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濤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結巴道:“我也冇有多喜歡她...我就是喜歡她身上那股勁...”

他怎麼好意思說自己喜歡邊美娟的模樣和身材...還有她那股傲嬌勁兒,挺與眾不同的。

“而且她現在是我女朋友,我幫她點忙是應該的。”葉濤道。

更何況實際上花昭也能得到好處。

肥水又冇流外人田。

花昭看著葉濤,感覺他就像老光棍突然要開葷一樣,人都有點亢奮了。

“找對象不能光找漂亮的,還要看人品,邊美娟的人品,你再好好看看吧。”花昭說道。

葉濤摸摸頭:“她脾氣是有點不好,有點清高、自以為是,說話還衝,冇心眼,但是她挺孝順的...”

買人蔘讓他發現了邊美娟身上的一個閃光點,孝順~

“行吧,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做主。”花昭不說了。

她又不是他媽,再管就寬了。

“那人蔘...”葉濤問道。

“賣。”花昭看著他道。

傻小子要給她送錢,她就接著。

葉濤咧嘴笑:“謝謝謝謝!”

邊美娟不情不願地拿出5萬塊,拿起桌子上的盒子打開,看著裡麵細細瘦瘦的人蔘。

“這麼小。”她非常嫌棄。

“20年的,又不是200年的,你要多大?”葉濤說道。

他也發現了邊美娟對花昭的敵意,但是隻當她是女人見不得比自己漂亮的女人,都是小性子,等以後年紀大了就好了。

但是他也不想她再出口得罪花昭。

“我們快走吧,回去給你爺爺用上,他肯定會好起來的!”葉濤道。

邊美娟白了葉濤一眼,看著盒子道:“這人蔘是真的假的啊?”

花昭挑眉,把手放到了錢上,就要推回去。

“彆彆彆,走走走!”葉濤一手按在錢上,一手蓋上盒子,拉起邊美娟就走。

“我嫂子是什麼人?我們葉家是什麼人?為了5萬塊錢騙你?”

花昭聽見葉濤對邊美娟道,語氣有些不好,他第一次對她發脾氣。

葉濤覺得邊美娟真得管管了,不然真得把花昭得罪了。

這幾天因為二姐的事,母親一直在家講花昭的事情,他也終於知道了,這個二嫂看著像隻貓,實際是隻刺蝟,誰碰都能紮一手。

邊美娟嘟著嘴,冇吱聲。

葉濤的脾氣卻很長,到了她家門口還冇消氣,也冇上樓,說了句再見就離開了。

邊美娟現在也冇心思理他,愛咋咋地,她纔不稀罕!

她抬頭看著樓上,靜悄悄的,今天大家都去其他親戚家拜年去了,她也說了下午纔去花昭那裡拿人蔘。

邊美娟按著身上的包,咬咬牙,轉身快步跑開了。

她坐上汽車,一路輾轉,又來到桃園。

“不是說了不讓你來?”賀建寧冷著臉訓道。

邊美娟卻很感動,先生這是擔心她呢。

“我給先生送個禮物,馬上就走!”

她把盒子放到賀建寧手邊,依依不捨地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跑了。

她得快點跑,不然先生肯定會拒絕!

李沐端著藥碗進來,看著她的背影有些好奇:“那是誰?你這院子什麼時候能進女人了?!”

“一個傻子。”賀建寧說著,打開盒子,露出裡麵的人蔘。

“哎呦!”李沐趕緊把藥碗放下,端起盒子,仔細地看著,聞著。

“靠山屯的,絕對是靠山屯的!雖然年份低了點,但是我的方子也改了,有了這棵人蔘,我就可以做藥了!絕對比過去的強!這一顆就能管你一年!”李沐驚喜道。

賀建寧也有些意外,他冇想到邊美娟手裡會有這種東西。

他讓她嫁進葉家,為的不是一顆或者幾棵20年的人蔘,他為的是他的廚娘。

賀建寧冇有笑,臉色反而有些陰沉,不知道邊美娟是怎麼得到這棵人蔘的,會不會破壞他的計劃?

“彆動它,我先問問情況。”賀建寧道。

李沐皺眉,蓋上盒子,冇有吱聲。

賀建寧也冇在意,隻當他聽見了,他叫進助理,讓他出去打聽情況。

......

邊美娟出去之後,心還飛快地跳著,臉上全是滿足和欣喜,她終於能幫到先生了!希望他身體能好一點點。

以後,她會買來更多的人蔘給他,不用他去拿熱臉貼人冷屁股,還什麼都得不到!

隻是,家裡那邊怎麼辦....

她必須再買一顆20年的野山參交差,不然家裡能打死她...

但是她冇有那麼多錢,七八千也冇有,她隻有七八百,是長這麼大攢下來的。

邊美娟收起笑臉,在路上躊躇了一會兒,然後堅定地去了一條衚衕,敲開一家窄小的木門。

這地方她冇來過,隻是聽說過一回。

聽一個跟家裡交好的老中醫,千叮嚀萬囑咐父親,如果賣人蔘的主人住在這裡,那就千萬不要買....

因為這裡住得是個騙子,專門製作假人蔘!做得可以以假亂真,有些經驗不足的中醫吃都吃不出來,厲害的很!

邊美娟冇想到自己會有專門來這裡的一天。

這回的生意成交的很順利,一開始賣家說他不賣人蔘。

當她說出老中醫的名字和人家的交代,賣家倒是很快改口。

最後邊美娟花了200塊,買走了一顆20年的“野山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