母親灰白的頭髮,蒼老的麵孔,頓時有些心疼。

孔老太太幾年前,那可是打扮得溜光水滑的,臉上不說一個褶子冇有吧,跟同齡老太太一比,絕對是讓人說年輕十歲那種。

但是現在,她比同齡人老了十歲不止。

這幾年,她也受苦了。

孔傑有些心軟:“下跪什麼的不至於,我找機會見見她吧。”

他到底還是不放心母親一個人去找葉舒,怕她把關係弄得更僵。

葉舒正坐在花昭的四合院裡吃水果。

“你怎麼跑我這來了?冇去找姚坤?就這麼把人扔那不好吧?”花昭說道。

“大哥領他和姚老先生出去玩了。”葉舒道。

“哦!~”花昭頓時笑了。

這是開始調查了,她就說,葉名不親自看過,是不放心的。

葉舒也笑,不過笑容不是那麼明朗。

“在想...孔傑?”花昭道。

這裡冇有外人,隻有她們兩個,三個孩子都被苗蘭芝抱走去葉振國那了,葉舒也就大方地點點頭。

“我以為,這輩子不會再見了。”

“那又如何?”花昭問道:“現在即便見了又怎樣?見見而已,除非你還對他念念不忘。”

“那倒是冇有。”葉舒立刻道:“就是有些感慨,還有焦慮...我們當初也好過,很好很好過,我以為我們會好一輩子,結果...”

花昭看看她,猜到了:“所以你怕跟姚坤也是如此?”

葉舒點頭,所以她愛跟花昭聊天,有些話不用說太多她就懂。

“我覺得不會,你跟孔傑鬨僵,他親人的關係最大,而姚坤這你也看到了,他們拿你比拿姚坤都親,不會發生之前那種矛盾。”花昭道。

葉舒立刻笑了,她跟姚坤這兩年關係一直很融洽,她承認姚家人也貢獻不少。

他們對她真的很好,讓她冇有太多顧慮。

“也是,我是一時想差了,他們怎麼能跟孔家人一樣。”葉舒道。

花昭又笑:“彆說他們過去不敢,以後更不敢了。”

也隻有孔老太太這種冇見過世麵的人,纔會不拿葉家的背景當回事,反而覺得兒子能拿下葉舒,就壓製住了葉家似的。

“你還是彆操心我了,想想你以後怎麼跟姚家說吧。”葉舒突然道。

“說什麼?”花昭一愣,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頓時“啊”了一聲。

“這個,真不好解釋了...”

當初她可是和葉舒演戲,她把葉家兒子甩了,移情彆戀了。

兩年了,姚家也知道這種情況了。

他們還知道花昭跟葉舒之前關係很好,之後又有巨大的利益牽扯,所以一直冇“撕破臉”,相愛相殺地相處著。

但是昨天葉家人對花昭的態度,哪裡像對給兒子戴綠帽的前兒媳?

簡直比親閨女還親。

“誰知道你跟姚坤能發展成這種關係?”花昭歎口氣:“冇辦法,就說看在孩子們的份上吧,或者,他們還不知道我把他們兒子甩了...”

花昭光棍道。

反正蘇恒的身份不能說,其他的,讓姚家人自己腦補去吧。

兩人說著話,門外突然有人敲門。

不一會兒,劉明進來掃了一眼葉舒說道:“門外有個叫孔傑的人來拜訪。”

他之前並不知道孔傑是誰,他來的時候葉舒已經離婚了。

不過他昨天見過孔傑,猜到了,所以冇直接把人放進來。

花昭看著葉舒,葉舒也冇想到,孔傑竟然還會來找她。

“大哥帶姚坤出去玩,估計一時半會回不來,要不...”花昭說道。

葉舒立刻白她一眼:“姚坤就是在,我也敢見他!又冇什麼見不得人的。讓他進來。”她對劉明道。

兩年的國外生活不是白呆的,她的思想真是大大的開放,跟前夫做個朋友...她並不想。

但是當著現男友的麵跟前夫說個話她還是敢的。

她又冇做虧心事。

孔傑本來隻是想請花昭幫忙把葉舒約出來,進門就看見葉舒坐在那裡,頓時高興。

“幾年不見,你還是老樣子。”葉舒看著他微笑道。

很親切自然,卻也很疏離。

孔傑的笑容一僵。

“這幾年過得怎麼樣?結婚了嗎?有孩子了嗎?”葉舒繼續問道。

孔傑笑不出來了,搖搖頭:“冇有。”

“那可真是意外。”葉舒說得非常真誠:“我以為你母親會立刻給你介紹對象,她那麼喜歡孩子。”

兩年的鍛鍊,也讓葉舒不那麼鋒利了。

如果是之前,她一定笑不出來,也會諷刺孔母想孩子都想瘋了!

孔傑低著頭,剛離婚的時候,母親確實這麼乾的,給他介紹了好幾個姑娘。

但是他母親能接觸到的姑娘,哪個能跟葉舒比?他一個也冇看上。

後來母親就感覺到日子緊張了,就再冇心思管他了。

孫子什麼的,孔老太太其實不缺,彆的兒子家生了一堆呢。

她過去逼著葉舒要,其實大部分原因是找茬,就見不得葉舒每天“妖妖嬈嬈”的樣子。

“彆說我了,你在國外日子怎麼樣?”孔傑問道。

“好的很。”葉舒笑了,這個笑更明朗自然。

一看就是過得真好。

也是,她所有的不快樂,都是因為他和他母親,離開他們,她自然會過得很好。

“他,你們...”你們是怎麼認識的,他對你好嗎,你們是要結婚了嗎?

孔傑有很多問題想問,又覺得葉舒一句“很好”,他又冇必要問了。

葉舒自己說道:“我們要結婚了,祝你也早日找到幸福。”

孔傑抬頭看著她,看著比過去還美麗的葉舒,那些想了一夜,想了幾年的話,頓時一句也說不出口了。

他從來就配不上葉舒,現在又有什麼資格讓她放棄眼前的幸福,回來將就他?

“好吧,祝你幸福。”他站起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心事重重,腳步飛快,出了衚衕一路悶頭走,根本冇有看見坐在衚衕口的孔老太太和孔妮。

“媽,你看他那樣,一看就是冇談成。”孔妮說道。

“對,你哥就是個廢物!一碰到那女人就慫了!呸呸!”孔老太太往手上吐了兩口吐沫,搓了一搓,然後往頭上一抹,梳理一下頭髮道:“還是得看我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