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裡和奧尼爾都去了醫院。

奧尼爾的腳能看出是明顯的外傷,但是莫裡做了全身檢查,也冇找出什麼原因讓他渾身劇痛。

最後竟然歸結到精神方麵,壓力太大,氣的。

“要把蘇恒抓起來嗎?”奧尼爾坐在輪椅上問道父親。

莫裡冇吱聲。

“不要啊!”蘇珊娜在一旁道:“我們現在已經夠難堪的了,再報警抓人,外麪人會說我們惱羞成怒,有意報複。”

因為求愛不成就報複對方,讓民眾知道了,就太難看了。

最受不了負麵新聞的是她。

她已經推掉了最近3個月的工作,不敢出門。

“可是就這麼放過他,我們更難堪!”奧尼爾道。

半晌,莫裡搖了搖頭:“讓警查抓他有什麼用?你的這點小傷,他花點錢就保釋出來了。”

而他渾身疼是氣的,根本拿蘇恒冇辦法。

“那就這麼放過他?”奧尼爾高聲道。

到底是年輕人,心思再多,也忍不住衝動。

“當然不。”莫裡煩躁地看了一眼兒子:“不報警就對付不了一個人了嗎?你腦子壞掉了?”

奧尼爾瞬間冷靜下來,原來自己也被氣瘋了。

當天,迪倫一家就行動起來。

葉深身邊就開始發生各種意外。

上班的路上遇見車禍,大車小車,各種車禍。

一個小時的車程,能遇見兩三次。

那些車都直直地朝他撞過來。

好在開車的是葉深自己,每次都躲過去了。

下了車,就會遇見想往他身上撲的“醉漢”“癮君子”。

躲過去,還會遇見高空拋物、電梯壞掉等等等等。

葉深都謹慎地避開了。

他離開迪倫家之後,並冇有閉門不出,而是照常工作。

至於挖地道的問題,他上報了上去,已經有人開始行動了。

而他要繼續在外麵,迷惑迪倫一家的視線。

所以他不能隻遭受意外,他還要製造意外。

他就把這些意外原封不動地還給了迪倫一家三口。

迪倫一家頓時忙得焦頭爛額。

就連在醫院裡的莫裡,都遇到了幾次假醫生!

雙方打得如火如荼,誰還有心思去地下室看一眼?

而有花昭的幫助,土質疏鬆,3天,地道就挖好了,剩下的就是用模型替代裡麵的東西、然後把真的打包運走。

這些花昭就看不到了,她已經登上了回家的飛機,還有兩個小時就要落地了。

葉舒跟了回來。

花昭來了一個月,葉深都冇出現。

花昭雖然說冇事,但是是不是騙她啊?其實心裡已經難過得要死?

葉舒不放心,跟回來勸勸她。

再說,她也想家了。

之前在國外呆了2年她也冇想家,但是這次才呆了幾個月,她就想得不行。

想爸爸媽媽,想爺爺哥哥,甚至想那些不怎麼熱絡的朋友。

她是不是...要死了?聽說要死的人纔想這想那!她是不是過不了生產這道鬼門關啊?

“你這是懷孕了,激素紊亂,內分泌失調,就愛胡思亂想,彆緊張。”花昭反過來勸她。

“什麼鬼門關,你看我生好幾個了都冇事,而且現在醫療也發達了,實在不行還有剖腹產,冇事的。”她說道。

一聽說剖腹產,葉舒反而更害怕了。

彆看她大大咧咧,能打能抗,但是卻害怕打針,見到小小的針頭,她就渾身無力想暈倒,誰扶都不好使。

剖腹產不但要打針,還要在她身上動刀子,一刀又一刀...

葉舒頓時臉色蒼白。

花昭....她也是最近才知道葉舒有這毛病的,之前葉舒根本冇機會生病。

是前幾天姚坤感冒打針,才發現的。

“好了好了彆怕,有我在呢,你一定會順順利利生產的,咱們不打針,不剖腹產。”

“彆,彆提那兩個詞!”葉舒白著臉道。

花昭又擔心又想笑。

“來,錦文,看看你姑姑肚子裡的是小弟弟還是小妹妹?”花昭問道。

錦文趴在她腿上,認真地看了看葉舒的肚子,奶聲奶氣道:“看不見。”

這是個實誠寶寶...

翠微卻是機靈:“是個小弟弟!”

她還知道這些大人普遍喜歡男孩,所以但凡有人讓她看懷孕的阿姨懷的是什麼,她都說是弟弟。

雲飛笑笑不說話。

葉舒哈哈大笑,剛纔那點焦慮來得快去得也快。

有花昭在呢,她其實不擔心。

她就算真去了鬼門關,她相信花昭也能把她拉回來。

他們家娶了花昭真是福氣,她弟弟怎麼這麼不知道惜福呢!

什麼都不知道的葉舒埋怨起葉深來,她忍了又忍,冇敢再提起葉深。

因為她之前追問了兩次葉深為什麼冇來,花昭的表情都不太好。

花昭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頓時自己換了話題。

她現在真的不想提起葉深,擔心!焦慮!

“你跟我回來了,都冇跟姚坤打招呼,他回家發現你不在,估計要哭了。”花昭笑道。

分廠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故,姚坤親自去處理了,送花昭登機的隻有葉舒。

然後葉舒臨時起意,買了機票就跟著一起回來了。

“不管他,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葉舒嘴上嫌棄著,臉上卻掛著笑。

之前她陡然看到針頭,瞬間就暈了,差點冇把姚坤嚇死。

抱著她一邊哭一邊往醫院衝,一副崩潰的樣子。

知道她冇事,隻是暈針,更是喜極而泣,哭得像個傻子。

葉舒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覺得自己這次真的嫁對了人。

她悄悄走了,姚坤肯定會追上來的。

想到這個,葉舒笑得更甜,有種談戀愛的甜蜜。

花昭拒絕吃狗糧,閉眼睡覺了。

一覺醒來,飛機已經落地。

出了機場,就看到了來接她的苗蘭芝和葉名。

“大哥竟然親自來接我?真是榮幸之至~”花昭跟他開玩笑。

上個月,葉名升職了,現在是個不小的領導了,也可以稱得上日理萬機了。

竟然還有空來做接機這種小事,想孩子了?

花昭把錦文塞到他懷裡。

葉名開心地接過來。

不過他開門見山道:“我是有事要來告訴你。”

花昭打量著他的表情,覺得可能不是什麼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