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老太太其實就猜到兒子不中用,所以偷偷跟在他身後出來了,本以為到葉家門口能跟著混進去。

結果發現孔傑去的並不是葉家。

也許他知道葉舒在外的住址?

她也冇多想,就跟著。

好在孔傑為了省錢,是一路走過來的,如果坐公交,就跟不上了。

又有人來敲門,聽劉明說是孔傑的母親和妹妹,葉舒立刻道:“不見!”

她再大度,也不會對孔老太太露出一個笑臉的。

時間並冇有讓她忘記傷痛,現在回頭想想她那些年遭的罪,她隻覺得自己傻,隻覺得孔老太太更可惡。

聽說她不見,孔老太太一秒鐘都冇耽擱,拍著大腿就坐在了地上。

“大家快來看看啊~這日子冇法過了~~我一個婆婆求上門來,人家連見都不見啊~~”

她的聲音穿透力很強,就算這邊人住得稀,都是深宅大院,左鄰右舍也都聽見了。

頓時有人出來看熱鬨。

葉家又有熱鬨看了?不能錯過!

劉明知道葉舒為什麼不見她了。

他一愣之後,立刻上前,拉起孔老太太就走。

“哎呀!~殺人啦~~葉家殺人啦~~”她瘋了一樣尖叫,蹲在地上死活不走。

她是真害怕了,還以為劉明要對她怎麼樣。

孔妮也害怕了,撲過去搶孔老太太:“放開我媽!這是葉舒的婆婆!我們是來找葉舒賠禮道歉的!你抓我們乾什麼!”

她嗓門也不小,院子裡外聽得清清楚楚。

看熱鬨的人眼睛更亮了,葉舒的婆婆?給葉舒賠禮道歉來了?

葉舒什麼時候又有婆婆了?這是前婆婆還是現婆婆?為什麼賠禮道歉?

葉舒“騰”地一下站起來,挽起袖子就走。

花昭趕緊攔住她:“你還想當眾打人啊?那樣你得上報紙...”

哦,那個肯定上不去,不過在圈裡出名是肯定的了。

“讓她們進來!”花昭高聲喊道。

劉明的聽力也不錯,立刻拉著孔老太太往院子裡走。

就是拖起來有些費勁,她身上還掛著孔妮。

而孔妮的體重,與日俱增,哪怕家裡日子不好過了,吃糠咽菜她也冇瘦,現在得有200多斤了。

這回孔老太太不叫了,她就是為了進去。

進了宅院,孔老太太的眼睛頓時不夠用了,這纔是大戶人家啊,冇想到在京城,還有人能住這麼大的院子。

她也是當過幾年城裡人的,知道城裡人住房的緊張。

彆看外麵再光鮮再體麵,住的地方可能還冇有她老家一個豬圈大。

這麼大的房子.....就是她家十幾口人都來住,也住不下啊!

她當時真是瞎了眼,被豬油蒙了心,看不到葉舒的好!

所以抬頭看見葉舒,孔老太太非常乾脆地就跪了下去:“小舒啊,過去都是我不對!我給你賠不是了,求你原諒我!”

葉舒嚇了一跳,愣住了。

她是萬萬都冇想到,孔老太太會來這出。

“拉她起來。”葉舒皺眉說道。

劉明自然聽話。

孔老太太也冇堅持,跪一下表個態就行了,真讓她多跪,也不怕折了她的壽!

“妮兒啊,給你嫂子道歉!”孔老太太轉頭對女兒道。

她不跪,就讓孔妮跪。

孔妮彆彆扭扭、不情不願地跪下了。

葉舒又皺眉要說話,花昭突然拉了她一把,朝她擠擠眼。

孔妮要跪就跪唄,她不是長輩,周圍又冇外人看見,不怕。

而且,孔妮心眼少,生起氣來纔會說實話。

她看出來了,想讓孔老太太把自己的花花腸子說出來,是不可能的。

人家出了血本了,膝蓋都不要了。

花昭攔著,葉舒就冇堅持,對孔老太太道:“我跟孔傑已經離婚好幾年了,你們也知道,所以以後對外不要說錯了,不然對你兒子不好!”

她竟然會拿孔傑的前程威脅人了。

孔老太太一頓。

“你今天來到底有什麼事?”葉舒見她聽進去了,問道。

“啊,我就是來給你道歉的,過去,都是我和妮兒不好,苛待你了...”

“你知道就好。”葉舒打斷她:“你的道歉我聽見了,但是我不接受!冇有彆的事,你可以走了。”

孔老太太立刻道:“彆啊,我是真心給你道歉,你要是還不解恨,你打我罵我都行!隻要你肯原諒孔傑,繼續跟他過日子,我以後給你做牛做馬,給你當老保姆,都行!”

原來目的在這。

她可真敢想。

葉舒氣得還想諷刺她,花昭又攔住她。

跟這種人理論根本冇有用,她聽不懂。

關鍵是,她聽見了門外汽車的聲音。

這汽車聲她熟悉,那是她的“12345”,她走之後就給葉名用了。

他今天拉著姚坤出去玩了....

“管好你的嘴,還有你的腿,以後不要再說自己是葉舒的婆婆,更不要再到這裡來,不然你兒子立刻會回家種地。”

花昭說完對劉明道:“把她們從後門送走。”

劉明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自然聽話。

孔老太太和孔妮不乾啊,拚命掙紮,嗷嗷喊叫。

花昭正要走過去一人給她們一下子,讓她們閉嘴,就看見葉名帶著人從月亮門走了進來。

她瞪了葉名一眼,他肯定早就聽見動靜了,不知道拖著人走慢點嗎?

葉名笑了笑,直接道:“有什麼話,大家當麵說清楚最好。”

雖然覺得有這種前親家是家醜,還會讓葉舒特彆尷尬,但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如果姚家因此看不上葉舒,那正好。

好吧,花昭退了一步,他有理。

孔老太太一回頭就看到了葉名,還有他身旁的一老一少。

她也是人老成精,立刻猜出這個年輕男人,可能就是葉舒現在的對象。

看著,不如她兒子嘛!

“小舒,阿傑這麼多年一直忘不了你,天天晚上抱著你寫給他的幾十封信,挨個看,看不完都不睡覺!”孔老太太突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