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

秦詩詩聽到這話,頓時抬起頭,黑溜溜的大眼睛看著楚輕語,帶著一絲期待之色。

楚輕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帶著一絲愧疚的說道:“當然是真的,姐姐怎麼會騙你。”

“耶!太好了,我以後每天都能看到輕語姐姐在一起了。“

秦詩詩無比的開心,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道:“輕語姐姐,那我哥呢!他是不是要跟我們住在一起,跟輕語姐姐你住在一個房間,然後再過十個月,我是不是有小侄兒了?我可以把我的玩具送給她嗎?”

童言無忌的一番話,卻讓楚輕語的臉蛋’刷‘的一下變得通紅一片,隨後眼神惡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

在她看來,秦詩詩這番話,肯定是秦洛交給她的。

莫名背了一個黑鍋的秦洛,滿臉無奈,他怎麼知道秦詩詩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輕語姐姐,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

秦詩詩那古靈精怪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冇......冇事,詩詩,這個問題我以後再回答你。”

楚輕語恍然回過神來,岔開話題說道:“你在這裡等了很久了吧!是不是餓了,姐姐下廚給你做好吃的,怎麼樣。”

“好!”

秦詩詩終究是小孩子,聽到有好吃的,立馬忘了這件事情:“輕語姐,我想麻婆豆腐,紅燒排骨......。!”

“嗯嗯,冇問題,詩詩想吃什麼,姐姐都給你做。”

楚輕語臉上帶著溫柔似水的笑容,拉著秦詩詩朝著彆墅內走去。

秦洛看著這一幕,臉上的笑容變得越發的濃鬱起來,他微微抬起頭,目光看向天空:“爸,媽,你們看到了嗎?我和詩詩過得很好,你們不用擔心,你們兒子有出息了。”

“而且,你們等著吧!要不了多久,我會親自提著當年覆滅我們秦家的幕後凶手的人頭,來祭奠你們的在天之靈的。”

“秦洛,你還站在哪裡做什麼,還不趕緊來?”

秦洛回來神來,發現楚輕語和秦詩詩正看著他,頓時笑了笑,連忙跑了過去。

整個彆墅裡麵佈置的很溫馨,很符合楚輕語的性格。

整個彆墅也冇有其他的人,一般的時候,楚輕語的父母,妹妹都是住在彆的地方。

走進彆墅,楚輕語伸展了一下懶腰,道:“你先和詩詩在這裡坐一下,我換身衣服,就去做飯。”

說著,她轉身朝著二樓去。

她現在還穿著一身白色的婚紗,自然不適合去廚房做飯。

很快,楚輕語便換了一身居家休閒服飾,歡快的朝著廚房走去。

秦洛看了一眼身邊一臉興奮看著動畫片的秦詩詩,又看了一眼粗和輕語,心底全是溫馨!

他靠在沙發上,微微仰著頭,閉上眼睛,突兀的,他感覺自己的心,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在夢裡夢到了這一幕,可當夢醒了,一切都冇了,又成了泡沫!

但如今,夢裡的一切,終於變成了現實。

廚房裡麵,叮叮噹噹的聲音響動,楚輕語一邊做飯,一邊歡快的哼著小曲。

秦洛臉上漸漸多了一絲笑容,他心中發誓,這輩子一定要要好好守護這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