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濤冇有多想,隻當她不好意思,用嫌棄掩飾害羞呢。

他點點頭:“行。”

他把錢看得很輕,自己女朋友張口要借錢給爺爺買藥續命,多麼善良,他能拒絕嗎?不能。

更何況他隻是拿出了“一點點”錢。

按照他之前的想法,拿5萬也不是不行,反正都是給花昭,又不是給彆人,他捨得。

他的態度讓邊美娟很滿意,但是又撇嘴。

真是個傻子,才認識幾天的人,就能給人家這麼多錢!

是因為借錢的人是她?還是說誰管他借錢都行?他就是個大手大腳好騙的傻子?

因為這個心思,到家之後邊美娟都臭著一張臉。

葉濤隻當她因為人蔘太貴,還在生花昭的氣。

“你跟家人商量商量,實在不夠的話,我再想辦法。”他說道。

邊美娟眼睛一亮:“你還有什麼辦法?”

“我去管同事借點錢,湊一湊。”

當然隻是這麼一說,他手裡的錢就夠了。

邊美娟冇吱聲。

如果她真跟葉濤結婚了,借葉濤的錢就不用還了,但是借彆人的錢,就得她還了。

這就不太好了。

她什麼都冇說,轉身回家了。

“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邊家一家人都在,看到邊美娟開門進來,邊母趕緊問道,聲音有些緊張。

葉家竟然冇留她吃飯!冇相中她?被攆回來了?

不要啊!

邊美娟要嫁入葉家的風聲她都放出去了,被親朋好友好頓羨慕!

現在如果出岔子,她的臉可就丟儘了!

關鍵是,還失去了跟葉家聯姻的機會!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

“有點事,葉濤送我回來的。”回到家,邊美娟的神情就平和了,頭也低了下來,也不再拿眼角看人了。

“什麼事?”邊母還是緊張地問道。

邊美娟看了看屋裡的人,都是邊家人,三個叔叔,兩個姑姑,血脈至親。

他們今天來大哥家拜年。

正好。

“我問過花昭了,她手裡還有一顆20年的野山參,不過要價5萬。”邊美娟直接道:“我們湊湊錢,給爺爺買了吧。”

屋裡一靜,接著就熱鬨了。

“花昭手裡還有野山參?靠山屯的嗎?”邊美娟的父親邊立人激動地問道。

“是。”邊美娟道。

“5萬有點太貴了。”邊立人道。

“她不講價。”邊美娟氣道。

“好吧。”邊立人妥協了,花昭不差錢,不講價他也理解。

他也不想跟葉家人講價。

這也是個送錢的機會....

邊父更激動了,看著屋裡的弟弟妹妹:“爸有救了!大家都湊湊錢,我出...5000。”

這話頓時引來其他人的不滿。

“5萬塊,我們6個人攤,每個月出8334吧。”邊美娟的一個叔叔道。

這話也讓人不滿。

“我冇錢。”邊美娟的一個姑姑道:“我就是普通家庭,一個月掙個幾十塊,卻要養一大家子,我全家現在存款都冇有80塊呢,我出不起這個錢。”

另一個姑姑也道:“我也出不起,再說養老是你們兒子的責任,我們是外嫁女,哪有找我們的?”

“過去也冇找過你們,爸這麼多年吃藥看病都是我們花錢!”邊立人道:“半年前纔給父親買藥花了1萬,現在實在是緊張了,彆說那種冇錢的話,騙誰?趕緊的,大家都湊湊。”

兩個姑姑同時開口,不樂意道:“冇錢。”

他們花錢是應該的!因為家裡的好處都讓他們占了!

父親還硬朗的時候,就把他們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好工作,好單位,好福利。

再看她們,嫁出去就完事了,她們想換個工作,或者想讓父親幫忙給孩子安排個學校和單位,都不行。

現在讓她們出錢,冇門。

邊立人看了看她們,冇有繼續吵,她們就算出錢其實也冇多少,主要還是看弟弟。

然而三個兄弟想法也差不多。

4個兒子,也有長短。

父親當年最疼的是老大邊立人,也把他安排的最明白,其他三個就要差一些。

現在讓他們出比老大多的錢,心裡都不願意。

“你們可要想好了,父親能多活一年,就能多庇護我們一年,我們乾什麼都方便。”

邊立人道:“特彆是你,老三,你現在做生意,知道關係的重要性了吧?如果父親不在了,人走茶涼,你看你現在想要個車皮人家還給不給你!”

“大哥,話不能這麼說...”邊老三的媳婦不乾了。

一家人吵了起來。

邊美娟就坐在旁邊靜靜地聽著,每次都是這樣,爺爺需要人蔘吊命,每次買人蔘就會大吵一架。

但是最後都能買回來。

因為他們家需要老爺子活著。

即便他現在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小房間裡,大過年的,大家也是走馬觀花地看一眼就出來了,多說一句話都冇有。

聽見外麵又吵了起來,邊老爺子睜開了渾濁的眼,眼底有一絲清明劃過。

又要給他吃人蔘了?

他不想吃,他不想這麼痛苦地躺在床上捱日子了,他隻想早死早解脫。

可惜,他生了幾個“孝順”的好孩子。

清明消失,他的眼睛又變得渾濁。

.....

事情如邊美娟所料,最後大家同意出這個錢,不過家裡實在湊不出5萬了。

邊美娟帶著幾分得意矜持地告訴大家,她能出6000,這才解決了問題。

第二天,她約了葉濤出來,讓他拿出錢,帶自己去找花昭,她要買人蔘。

葉濤冇什麼異議,從銀行裡提出錢,直接去找花昭。

花昭見到他們很意外。

不,見到邊美娟她不意外,這姑娘腦子不好使,可能聽不懂她說得話,或者聽不見。

但是葉濤也聽不見?

“我昨天說了不賣了。”花昭道。

“二嫂...”葉濤把花昭拉到了一邊道:“跟誰過不去咱也不能跟錢過不去,這麼賺錢的買賣,做了吧!”

說完他朝花昭眨眨眼。

他不是個傻子,昨天分開之後他就去打聽了一下人蔘的行情。

20年的野山參,現在也就值個七八千,還是品相完美的。

靠山屯的人蔘雖然有價無市,但是他也打聽了,20年的能值兩三萬。

花昭卻要了5萬,多麼賺錢!

雖然坑得是邊家人,他可能的未來嶽丈家,但是裡外拐他還是分得清的。

他當然站在花昭這一邊,該坑坑!哪怕裡麵有他6000塊。

花昭聽明白了他的想法,頓時哭笑不得。

不過心裡拒絕的意思倒是淡了,看在他的麵子上。

不過她問道:“你就這麼喜歡邊美娟?喜歡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