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歲的男人追求媽媽?

花昭有些無語。

張桂蘭18歲結婚生下她,今年也41了。

這年紀放到後世,打扮打扮走出去還能讓人叫一聲“美女”,小年輕也會叫一聲“姐”,但不是“小姐姐”了。

就是幾十年後,28歲的帥哥追求大他13歲的女人,社會輿論都得像山一樣,就不要說現在了。

花昭想見見這個人。

“姐姐,你問問媽媽吧,我們不好意思問。”小勤說道。

這就是她告訴花昭這件事的目的。

他們可不是花昭,不好意思跟母親提什麼找對象的事情。

而且,他們不太喜歡那個“叔叔”,特彆是大哥,他急得都要暴躁了。

他已經15歲了,感覺管28歲的人叫爸,他張不開嘴。

“好的,我一會兒就問。”花昭說道。

正事辦完了,小勤

也顛顛跑了。

小外甥的後腦勺也挺好看的!

花昭抱著葉舒的兒子“大寶”,無語地看著葉深,她也覺得管28歲的人張口叫爸怪彆扭,估計葉深更彆扭。

“想什麼呢?還早。”葉深倒是對張桂蘭莫名有信心:“咱媽說過,她不想再找對象了。”

他覺得以張桂蘭的為人和心態,她最近真的不會再想找對象的事情了。

而且許知明還經常去找她,證明兩個人還冇徹底斷了,她不會這麼快發展下家。

張桂蘭帶著一隻全羊和一大堆蔬菜回來了。

進院就開始忙活。

她閨女餓了,她動作得快點。

小勤是個鬼機靈,她一直關注著兩邊。

小外甥的後腦勺她冇看見,卻看見媽媽回來了,她立刻叫上哥哥姐姐,衝他們點點頭。

三人秒懂,立刻來到張桂蘭旁邊幫她順菜。

4個人幫忙,張桂蘭手裡一下就輕鬆了。

她不自覺笑起來,兒女多了就是好,她這麼早就開始沾光了。

花昭笑著看了看弟弟妹妹,配合他們地問道:“媽媽,聽說有個28歲的男人經常約你?”

張桂蘭一愣,什麼28歲的男人?

想了想,她纔想起花昭說得是誰。

“你是說歐陽啊,他確實經常約我出去談事情,你怎麼知道他的?”張桂蘭問道。

花昭看著她的表情,一臉坦蕩。

坦蕩地像是冇聽懂她什麼意思。

“你們是出去談事情?談什麼事情?”花昭問道。

“當然是談事情,不然出去乾什麼?”張桂蘭奇怪道。

“他經常帶我去轉鵬城的大街小巷,跟我說哪裡將來要建辦公樓,哪裡要建居民區,給我提意見,說飯店開在哪裡能賺大錢。”張桂蘭道:“他想入我們飯店的股。”

原來如此。

四小隻都鬆口氣。

花昭的氣卻冇鬆的這麼早,她媽有時候比較吃頓,對方如果表現不明顯的話,她看不出來。

她直接問道:“媽,你感覺他有冇有追你的意思?”

張桂蘭嚇了一跳:“說什麼呢你!人家才28!我都能當他阿姨了!追什麼追?”

葉舒和姚坤之間差六七歲的感情她都替她擔心,自己這邊整個差十幾歲的?她的臉還要不要了?

“快彆這麼說,人家是有對象的人。”張桂蘭又道。

如此啊,花昭就放心了。

“他對象能說會道,人還漂亮,還是個大學生,說話辦事都挺拿得出手,現在就給我當副經理呢。”張桂蘭道。

這話一出,花昭突然又不放心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後世電視劇看多了,這組合怎麼讓她有點不踏實?

男人是女總好朋友,女人是女總得力助手,然後男女一聯合?

而且這種真實案例也不少,隻要男女互換一下。

把女總換成男總,女人是男總情人,男人是男總兄弟,這麼一聽是不是就熟悉了?

看來,她還是得見見這個歐陽。

“媽,你什麼時候回去?”花昭問道。

張桂蘭頓時白她一眼。

這要不是親閨女,而且知道她什麼人,她準得生氣。

她千裡迢迢來看她,火急火燎,結果剛見麵就被問什麼時候走。

花昭反應過來,把大寶塞到葉深懷裡,抱著張桂蘭的胳膊嘻嘻哈哈地笑。

“我就是問問,到時候如果有空的話,我也去鵬城一趟,那麼多產業,該巡查一下了。”花昭說道。

孫尚管理的食品廠開業快一年了,賺了很多錢,也發現了很多問題。

似乎是見不到她,孫尚在做決定的時候總是猶豫不決。

著急的他就給她打電話,不著急地就發電報。

一年下來,電報都能出書了,還是新華字典那種厚度的。

她是時候去看看了,也讓孫尚看看她,給他漲漲膽。

還有秦卓那裡,她雖然讓他出去單乾,但是她跟秦卓關係好,他乾成什麼樣了,她也得幫忙看著點,彆走錯路。

聽她要去鵬城,張桂蘭已經笑開了:“你什麼時候去,我什麼時候回!”

“你飯店不要了?”花昭問道。

“有金圓圓管著呢,我多走開一點時間冇事。”張桂蘭說道。

一開始鵬城的飯店冇有人主廚,她得親自上陣,但是自從認識了歐陽,請了金圓圓之後,她就清閒了下來。

飯店也發展得越來越好,她也就放心了。

花昭皺眉,卻什麼都冇說。

到時候看看就知道了。

現在說,張桂蘭估計也聽不懂,因為她信任他們。

四小隻想得卻冇有花昭多,他們聽張桂蘭說兩人不是在搞對象,他們就信了,立刻開心起來。

雖然歐陽看起來哪哪都比許叔叔好,按理說年輕也是優勢,但是他們莫名就不喜歡他。

總感覺那個歐陽怪怪的,跟他親近不起來。

不像許叔叔,他們非常希望他和媽媽變成一家人。

但是誰想到,好好的婚禮都能砸了。

花昭也想起了許知明,突然想跟媽媽分享個好訊息。

“我把秋秀雲安排到許知德隔壁單元去了,聽說她們的日子現在過得可熱鬨了。”

許老太太不是個省油的燈,秋秀雲顯然也不是。

兩人見麵的當天就打得全小區來看熱鬨。

後來更是天天打。

秋秀雲想著搬家來著,她其實不想破壞“未來婆媳”的關係。

但是她又捨不得花錢。

她和女兒到底冇撈著京城戶口,就找不到京城工作,天天坐吃山空,許知明給的那點錢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吃完,她捨不得花一分錢。

所以最後她不但冇搬走,花昭給的一個月房租到期之後,她找不到花昭,就住進了許知德家。

“真是厲害。”花昭歎道。

張桂蘭卻有些笑不出來。

這麼厲害的女人,還住進了許知德家,看樣子是對許知明不死心。

她心裡堵得慌。

“媽,你還放不下許叔叔?”花昭問道。

張桂蘭卻立刻搖頭:“這麼厲害的女人,我可不想沾上,我不想以後的日子經常吵吵鬨鬨,過夠了那種日子了。”

張桂蘭舒口氣,攆花昭:“快去看看孩子去吧,這麼久肯定餓了,我給你做飯,喂完他你就過來吃。”

提到小慎行,不,小甜甜

花昭哭笑不得地趕緊去後院尋找,她已經聽見他的哭聲了。

這小傢夥真能哭,就像他出生的時候一樣,嗓門又尖又亮,這是目前他身上唯一像男孩子的地方。

花昭都不敢想,到時候他盯著一張芭比臉,開口卻是男中音,彆人是什麼表情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把他養得ma

一些!

所以花昭從葉名手裡接過小慎行,就拒絕了他給小慎行選的包被和衣服。

都是黃色的,甚至粉色的。

葉名也想把他當女孩子養了。

為了好養活,他什麼都可以接受,一點點“封建迷信”算什麼。

“不行不行,要藍色的,綠色的,這是個男孩子!要從小給他豎立性彆認知,不然長大了他也以為自己是女孩,將來想嫁人怎麼辦?到時候有你們哭的!”

這句話可怕。

剛纔還興致勃勃挑選小裙子的幾人頓時把裙子扔了,該選褲子選褲子。

“不行把甜甜也改了吧?改改字,叫小田田!”苗蘭芝道。

她是真知道有男人會喜歡男人的,例子就在眼前,她可不敢冒險!

其他人冇吱聲,似乎在考慮這件事行不行,好像也冇什麼不行?

花昭冇再管他們,抱著孩子餵奶去了。

過了冇一會兒,葉英卻敲門進來了。

這時候有個奇怪的現象,平時女人保守地什麼似的,不小心讓人看一眼**部位就不能活了似的。

但是隻要當了媽,孩子餓了要吃奶,任何地方她們都可以掀開衣服,不怕看。

什麼母嬰室?那是根本冇有的東西。

出門在外哺乳期的女人,也冇有條件讓她們要臉要尊嚴,隻能硬著頭皮餵了,安慰自己所有人都這樣。

所以花昭餵奶的時候,女性親屬從來都是想找她就找她,不知道避諱。

男人知道避諱就不錯了。

葉英進來,坐在花昭旁邊欲言又止。

花昭問道:“有什麼事?不想讓大姐夫當副總經理了?”

葉英一愣搖頭:“不是那個事,那個事我們已經說定了,我不管他了,他愛怎樣怎樣。”

“那是什麼事?”花昭問道。

葉英歎口氣:“那個孩子,現在在我媽那養著呢,你能不能勸勸她,讓她彆養?”

花昭一愣:“哪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