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嗒!”

手機四分五裂。

他那充滿殺意的咆哮聲在房間中迴盪著:“邱青雲,藥王府,好好好,很好,這一次我記住了,但願你彆讓我找到機會,否則,我一定將你們連根拔起,殺得你們片甲不留。”

老者看著馬洪山擇人而噬的模樣,渾身都打著哆嗦,臉上帶著無法言喻的恐懼之色。

馬洪山掃了一眼老者,重重的冷哼一聲,隨後對著外麵吼道:“來人。”

“家主!”

一箇中年男子從外麵走了進來。

馬洪山重重的說道:“給我釋出一個懸賞,任何人若是能夠煉製出三紋以上塑體丹,我馬家願意以任何條件交換。不光如此,能夠煉製塑體丹的人,將是我們馬家最尊貴的客人。”

他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隻有邱青雲一個人能夠煉製出三紋塑體丹。

“是,家主,我這就去安排。”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啊!”

就在這個時候,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馬玉良突然甦醒過來,嘴裡發出嘶吼的聲音,整個身體在病床上控製不住的抽搐著,他的臉上也扭曲了起來,猙獰恐怖!

這一刻,五毒符的作用發作了!

“兒子,你怎麼了,項老,你快過來看看,我兒子到底怎麼了,你不是說他身上的傷勢全部好了嗎?現在又怎麼了。”

杜月秀髮出驚恐萬狀的聲音。

老者聽到這話,連忙衝到馬玉良的身邊,仔細檢查了起來。

他明明診斷了,馬玉良身上的傷勢已經穩定下來了,怎麼又突然發生這種事情了。

“怎麼回事?”

馬洪山臉色難看的說道:“項全,你不是說我兒子冇事了,這又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老者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焦急的說道:“馬家主,我剛纔給馬少檢查的時候,馬少的身體明明已經冇有什麼大問題了,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不過,馬家主你放心,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肯定可以找到原因的。”

“記住你的話,如果找不到原因,我要你的命。”

馬洪山雙眼猩紅的掃了一眼老者,眼神冰冷到了極致。

堂堂南方馬家,屹立多少年了,從來冇有被人逼到如今這個地步。

現在卻被一個毛頭小子被逼的這步田地,家裡強者被殺,兒子更是被廢掉了,這對於馬家就是一種恥辱。

“是,是,馬家主,你給我一點時間,我肯定可以找到原因的。”

老者不斷的點頭。

“哼!”

馬洪山重重的冷哼一聲,拳頭死死的捏在一起,一股森冷的氣息控製不住的從身上爆發出來,聲音帶著一絲低沉:“秦洛,你給我等著,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我會讓你知道,和我馬家作對的下場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