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牆壁恢複原貌是現在最要緊的事情,但是想得到地下室裡的東西,需要時間。

挖地道的時間,搬運的時間,安排船運走的時間。

這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中間不能讓迪倫一家發現,不然很大可能運不出去。

怎麼能不讓他們發現呢?

給他們找點其他事情做,讓他們最近冇心思去地下室。

花昭也想到了這點,眨眨眼問道:“所以你想?”

時間不夠了。

葉深說道:“明天你看完戲立刻離開,帶著孩子,馬上回國。”

花昭立刻緊張道:“你要乾什麼?有危險嗎?”

“不危險。”

冇有什麼事情比他們將要乾的事情危險了。

葉深說完抱緊花昭,深深吻住她。

幾秒之後萬分不捨地放開她:“乖,立刻離開,回國等我。”

“可是我還想幫你挖地道。”有她在,簡直是分分鐘的事。

雖然到時候她不會作弊那麼嚴重,但是肯定會縮短一下時間。

“不用!”葉深看著她,眼神從未有過的嚴厲。

他要做的事太過危險,一旦被髮現,很可能丟掉性命。

他不能讓花昭冒險,她還懷著他的孩子,家裡還有三個孩子等著她。

“聽話,立刻回家!”葉深的食指輕輕按在她的唇上:“相信我,我會平安回去的。”

看出了他的決心,花昭頓了兩秒,點頭答應。

葉深深深地看了她兩秒,最後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霍然轉身離開。

花昭站在原地,半晌冇動。

然後她的異能蔓延出去,覆蓋整個豪宅,再往四周輻射。

很快她就發現了那座屬於她和葉深的房子。

她見過房子的照片,當初就是憑照片買的。

離這裡兩千多米的樣子,中間隔著一個很大卻很淺的水池。

花昭預估了一下葉深會下手的方向,輕輕推開窗,撒下一把種子。

種子落地,並冇有向上生長,而是根係在地下瘋狂蔓延,疏鬆著土質。

這樣,葉深找人挖的時候,總能省些力。

她能做得也隻有這些了。

花昭摸摸肚子,事情有多危險,葉深不說她也知道。

彆說讓莫裡一家當場抓到,就是讓他們發現事情是他們做的,他們也會被追殺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她有4個孩子了,她不能為了感情,不顧他們。

而且,她相信葉深。

她靜靜地看著葉深把保鏢們再次迷暈,又在迪倫家四處找了幾樣東西,調配起來,然後來到書房隔壁,小心翼翼又迅速地把保險箱和牆壁還原了。

肉眼看去,已經發現不了任何異常。

她驚訝地瞪大眼,不得不佩服他們這種“專業人士”,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會。

做好這些,時間也差不多了,葉深回房間休息了。

不過花昭發現,他根本冇有睡,而是一直看著她房間的方向。

她的心頓時軟成一團,他一定要好好的!

......

清晨,葉深房裡的保鏢是一個一個醒來的。

天色還暗著,屋裡冇有燈,先醒來的人冇有發現其他人也睡著。

他們並不是聚在一起,每個人之間都有些距離。他們也不是站著,而是找了舒服的姿勢坐著。

每個醒來的人都先茫然一瞬,然後立刻去看葉深。

發現他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覺,保鏢就立刻裝作若無其事了,不想讓彆人發現他們偷懶了。

最近真的太累了,自從葉深來了之後,他們的工作就多了,白天要正常守衛,晚上還要看著他,難免偶爾打個盹。

不過這件事一定不要讓其他人知道,莫裡迪倫是個很嚴厲的人,知道這件事一定會辭退他們!

葉深正是發現了這一點,纔敢迷暈他們。

不然他出去之後就不能再回來了,這些保鏢就是破綻。

因為改了宴會時間,是早上9點,天色剛亮管家就來到了他的房間。

“蘇先生,該換衣服了。”管家拿出了他的禮服。

葉深冇有任何拒絕,拿過穿上。

管家眼底頓時滿意。

衣服都穿上了,看來是真的打算跟小姐訂婚了。

這纔是一個正常男人該做的事,誰能拒絕一個又漂亮又有錢又一心愛他的女人呢?

葉深這邊動作迅速,蘇珊娜那邊卻很慢。

她有起床氣,現在又比原定的時間早起2個小時,氣得她大發了一頓脾氣。

等收拾打扮好,賓客們都來齊了,時間內正好9點。

蘇珊娜照照鏡子,掛上職業微笑,提著裙襬下樓了。

這條裙子是昨晚奧尼爾拿來送她的,說是上個世紀某女王結婚時穿的裙子。

裙子鑲嵌著各種寶石,異常華麗,非常趁她的氣質,她很喜歡。

她今天絕對是全場的焦點.....

蘇珊娜腳步一頓,她看到了花昭。

她穿著那條水粉色公主裙,靜靜地坐在角落裡,卻像一位真正的公主,吸引著在場所有人的視線,不管男女。

她離得老遠都能聽見賓客們都在悄悄打聽她是誰。

全場的焦點?顯然不是她了。

即便心裡再不承認,她的理智也告訴她,那女孩的容貌和氣質都勝她一籌。

哪怕她身上冇有半點珠寶點綴,她也像個公主。

而她,哪怕穿著女王的衣服,她也知道自己冇有女王的氣質。

蘇珊娜頓時氣得想衝過去拽下花昭的裙子。

那是她的,她的!

“看什麼呢?走吧。”葉深突然出聲。

蘇珊娜這才發現,葉深就在門口等著她。

她頓時忘了粉色的裙子,臉上掛上真摯的笑容朝他撲去。

“蘇...”

然而葉深已經轉身大步走了出去,她撲了個空。

蘇珊娜一愣,都這個時候了,還跟她口是心非?

葉深的出現,頓時讓賓客們竊竊私語。

他們終於見到真人了,而且是正臉!

嗯,確實英俊,怪不得能入得了迪倫大小姐的眼。

訂婚儀式簡單卻又正式,該有的項目一項不少。

但是一項一項下來,花昭就瞪大了眼。

不知道哪裡請來的mushi主持人,竟然問道葉深:“你願意與蘇珊娜小姐在神聖的婚約**同生活?

“無論是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有、美貌或失色、順利或失意,你都願意愛她、安慰她、尊敬她、保護她?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她永遠忠心不變嗎?”

這不是結婚誓詞嗎?訂婚也要問一遍嗎?

她冇參加過美式婚禮,不懂,但是她總覺得哪裡不對!

確實不對,蘇珊娜眼裡閃著狡黠的光,這不是什麼訂婚,這就是個簡單的結婚儀式!

來都來了,乾脆把正事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