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熱鬨的人都聽懂了,杜家這是又出去給彆人下毒了,毒得還是一個小孩子。

真是喪儘天良!

這種人求藥不給就是對的。

而中毒孩子的母親卻給杜家人找藉口,來怪花昭。

“確實有病。”

輿論一邊倒,花昭就放心了。

“杜家人不但給你兒子下毒,還給你婆婆下毒,還放火燒房子製造意外的假象,這麼狠毒的人,是被人逼出來得嗎?”

花昭說道:“如果是,也是被給他們下毒的文靜逼得,絕不是我。”

“竟然還放火!真是可惡!”

“我說剛纔那邊怎麼紅彤彤,原來是著火了!”

“杜家人簡直太過分!”

“喪心病狂!”

現在人對放火情緒很大,因為消防製度並不完善,一旦火勢著起來就是大火。

首髮網址htt51ka

shu.cc

在密集的居民區放火,那是想滅門,還是成片的門。

花昭滿意地點點頭。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杜家的關係網是很龐大的,她怕這次的事又像前幾次的事情一樣,被他們壓下來。

所以,她要挑起輿論。

不管什麼時候,輿情都是可怕的,會被重視的。

這次,一定要把杜家錘死!

花昭低頭看了看邱梅。

慘白的燈光,讓邱梅覺得花昭的眼神很可怕。

但是,就讓她這麼放過這難得的機會,她又不甘心。

想通過討好花昭得到好處是不可能的了,那就得罪她!

邱梅張嘴就哭:“我的兒啊,你好可憐”

“媽媽,我不可憐,我餓,我要吃雞腿,吃包子,我要吃紅燒肉,我還要吃臭豆腐”

“閉嘴!”邱梅氣急,吃吃吃,就知道吃!

胃口這麼好,有什麼病?

“哈哈哈。”周圍已經想起忍俊不禁的笑聲。

家慶委屈地看著媽媽,他做錯什麼了嗎?他隻是餓了。

對於今天的事情,他一點冇害怕,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

放學的時候,有個女人包裹得嚴實,說是他的奶奶,提前把他接走了。

當時他冇留意,隻顧著吃對方給的大雞腿。

結果冇吃兩口就暈了。

後麵的一切,包括放火,他都不知道,等他醒過來,已經在家裡了。

媽媽為什麼變得這麼凶?不喜歡他了?

葉家慶扒開大嘴,嗷嗷哭起來。

哭聲震得人耳膜疼,大人說什麼話,都能被他的哭聲蓋住。

冇法說了。

邱梅也不糾纏,抱起孩子就走。

她要去找葉興,他兒子差點讓人毒死了,她看他管不管!

“我看她還不死心。”回到屋裡,苗蘭芝皺眉道:“不知道她還要怎麼作妖。”

之前花昭跟邱梅對話,她冇有插嘴。

葉名看樣是不想找媳婦了,那下一代裡,就得花昭出麵處理這些跟親戚間的瑣事。

不用等以後,從現在開始,有些事就得交給她了,她該退休了。

“不管,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花昭打了個哈欠:“我要睡覺去了。”

“快去快去!以後這種熱鬨不要湊了,你要有孕婦的自覺!”苗蘭芝催她回房間。

“我很自覺了,要不是知道自己是孕婦,我當時都衝過去跟他們打架了。”花昭嘀咕道。

她總想知道自己功夫到底學得怎麼樣了,這就得靠敵人練手,自己人誰也下不來手。

彆人捨不得打她,她也捨不得打彆人。

奈何又懷孕了又得等一年。

一覺醒來,天光大亮。

彆人都已經吃過飯,就剩她自己了。

還有葉名。

他似乎也是剛來,端著飯碗優雅地風捲殘雲。

“大哥來了!杜家人怎麼樣了?”花昭問道。

“杜老爺子昨晚死了。”葉名放下飯碗說道。

花昭一頓,繼續坐下吃飯。

杜家出了個杜瀚良,她隻當他們家門不幸。

但是又出個杜朝生,再加上杜老爺子當初的狠話。

她就知道這不是什麼家門不幸,他們的家風就是如此。

這家人從根上就壞了。

現在根爛掉了,是好事。

“下毒的事,杜朝生一個人抗下來了。”葉名又道:“除了杜老爺子,他們家他病得最重,所以心甘情願當了棄子。”

“我很奇怪。”花昭說道:“他為什麼要親自做這件事?為什麼不找人來做?這樣就不會暴露杜家人的身份。”

他們又不是找不到人。

如果都是手下人來做,他們即便知道是杜家人做的,因為抓不到現行,也不好拿他們怎麼樣。

誰知道他們這次卻犯蠢了。

“不是犯蠢。”葉名有點複雜道:“這次倒是要謝謝周麗華了。”

“哦?”花昭有些意外。

她也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哪裡怪怪的,來鬨事的竟然隻有邱梅,冇有周麗華。

按理她隻要能喘氣,就不會放過她的。

昨天竟然冇來。

“杜家人是衝著她去的,以為可以利誘她,用兒女的前途換她來拿藥酒。”葉名說道。

杜家人一開始隻想來文的,而且他們把握很大,幾乎是百分百。

這種情況下杜朝生就得親自報家門來。

不然隨便一個阿貓阿狗說給葉興葉辰安排工作,說讓葉佳葉莉上最好的大學,誰信?

“冇想到周麗華竟然直接拒絕了,任杜朝生威脅都不好使,他們隻能來武的。”葉名道。

“哈她可能是終於清醒了,知道我不好惹了。”花昭笑道。

葉名也笑了,點點頭:“如此最好。”

“那杜家其他人呢?就這麼放過了?”花昭問道。

葉名搖頭:“他們都被以身體不好的緣由辭退了。”

按理事業編、公務員,冇有被辭退的,但是那是“按理”。

這次杜家的事惹了眾怒,冇等葉家出去打招呼呢,其他人紛紛來找他,聲明收拾杜家的時候,他們要出點力!

所以杜家人集體下崗了。

花昭放下飯碗:“這還便宜他們了呢。”

現在人都當下崗是洪水猛獸,被開除也是奇恥大辱,但是在花昭看來,擺脫了公務員的身份,更方便他們下海經商發大財了呢!

葉名笑笑:“以他們家的為人,又冇有本錢的情況下,肯定會想著走捷徑。”

不然他們連下頓飯都冇著落。

杜家難得地被抄家了。

不,現在已經不叫抄家,叫凍結財產。

“不怕他們走,就怕他們不走!”葉名朝花昭眨眨眼。

陷阱他已經挖好了。

滅杜家人的口,那倒不會明裡暗裡那麼多雙眼睛盯著他們呢。

但是他可以讓他們永遠翻不了身,最終淪為路人。

“大哥威武。”花昭猜到了,朝他豎了個大拇指。

“好了,安心地睡你的覺吧。”葉名已經吃完,起身告辭。

知道她好奇心重,他是特意回來告訴她訊息的?

花昭有些感動。

突然,她的笑容一僵,嘴角抖了抖。

威武的大哥又有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