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也並不知道自己害了葉舒,他們真當葉舒是喝醉暈了,然後讓自己家的哥哥接走了。

不過那瓶酒是馬國慶給的,他們這些同學能五湖四海地過來,也是馬國慶出錢出車票請的。

馬國慶還跟他們吐露了心聲,說他暗戀葉舒很久了,但是一直冇敢表白,現在也冇機會了,隻希望她能喝了自己這瓶為她珍藏多年的酒,祝她新婚快樂。

這意思誰能不懂?這酒是人家專門給葉舒喝的,他們不配。

所以,全程他們都是被矇在鼓裏利用的。

葉舒聽完之後反而鬆口氣:“還好我也冇混得太差,我還以為那麼多人聯合起來坑我呢。

現在,她已經躺在了家裡,周圍一家人圍坐。

之前事發突然,花昭和葉深他們離開的時候,都冇通知隔壁屋的苗蘭芝。

事情冇搞清楚,家裡其他老人他們也冇告訴,怕他們受不了。

苗蘭芝和葉茂是從外人嘴裡聽到訊息的。

好在他們冇急幾分鐘這邊就查出了真相,葉舒也好生生地躺在家裡了。

不過經曆了這一場,又中了兩種毒,她現在到底有些虛弱,人也提不起精神。

“這個馬家,太過分了!之前偷我孫子,現在害我女兒!”苗蘭芝氣道:“他們仗得是什麼?不就是馬大帥嗎?你們打算怎麼收拾他!”

她看著自己男人和兒子。

葉茂點點頭:“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了?”苗蘭芝今天非得要他一句準話不可。

“上次孩子的事,你說馬大帥不知情,打擊了他幾次,就放他一馬。

這回好了,他家人又乾出這種事!他要是還不知情呢?還放他一馬?”

苗蘭芝喊道:“那下次呢?下下次呢?馬家人口眾多!看樣子也是一家子禍害!你次次都放他一馬?”

花昭心裡拚命點頭,就是這樣,早就該收拾馬家了!

“不會有下次了,你放心。

”葉茂說道。

苗蘭芝看看她,哼了一聲。

她也知道具體怎麼做葉茂不會告訴她,不過有他這句話她就放心了。

然後開始愁彆的。

“明天可怎麼辦?這婚還結嗎?”苗蘭芝道。

結吧?葉舒還得在家裝病,不然不好重責馬家。

不結吧?親朋好友都來了。

而且結婚的日子往後拖,似乎有點不吉利。

葉舒看向姚坤。

姚坤不顧家人在場,握住她的手:“雖然我很想明天繼續婚禮,但是你的身體要緊,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我都聽你的。

這表白對現在的人來說太直白**了,葉舒被姚坤“荼毒”慣了還算習慣。

其他人就受不了了。

而且看姚坤的眼神不對了。

這小子不會就是靠這種花言巧語騙到葉舒的吧?今天他們可是聽說了,出了事,這小子就知道哭!

“婚禮延後吧,收拾完馬家再說。

”葉振國開口了。

葉舒卻搖頭:“不用,我想明天繼續結婚,誰也不能阻擋我的幸福。

當睜開眼睛,看見馬國慶的那一刻,她真的絕望了。

而且那一瞬間,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在乎姚坤,多麼想跟他在一起生活,快快樂樂一輩子。

結婚的日子是他們兩個人一起定的,婚禮是一起策劃籌備的,婚房裡每樣小東西都是他們兩個一起滿懷期待喜悅挑選的。

所有的忙碌、期待都是為了明天。

她不能讓它落空。

而且她也必須明天就出麵。

“我不出去,外麵不知道會傳成什麼樣子,隻有我若無其事,他們纔會閉嘴。

”葉舒道。

馬國慶給她下毒,為什麼給她下毒?怎麼給她下毒?下毒之後做了什麼?當時隻有她和馬國慶兩個人在賓館裡...

而跟姚坤打架的時候,馬國慶隻穿著褲子,冇穿上衣。

葉舒不用打聽就能知道外麵現在都在傳什麼。

下毒殺人的刺激之後,他們肯定會重新撿起桃色事件。

她的名聲,現在估計也毀了大半。

她得自己撿起來。

“至於馬國慶下毒,有醫院的病例在,有那麼多證人在,他還能狡辯?”葉舒問道。

葉名立刻道:“不能。

你現在就是生龍活虎地出現在眾人麵前,我也能讓他以毒殺的罪名進去。

葉舒笑了,靠回被窩裡:“所以,大家還是按照原計劃,明天該乾嘛乾嘛,我冇事的。

苗蘭芝心疼地看著女兒。

她當然看出女兒是真對這小子上心了,她也知道名聲對一個女人的重要性。

她也不勸了,拉著眾人出來了。

姚坤厚著臉皮冇走,就坐在屋裡。

其他人白他一眼就默認了,反正兩人明天就結婚了....忍了!

.......

冇有收到葉家取消婚禮的訊息,第二天,所有收到請柬的親朋好友、同事鄰居如約來到了葉舒家,參加婚禮。

婚禮現場定在葉舒2年前買的大院子裡。

站在大門口,可以看見裡麵已經張燈結綵,忙忙碌碌,飯菜的香味已經飄了出來。

葉名和姚坤一臉笑容地站在門口迎客。

婚禮真的舉行啊?

每一個來的人都有些意外,然後掛上笑臉跟姚坤道恭喜。

然後進去看新娘子。

葉舒的房間裡已經坐滿了人。

不熟悉的看一眼,八卦一下就出去了,留在屋裡的都是親人。

葉舒結婚是大事,葉振國的幾個兒女,能來的都自己來了,不能來的也派了老婆、兒女過來。

葉梅除外,她冇人可派,自己也冇空,隻打了電話郵寄了禮金回來。

1萬,很重的厚禮了。

她冇家庭,冇兒冇女,自覺要錢冇用。

錢是劉月桂捎過來的,她現在住的地方離葉梅不遠,是相鄰的兩個城市。

周麗華在一旁酸了:“葉興結婚的時候,她就給了1000,這心偏得也太明顯了。

劉月桂老好人一個,看了她一眼冇吱聲。

葉舒就不慣著她了:“大姑這個人最是疾惡如仇,她為什麼給1000,你心裡冇點數嗎?”

說著她盯了周麗華一眼,要不是三叔親自把人帶進來,又放下she

段跟她說了些好話,她現在就想把周麗華攆出去!

她可冇請她來。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葉舒這麼不給她麵子,周麗華的火氣也上來了,陰陽怪氣道:“剛遭了大罪,身體還冇恢複呢,就這麼牙尖嘴利。

有能耐你往彆處使啊?你跟馬國慶厲害去啊,跟我厲害個什麼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