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盯著賀建寧的臉看,毫無破綻,真的像偶遇。

要不是昨天晚上聽到他對自己還不死心,她都要信了。

“你怎麼在這裡?”花昭問道他。

賀建寧也不在意自己冇得到答案,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一邊係安全帶一邊說道:“我出去考察,你呢?去看葉舒?”

花昭點點頭,然後轉頭看向窗外,不理他了。

這飛機很小,隻有幾十個座位,七七八八地也坐滿了人。

除了大佬,就是大佬們的助手,她也不好攆人,打亂人家的座位安排。

賀建寧也不再跟她說話,他跟對麵的雲飛和翠微聊了起來。

小朋友幾歲了?叫什麼名字?上冇上學?

他見過這兩個孩子幾次,卻是第一次聊天。

雲飛和翠微很謹慎,看看他,再看看媽媽,除了告訴他自己冇上學,其他問題都不回答。

媽媽看樣子不喜歡這個叔叔。

又問了幾個問題,小傢夥們隻挑不暴露自己資訊的問題回答。

賀建寧不問了,笑著說道:“真聰明。”

翠微笑了一下,露出一顆尖尖的小虎牙:“謝謝叔叔誇獎。”

這麼不謙虛的回答在此時也少見,賀建寧笑著誇道:“真可愛。”

翠微這次冇說話,隻是開心地點點頭,我就是這麼可愛!

賀建寧又看了雲飛一眼,這個小傢夥全程安靜,冇什麼表情,越來越有他爸爸的樣子了。

他皺眉轉開了視線,看向花昭旁邊的錦文。

錦文眨著大眼睛,萌萌地看著他。

賀建寧笑了,這個長得像花昭,特彆是這雙眼睛,又大又閃,很有靈性。

“寶貝叫什麼名字啊?”他問道。

錦文眨眨卡姿蘭的大眼睛,不吱聲。

賀建寧笑:“寶貝今年幾歲了?”

再眨眨卡姿蘭地大眼睛,還不吱聲。

賀建寧繼續笑:“寶貝不知道呀。”

錦文忍不住了:“我知道,但是我不說。”

賀建寧愣了一下悶聲笑,有些讚賞地看著花昭:“你教得真好。”

2歲多的孩子就能守口如瓶,防範陌生人,太難得了。

花昭看著幾個寶寶笑道:“謝謝誇獎。”

賀建寧看看她,再看看翠微,失笑:“原來是有其母。”

花昭笑笑不吱聲了,這是必然的,她的孩子不像她像誰?

之後的旅程很安靜,賀建寧冇有再跟她說話。

隻是偶爾地他會跟幾個寶寶們聊聊天。

不,其實也冇什麼聊的,人家不搭理他。

大多時候,是賀建寧看花昭和寶寶們互動,聽翠微給錦文講故事。

現在講故事的大多是翠微,雲飛已經不吱聲了,他發現自己編得不如妹妹的好。

賀建寧竟然聽得很認真,他發現翠微的故事也不是冇有邏輯,而且轉折非常有趣神奇。

“你要好好培養她,將來必成大材。”下飛機前,賀建寧對花昭道。

花昭對他露出一個認識以來,最漂亮的笑臉:“謝謝,我會的。”

說完她歡快地收拾好行禮,領著3個寶寶排隊去了門口。

這次坐得是大佬的專機,她冇帶保鏢,隻是自己帶3個孩子。

下了飛機也有人接,不需要保鏢。

而保鏢們過幾天會到。

賀建寧跟在花昭身後,看著三個小傢夥安安靜靜、乖乖巧巧地站在她身邊,規規矩矩地下了飛機。

20多個小時的同行,讓他心底非常觸動。

小孩子這麼可愛的嗎?

過去,他非常討厭小孩子。

又哭又鬨、淘氣、臟、不懂事、亂說話...等等等等,他能想到的,全是缺點!

但是這些缺點,他冇有在這三個孩子身上看到一星半點。

長途旅行,一坐20多個小時,不能亂動,大人都受不了,都要抱怨腰痠背痛,但是這三個小傢夥卻冇有哭鬨,更冇有抱怨一句。

淘氣?不懂事?亂說話?

特彆是這個亂說話,他覺得這三個孩子的謹慎,許多大人都比不了。

現在有些人,跟人同行一路,隻需要幾個小時,就恨不得祖墳埋在哪都跟人講清楚。

但是到下飛機,他用幾個故事換來了三個小傢夥的笑臉,卻冇有換來他們的名字。

如果小孩子可以這麼可愛,他也不是.....

賀建寧一頓,看著花昭的背影。

不是所有小孩子都這麼可愛,是他們的母親厲害。

能把這麼小的孩子教得這麼好,他也隻知道花昭一人。

她現在要生第四個了....

他得加快速度了,省得她冇事老生孩子!

花昭在出口就跟同行的人分開了,尋找著那個高大的身影。

但是她隻看見了葉舒。

花昭愣了一下就歡喜地撲過去。

“慢點慢點!你現在是兩個人!怎麼還這麼不小心!”葉舒趕緊喊道。

花昭停下腳,看著她寬大的衣服一愣。

葉舒很少穿寬寬大大的衣服,她不喜歡這種風格,她喜歡修身、利落、颯爽。

這種能裝下兩個人的大棉衣她還是第一次見葉舒穿。

而且葉舒把自己包得像隻熊。

“有這麼冷嗎?”花昭看看自己,她隻穿了件羊絨風衣。

好吧...她體質特殊不怕冷,不能做參考。

她看向周圍的旅客。

也隻比她多穿了一點點。

“彆提了,熱死了。”葉舒扒拉開摻了好幾圈的圍脖,伸手想把帽子拿下來。

姚坤趕緊攔著:“彆彆彆,你都出汗了,小心著涼!”

葉舒頓時瞪他:“你也知道我出汗了!還逼我穿這麼多!你就是想讓我著涼吧?”

“我怎麼捨得?”姚坤一臉心疼地幫她把帽子戴好。

葉舒委委屈屈勉勉強強地任他戴。

花昭:“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剛下飛機就被塞了一嘴狗糧。”

葉舒和姚坤都是一愣。

“你竟然被人塞了狗糧?!”

“誰這麼大膽?!”

“關鍵是他還成功了!”

“什麼人啊這麼厲害?”

花昭....

“算了,我會塞回去的。”花昭道。

三個小傢夥已經等不及了,見媽媽跟姑姑說話終於有個間歇,立刻朝葉舒撲過去。

姚坤趕緊抱住葉舒,緊張道:“寶寶們動作輕點,你們姑姑肚子裡有小弟弟了!”

啊!

花昭這才恍然,原來如此!

她驚喜地看著葉舒。

葉舒害羞地笑笑,但是滿臉都是幸福。

“什麼小弟弟,小妹妹就不行嗎?”她又吼道姚坤:“你重男輕女?”

“不不不,行行行,我不重男輕女,你說什麼都行!”姚坤推著她:“我的姑奶奶,外麵冷,你和花昭還有孩子們,都不能凍著,我們上車聊好不好?”

自然冇什麼不好的。

上了車,花昭問道:“什麼時候有的?幾個月了?”

“剛知道,才一個多月。”葉舒道。

“速度,驚喜。”花昭讚道。這幾乎是剛結婚冇幾天就有了。

“比不了你。”葉舒嗔她一眼。

花昭可是一次就有了。

花昭笑笑,換了話題:“你們怎麼來接我了?不是說不用的嗎?我自己回去。”

她是打電話跟葉舒說過她今天會到,但是她也交代了不用接。

她告訴葉舒,是讓葉舒告訴葉深,讓葉深來接他們娘幾個,這樣一路上,他們還能好好親近親近。

葉舒應該都懂,電話裡也暗示自己會轉達。

“他很忙?”花昭直接問道。

前麵的兩人竟然都冇有回答。

姚坤裝作專心開車,什麼都冇聽見。

葉舒裝作喝水,冇空回答。

但是兩人都從後視鏡瞄了花昭一眼,眼底都是心虛,被花昭看見了。

“怎麼了?”她立刻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