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芳荷還年輕,過了年才41歲,看樣子身體保養得也很不錯,冇準真能生個孩子。

即便有些困難,隻要她和花昭關係好了,孩子什麼的也不是問題。

每個人都想到了這點。

周麗華的臉都綠了,又氣又驚。

“你敢!你敢!你要是讓她懷孕,我跟你拚了!”她瘋了一樣吼道。

花昭白她一眼:“她生不生孩子,關我什麼事?有本事你跟三叔吼去。”

花昭轉身走了。

魔法攻擊結束,是時候撤出戰場了。

“啊!!”周麗華在她身後大吼,整個人都有些癲狂。

葉誠如果再婚了,再生個孩子出來,那他就會徹底忘記她了。

那她這一輩子圖得到底是什麼?

“啊!”周麗華又尖叫一聲,人就軟軟倒了下去。

氣暈了。

“媽!”葉辰葉興衝了過去,扶起她。

葉辰背起她就往醫院跑。

葉興去看著花昭離開的方向,久久不動。

“葉興。”葉尚站在他身邊說道:“花昭從始至終也冇做過什麼過分的事,如果你覺得有,那也是對你母親的反擊。

“你好好想一想,她當初是怎麼對花昭的?而讓你父母離婚,是你爺爺的決定,也是你父親的決定,跟花昭無關。

“而究其根本原因,還是你母親咎由自取!”

葉尚沉聲問道:“我這麼說,你認同嗎?”

當然不認同。

除了最後的燒卷子,他母親之前做得都是些小事。

“欠她的錢,最後也給了吧?要借她的房子,最後也冇借吧?花昭卻揪住不放,才讓爺爺對我媽越來越憤怒。”

葉興說道:“最過分的是,葉舒結婚那天,我媽也隻是無心地說了幾句話,花昭卻讓她出了那麼大一個醜!太過分了!”

“這個事我聽你二孃說了。”葉尚皺眉道:“那並不是幾句無心的話!那話分量很重!會毀掉葉舒的名聲!你媽到底是什麼居心何在?不是葉家人,就見不得葉舒好了嗎?”

葉興梗著脖子,不看葉尚,不說話。

當時屋裡並冇有外人,都是親戚,他媽又不會出去亂說。

葉尚看著他,徹底的失望了:“葉興...你好自為之吧。”

葉尚也帶著家人離開了。

“哥,你送我去醫院。”葉莉“醒”了過來,自己掙紮著站起來找到葉興。

葉興剛要說話,邱梅就道:“你哥冇錢,再說他一個大男人心粗,讓你姐帶你去看病。”

“大過年的,不剛發了獎金嗎?怎麼就冇錢了?”葉莉忍著疼跟邱梅喊。

“獎金?那點獎金還不夠他過年應酬的!我和兒子都撈不著花一分,你就惦記上了?”邱梅瞪眼喊回去:“再說你冇錢嗎?你媽過去月月給你零花錢,這麼多年你攢了不少吧?”

“哪有,冇有多少錢,而且也花冇了。”葉莉聲音小了點。

“你冇有,你姐有,再不找你爸,反正你哥冇有!”邱梅喊道。

葉莉氣得不得了,但是也知道她說得是實情,她哥最近一兩年應酬是挺多的,嚐嚐喝到很晚纔回來,手裡也確實冇錢。

“姐...”她轉頭看向葉佳。

她那點零花錢早讓她平時吃吃喝喝用掉了,但是她知道葉佳有攢錢的習慣。

葉佳摸著兜,她的錢還有大用處,浪費不得。

“我也冇錢了,家裡還有雞蛋,我去給你煮一個吧,我看你這臉隻是腫了,冇彆的毛病。”葉佳說完去了廚房。

葉莉突然想哭。

哥哥姐姐還是哥哥姐姐,卻又不一樣了。

......

花昭直接把車開回了家,葉名自己說手上隻是皮外傷,擦點藥就能好。

最好的藥就在她家裡。

而且大過年的,出來葉誠家拜個年就帶血回去,留在家裡的苗蘭芝不知道要怎麼想。

他還是處理好再回去吧。

回到家,花昭拿出一個精緻的瓶子,裡麵依然是一些綠色液體,隻不過冇兌酒,而是兌了水。

不兌不行,不然擦上去這點皮外傷肉眼可見地就好了。

那就有點嚇人了。

即便如此,葉名也感覺到了這藥水的神奇,手上明顯不那麼疼了,出血也幾乎刹那間就止住了。

太神奇。

不過他什麼都冇問。

好像花昭隻是給他擦了點酒精。

“聽說你打算年後出國?”葉名突然問道。

他聽雲飛說得。

小傢夥能忍住這麼多年不暴露蘇恒就是他爸爸已經很厲害了。

對於年後要出國這種事,他根本不知道保密,而且是對葉名。

“是啊,等過了初十就走,我打算去那邊過十五。”花昭笑道。

想起馬上就能見到葉深,她的笑甜甜的。

葉名頓時有些抱歉:“可能要晚一點了,你的種子培育好了嗎?”

花昭的笑臉頓時僵住了:“哪有這麼快?你要知道,培育種子向來是個耗時間的活,一般都是幾年,十幾年,甚至20年纔有成效,我這才幾天?”

葉名歎口氣:“這是上麵的意思,你不用把我之前預定的種子都培育出來,先給我一種就行,甚至不需要效果太好的,隻要稍微比市麵上的好一些就行,我好拿去給你要好處。”

上頭換了一波人,之前的老領導退休了。

新來的幾個領導意見就有些不統一了,或者說,他們不是很信得過花昭。

花昭說得對,培育種子是個耗時間的活,而她太年輕了。

口又太大,一下子要幾萬畝地!

他們總得見到點什麼,纔好同意。

花昭明明要的是一萬,但是葉名回去卻說了幾萬。

預留出了談價的空間。

冇想到把人嚇住了。

在過去一個人隻有3分自留地的情況下,她張口就是幾萬畝,確實有些嚇人。

“不過第一批隻能批下來1000畝。”葉名道。

這倒跟花昭預想得完全一樣。

她有些猶豫了,隻拿出比市麵上好一點點的,這個完全可以。

她大棚裡的菜品質都比市麵上的好,這個大家有目共睹,她直接把它們的種子拿出來充數就行。

而且隻是先拿一個。

“我拿哪種出來比較合適?”花昭問道。

對葉名,她可以稍微暴露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