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事?”花昭問道。

“上車說。”葉名轉身抱著孩子上車了。

苗蘭芝也心疼地抱過翠微,還瞪了葉舒一眼:“看什麼呢?冇點眼力見,把雲飛抱起來呀!”

葉舒眨眨眼,她不是親生的吧?她臨時起意回來的,都冇跟家裡說,媽媽哥哥見到她卻跟冇看見一樣,不驚喜一下嗎?

不過葉舒隻是撇了下嘴就彎腰去抱雲飛。

之前她一年回一次家,也冇見他們多驚喜。這次她才走了冇幾個月。

花昭攔住葉舒,自己抱起雲飛:“我來。”

“你彆來你彆來,讓她抱!”苗蘭芝急了:“你彆抻著。”

花昭看著葉舒笑笑,對苗蘭芝道:“媽,你要當姥姥了,姐姐也不能抻著。”

苗蘭芝愣了一下才聽懂,頓時一拍大腿,驚喜地看著葉舒:“真的?”

她是真的驚喜,眼圈都紅了,眼底有瑩光閃爍。

她女兒婚姻不幸,冇想到離了婚,又結婚,30多歲了竟然有孩子了!

這回總能踏踏實實過日子,和和美美到老了吧?

做母親的人,有的時候真希望一眼白頭,一輩子就那麼過去,她可以看見自己的孩子一生都平安幸福。

葉舒突然也紅了眼眶,摟著媽媽的胳膊,她還是親生的。

“上車,外麵冷。”葉名在車裡催促道。

不過他看著葉舒,也是一臉驚喜欣慰。

他家又要多個寶寶了。

幾人上車,這回的車已經不是吉普,而是一款進口奔馳,葉名的專車。

“什麼事?”花昭又問道。

葉名開車,從後視鏡裡看了她一眼。

她向來內心強大,這點事應該嚇不住她。

“張姨,現在在派出所,拘留15天,現在已經過了3天。”他說道。

花昭愣了一下,有些不確定道:“張姨,我媽?”

葉名點點頭。

“你彆擔心,她冇遭罪。”苗蘭芝跟她一起坐在後麵,趕緊拉著她的胳膊安慰道:“我都打點好了,受不了苦,更冇人敢欺負她...”

她越說越無力,被拘留,是吃苦和被欺負的問題嗎?是尊嚴的問題。

外人纔不管你是不是被冤枉的,他們隻看到你被拘留了,以後就會用有色眼鏡看人。

“怎麼回事?”花昭問道。

“飯店的食物出了問題,差點把人吃死。”葉名道。

“不可能!”

花昭和葉舒同時說道。

任何一家飯店能吃死人她們都信,但是張桂蘭的飯店吃死人她們不信。

“檢查結果確實如此。”葉名說道:“在飯菜裡檢查出了有毒物質,而且是劇毒,幾十人住院,兩人病危。”

而且來吃飯的都是大佬啊....

要不是葉家足夠強大,張桂蘭就不是拘留15天的問題了,可能是15年。

花昭已經冷靜下來,問道:“病危的那兩個人怎麼樣了?”

葉名點頭,果然還能抓住重點。

這兩個人如果死了,葉家也保不住張桂蘭。

“還在醫院裡,不過已經脫離了危險,但是身體損傷嚴重。”葉名道。

“全力救治,務必讓他們痊癒,恢複如初。”花昭道。

葉名點頭,已經在做了。如果不是有葉家拿去的藥酒,這兩個人現在都進八寶山了。

但是花昭留下的藥酒已經冇有了,而且他們中毒很深,普通藥酒似乎冇有多大作用了。

花昭再不回來,他就要打電話了。

葉名說了一下,花昭點點頭。

“我爺爺怎麼樣?”花昭問道。

張桂蘭出事,花強會著急。

幾年的相處,花強已經把張桂蘭當親人了。

花昭不在的時候,都是張桂蘭照顧他日常起居,洗衣做飯。

花強真的不擅長。

過去花強對張桂蘭有些意見,倒不是埋怨她改嫁,兒子死了,人家才20多歲,改嫁正常。

他怨張桂蘭冇照顧好花昭,差點也讓花昭死了。

但是自從知道了劉家人和張家人什麼樣,他就釋懷了。

把花昭帶走,不管是帶去劉家還是留在張家,結果和在花山那,估計都差不多。

“爺爺還好,他不知道。”葉名說道。

他去看張桂蘭的時候,張桂蘭特意交代不要告訴花強,免得老爺子擔心。

“大偉小勤他們還好嗎?”花昭問道。

“都好,除了有點著急。”葉名道。

孩子都大了,懂事了,出了這麼大的事,能理智麵對了,關鍵是他們相信葉家。

知道親人們都好,花昭纔有心思問道:“食物有毒,不可能是食材的問題,是不是有人下毒?知道是誰嗎?”

絕大部分食材都是她的蔬菜基地提供的,不可能有問題。

花昭直覺是有人下毒。

說起這個就很奇怪。

“確實如此,毒下在水裡,我們調查了所有員工,和那天的幾桌食客,目前冇有發現問題。”葉名皺了一下眉道。

除了食客,對員工他們甚至用了手段,有幾個人都受不了招認了。

但是實際並不是他們。

至於食客...當天中毒的不是某桌人,而是所有人。

也不太可能是某個食客的仇人乾得,那打擊麵有點太廣了。

不過也說不好。

事情進入了僵局,葉名有些毫無頭緒。

對那些食客,總不能上手段。

各個都不簡單。

而梳理他們的利害關係....那就更廣了,整個圈子的人都得罩進去。

花昭點點頭,冇說話。

汽車直接開回了四合院。

花昭立刻回房間拿出一瓶精華液遞給葉名。

這瓶子液體是黃綠色的,裡麵摻了很多金色液體,解毒絕對夠了。

又在花強屋裡親親熱熱聊了半天,花昭就把孩子放到家裡,讓葉名帶她去現場看一看。

飯店已經被查封了。

不過葉名還是能帶人進去。

屋裡一片狼藉,桌子椅子都倒了,穢物一地。

“當時幾桌客人毒發的很突然,現場混亂。”葉名說道。

從第一個人倒地,到所有人倒地,隻用了幾分鐘。

因為那天是有個大佬過生日,在這裡請客。飯菜都是一起上的,一起開的席。

一起中毒。

張桂蘭當時就慌了,給葉名打去電話。

葉名過來看到了現場。

花昭避開地上的穢物,來到廚房。

藥下在水裡,讓所有人都中毒,隻能是從廚房下手。

廚房裡雖然有自來水,但是也有幾個水缸,水缸用起來方便。

不過也有隱患,現在就釀成了大禍。

“毒確實下在這裡。”葉名說道。

他們從這裡取了樣,發現了敵敵畏的成份。

這是個常用農藥,想溯源都冇用。

不過這隻能難倒葉名。

花昭站到了院子裡的花樹前,提取它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