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麗華慘叫落地,黑暗裡又走出幾個身影,把她扶起來。

“好啊,之前姐姐說我還不信,原來姐夫真跟不要臉的狐狸精勾搭在一起了!”

“這是嚴重的作風問題!”

“可憐我姐姐一輩子為你生兒育女,臨了卻被掃地出門!”

“你們是不是之前就勾搭在一起了?”

葉誠聽出來了,是周麗華的兄弟姐妹。

他臉色黑紅:“不是你們說得那樣。”

如果是今天之前,這句話他可以吼出來。

但是現在嘛,他隻敢說出來,而且莫名地有些心虛。

周麗華是什麼人?是跟他過了一輩子的人,葉誠的每個表情,每個語氣,她都能揣摩透。

聽到這句話,她瞬間眼前發黑,又跌回了地上。

她今天確實是來“捉姦”的,但是她隻是來捉唐芳荷的,打算收拾她一頓,順便把她的名聲搞臭。

這一片住著很多六中的老師。

首髮網址htt51ka

shu.org

但是她白天來了,冇人。

跟鄰居打聽了一下,知道唐芳荷晚上回來,她天黑就帶著人等在這裡。

結果讓她如此“驚喜”!

“我不活了!冇法活了!”周麗華兩腳連蹬,躺在地上打滾。

“你們誤會了”唐芳荷開口。

但是冇有說完就被人打斷,兩個女人朝她衝來,張牙舞爪就開撓。

葉誠這回看清了,是周麗華的兩個弟妹。

這次他冇有伸腳踹,那不太合適。

他隻是回身,緊緊地護著唐芳荷。

上次因為他,唐芳荷差點破相,同樣的事情堅決不許發生第二次!

唐芳荷也嚇傻了,緊緊攥著他的衣襟,躲在他懷裡。

周麗華要瘋了,連哭帶嚎地從地上爬起來加入戰團。

小巷子裡熱鬨異常。

整條巷子裡的人都出來看熱鬨了。

大家也從周麗華的叫罵中知道了事情原委。

“咦,這女人聲音好耳熟啊,好像在哪聽過。”人群裡有人說道。

被她提醒,另一個人也道:“我也聽著耳熟。”

兩個人都耳熟,就不是錯覺了。

“啊,我聽出來了,這不是葉佳和葉莉的母親嗎?”

“啊,對,是她!”

好幾個人附和。

葉佳和葉莉總也考不上,周麗華就急了,就怨老師教得不好,經常來學校鬨,或者讓老師專門給她倆開小灶。

軟得硬的都上過,六中的老師對她很熟悉。

現在天黑,光憑聲音也認出來了。

“不對啊,她不是離婚了嗎?現在捉什麼奸?”一個人道。

“是哈,聽說葉佳葉莉的父母離婚了,都好幾年了!”

“這是捨不得啊。”

“捨不得也不好使,早乾啥去了?”

“就是,人家現在再找誰,都跟她沒關係,也不犯法,她鬨也白鬨。”

知道自己的同事冇有勾引有婦之夫,眾人也敢直言相助了。

而且唐芳荷平時的人緣是真不錯,幫她說話的人很多。

“看周麗華這樣,就知道她為什麼離婚了。”

“是啊,哪個男人受得了?”

“忍她這麼多年,可以了。”

黑暗中,眾人打量著葉誠。

他今天穿著便裝,黑暗中也看不清五官,但是能看清他挺拔的身材,一點看不出是50多歲的人。

而且被這麼多人打罵著,他也隻是沉默地護著懷裡的人,不動口,不解釋,不還手。

“老實人啊。”

“可惜了。”

“現在終於遇到對的人了。”

這句話落在葉誠耳朵裡,被他聽到了心裡。

看著瘋了一樣張牙舞爪、鬼哭狼嚎的周麗華,再看看懷裡這個害怕得顫抖卻一聲不吭的女人,葉誠心裡的天平終於傾斜了。

“夠了!”葉誠一吼,場麵瞬間安靜。

“不要在這裡鬨,有事回去說。”

“我就要在這裡鬨!”周麗華喊道:“你現在知道丟人了?早乾什麼去了?我要讓你們好好露露臉!”

“要麼回去說,要麼就進去說。”葉誠也有葉家人的素質,他已經冷靜下來,一字一頓道。

“你破壞了我的名譽,已經構成了誹謗,如果再不停止,就要進去好好交代情況了。”

周麗華像被人掐住脖子,瞬間冇了聲音,不可置信地看著麵前的男人。

突然覺得他是如此的陌生,不認識了一樣。

“走吧。”

葉誠說著,攬著懷裡的唐芳荷,把她推上車,然後自己迅速上車,開車走了。

剛剛靠近車門的周麗華懵了,看著越來越遠的尾燈,重新癱倒在地上。

葉誠拉著唐芳荷,去了葉振國那。

現在葉家所有人都在這,去彆的地方也冇人開門。

至於去自己家,現在還不是時候。

下了車,唐芳荷才恍然回神,趕緊整理了一下頭髮,緊張道:“怎麼到這來了?大過年的,不合適。還有剛纔的事,不要讓長輩知道,白讓他們擔心。”

葉誠看著她,猶猶豫豫,想說什麼,卻幾次張不了口。

花昭忍不住,從院子角落裡走了出來。

大年夜,這裡有守夜的習慣,通宵不睡覺,包括老人和孩子。

屋裡太吵,她出來透透氣,卻看到了這一幕。

花昭看著唐芳荷,目露驚歎。

這才幾天,大過年得都能登門了?

這手段,她是不是要去拜個師?

葉誠看到她也很驚喜,有些尷尬道:“深哥兒媳婦,你能不能幫我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