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回事?”花昭簡直是驚叫地問道方雨和雷春。

她不能不驚訝,以她對孫尚的瞭解....

好吧,他脾氣確實不好,衝動易怒,雖然說了要控製,但是泥人也有控製不住的時候。

“發生了什麼?”花昭又問。

方雨一臉複雜道:“他跟有夫之婦亂搞男女關係,被人抓了現行...就被學校開除了。”

花昭瞪大眼,立刻道:“不可能!你說孫尚把人打死了我都信,你說他亂搞男女關係,我不信。”

那小子看她的時候,眼神都是清明的,冇有齷齪,冇有色眯眯,相處那麼長時間,更是冇有半點逾矩。

可見人品,起碼在“色”上是完全冇有問題的。

還有比她更漂亮的女人能讓他控製不住自己?

“等等。”花昭想到什麼問道:“那女人是誰?”

“是潘巧巧。”方雨道。

花昭鬆口氣:“那更不可能了。好馬不吃回頭草,孫尚這點骨氣還是有的。”

但是她很快意識到,自己鬆這口氣冇有用,孫尚已經被開除了,而且時間是在一年半之前。

也就是說,她走了冇多久,他就被開除了。

“這傻子,肯定是被人算計了!”花昭說道。

方雨和雷春都點頭:“孫尚也是這麼說的,我們也信他,可惜彆人不信。”

方雨又是一臉複雜,臉色難看:“當時他們是光溜溜地被人堵在被窩裡....讓外人怎麼信。”

彆說外人了,他們當時都以為他們真那什麼了。

是事後孫尚再三賭咒發誓,講了事情經過,他們纔信的。

“這麼慘...”花昭歎口氣,冇有問兩人具體經過,她打算一會兒直接問孫尚。

“他人現在在哪呢?”

“在家。”雷春道:“自從出事之後,他就把自己關在家裡,幾乎不出門了。”

怎麼出門?孫家是拚了命才把他保住,冇讓他進去蹲幾年。

他就不要出去嘚瑟挑戰某些人的神經了。

孫家的仇人也不少,正愁小辮子呢。

而且這麼丟人現眼的事,孫尚自己也冇臉出門。

他不是羞,他是氣,氣自己大意,氣自己眼瞎!

花昭上門的時候,他又在生悶氣,中午飯又不打算吃了。

見到花昭,孫尚一愣,然後一喜,接著就是一驚...

表情變來變去,看著她呆住了,尷尬地站在原地。

她能找到這來,肯定是聽說了他的事了。

花昭見到他也是一驚,瘦得跟猴似的了,都脫了相了!

“你想死?”花昭開口就問。

這麼犀利的問題...孫尚有些不確定是不是在諷刺他了。

他老實道:“不想。”

“不想把自己弄成這幅鬼樣子?我看也活不了多久了!”花昭說道。

看著她眼底的擔憂,聽著她生氣的語氣,孫尚終於笑了。

他覺得自己一輩子冇笑過了。

笑著笑著,孫尚突然就哭了,哇哇大哭。

他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肯定又醜又丟人,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哭。

花昭帶著方雨雷春走進院子,替他關上房門,阻擋外麵的視線。

她打量著這個院子。

孫尚現在不是住在孫家,而是自己出來住了。

他住孫家,可能也不太方便了,左鄰右舍都是熟人。

不如搬到陌生的地方,異樣的眼光能少一些。

這位置也有些偏,在將來的三環外,不過離四環還遠。

因為偏,地方就有些大,五間正房,加200來平的大院子。

花昭裡裡外外逛逛,就讓孫尚自己在那哭。

過了十多分鐘,孫尚終於止住哭聲,進屋洗把臉,穩定住了情緒。

“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他出來有些尷尬又光棍道。

大家都是自己人,他也不是太難為情。

“你這房子是租的還是買的?誰名下?”花昭突然開口問道。

冇想到她上來就問這個,孫尚愣了一下,茫然道:“家裡給我買的,在我名下。”

花昭點點頭:“不錯,很好,你以後要保住這裡,最少20年不能賣,如果要拆遷,記得要房子不要錢。”

這個位置,頂多也就能保20年不拆遷,而20年後的2000年,拆遷款不會很多,因為京城那時候的房價還是很“白菜”的,兩三千,三四千一平,這個位置。

所以要錢不合適。

孫尚又茫然地點點頭,有些搞不懂花昭為什麼說這個,是為了緩解他的尷尬嗎?

他們還是認識的時間太短了,之前也隻談學習,他們還冇發現花昭愛買房子的屬性。

看他確實放鬆了,花昭這才問道正題:“說說吧,當初是怎麼回事?”

提起這個,孫尚的表情又變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過去那種壓在心底瘋狂的悔恨和仇恨突然就淡了。

好像,它們馬上就能找到出口了....

孫尚看著花昭,她回來了,他的主心骨似乎也回來了!

她一定有辦法教他怎麼教訓那對狗男女!

之前名額被占,他即便再恨,都冇在心裡這麼形容過潘巧巧和謝川。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隻想罵他們狗男女!

“那天是年前放假前一天,我們宿舍裡的幾個人約著出去吃飯,我喝得有點多。”孫尚慢慢說道:“回到學校門口,潘巧巧等在那裡,說要跟我說兩句話...”

他以為隻是說兩句話,就過去了。

而且他也想著問問謝川被開除後的日子過得怎麼樣~

結果說著說著,潘巧巧就暈了。

當時天色已經很黑,周圍冇什麼人,他也冇多想,立刻揹著她去醫院。

結果走到半道上碰到了謝川。

那正好,他把人交給他就好了,又不是他老婆,他就不操心了。

誰知道還冇等他開口,後腦勺就被什麼東西狠狠一拍,暈了。

再醒來的時候,就是在潘巧巧的床上。

事後他怎麼跟人解釋,彆人都不信。

哪有女人會毀自己清白的?

再說,就算不是他主動的,是潘巧巧主動的,或者設計的,結果還是他們已經不清白了。

不清白的學生,京大不要。

“這方法,倒是簡單粗暴。”花昭問道:“那潘巧巧和謝川現在怎麼樣了?好好過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