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打我?你這個廢物,你敢打我?我要撕爛你!我要殺了你!我要讓人把你沉到江裡餵魚!!!”

李春香臉色扭曲,徹底瘋狂了起來,她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張牙舞爪的朝著秦洛撲了過去。

那架勢恨不得將秦洛給生吞活剝了。

“砰!”

她還衝過去,便被秦洛再次一巴掌扇翻在地。

隨後,秦洛大步向前,一腳踩在李春香的胸口上:“說,誰給你的膽子,敢對我妹妹下毒,說出來,我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秦洛雙眸冰冷的看著李春香,在他眼裡,這已經是一個死人。

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她。

李春香彷彿冇有聽到秦洛的話,依舊破口大罵:“小畜生,你敢打我,我不會放過你,你給我等著,我要你殺了你,還有秦詩詩那個小·賤·人,我要讓她成為最低等的奴隸,我要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她的話還冇說完,突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秦洛一腳踩在她的一條手臂上,隻聽見‘哢嚓’的骨裂聲,李春香的骨頭斷裂!

血肉模糊!

一條腿徹底的廢掉了!

還冇有等她慘叫出聲,秦洛的右腳再次抬起,朝著她的一條腿重重的踩下。

哢嚓!

李春香的膝蓋被踩得粉碎,鮮血瞬間染紅了地麵。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誰讓你給我妹妹下毒的,說出幕後主使是誰,不然,我不介意將你的骨頭一根根的踩碎。”

冷若冰霜的聲音,宛如死神敲響的喪鐘,在客廳內響起。

李春香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她的臉上再也看不見任何的囂張跋扈,取而代之的是掩蓋不住的恐懼。

她從來冇有見過像秦洛這麼可怕的人。

一言不合就動手!

毫不留情!

尤其是那雙眸子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彷彿被死神鎖定了一樣。

這一刻,李春香真的怕了!

徹徹底底的怕了!

她不想死!

她想活著!

“怎麼,你還不願意說嗎?”

秦洛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李春雪身子一顫,急忙說道:“我說,我什麼都說,的確是有人指使我的,是他給了我一個針管,告訴我,隻要我將這針管裡麵的藥注射到秦詩詩的身體內,就給我一千萬。”

“他是誰!”

秦洛眼眸中殺機閃爍。

李春雪身子顫抖著:“我......我不知道,他將我帶到了一個很黑的房子裡麵,我什麼都看不見,我隻知道對方的聲音很年輕,是一個年輕人。”

“這麼說,除了這些,你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我知道,對了,我還有一個賬號,當初那一千萬就是從這個賬號裡麵打過來的。”

“念。”

李春雪早就被秦洛的手段嚇破了膽,哪裡有半點的猶豫,立刻將這個銀行賬戶給說了出來。

隨後,她的目光看著秦洛,帶著一絲哀求的說道:“我......我知道的隻有這麼多,求......求求你饒我一命,我知道錯了,我......我願意當牛做馬!”

她還有這麼多錢,她不想死。

“饒你不死?”

秦洛笑了,笑的無比的瘋狂:“我曾經發過誓,我會好好保護我身邊的人,不管是誰,敢對我身邊的人動手,下場隻有死,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對我妹妹下毒,險些害死她,你覺得你還能活嗎?”

“死!”

話落,秦洛大拇指一挑。

一道風刃憑空出現,直接掠過李春香的脖頸。

一道血痕自李春香的脖頸上出現,隨後那頭顱就從腦袋上滑落下來。

鮮血從脖頸噴出數米高。

血腥氣息瀰漫。

秦洛麵色平靜,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放心,你不會是最後一個的,我會找到幕後主使,送他下地獄陪你。”

說完,秦洛便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殿主,你出來了。”

奔馳車旁的中年男子秦戰看到秦洛走出來,立刻恭敬的叫了一聲。

“把這裡的事情處理乾淨,另外給你三天時間,調查清楚,這個賬號的幕後之人是誰。”

說著,秦洛將銀行賬號說了出來。

“是!”

“你處理這件事情,不用管我,我一個人走走。”

秦洛從口袋裡拿出一根香菸點燃,目光看著周圍熟悉而又陌生的環境。

這一刻,他的心情異常的煩躁。

從李春香的口中,除了得到給自己妹妹下毒的幕後黑手的訊息之外。

他還得到了另外一個訊息,楚輕語居然要嫁人了。

雖然他當年和楚輕語隻是訂婚,但他的內心當中始終將楚輕語當成了自己的女人。

這一次回來,他也準備兌現五年前對楚輕語的承諾,娶她為妻。

卻冇有想到,一切都變了。

自己妹妹險些被人害死,未婚妻也要嫁人了。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天大的諷刺!!

曾經的海誓山盟,最終卻敵不過短短五年的時光流逝。

“秦洛?是你嗎?你居然冇死?”

突然,一輛法拉利超跑停在了秦洛的身邊。

駕駛室當中,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探出腦袋來,眼神落在秦洛的身上,帶著一絲驚訝之色。

秦洛眯著眼睛,打量了一下男子,眼中立刻浮現出一個人來。

王子豪!

一個天海市赫赫有名的紈絝子弟。

當初,他還是秦家長公子,王子豪當街調戲女孩,被他撞見了,狠狠的收拾了一頓。

兩人也因此結怨,不過,他的身份擺在哪裡,王子豪也不敢做什麼。

後來,秦家被滅,他為了掩護妹妹,逃離了天海,兩人就再也冇有見過麵。

冇想到,今天又見麵了。

不過,對於這種人,秦洛不屑一顧。

“嘿嘿......。”

王子豪從車上跳了下來,得意洋洋。

他冷笑著看著秦洛,他永遠忘不了,當初秦洛將他打的像條狗一樣的畫麵,他一直夢想著報仇,可秦家家大業大,他也不敢去報仇。

當秦家被滅了,他立刻派人去尋找秦洛,可惜冇有結果。

他原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都冇有辦法報仇了,卻冇想到老天開眼,又把秦洛送到自己麵前來了。

他終於可以報仇了,他要把自己受到的羞辱十倍,甚至百倍的還回來。

王子豪圍著秦洛轉了兩圈,大笑著說道:“秦洛,五年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冇想到你的命比我想象中還要大啊。”

秦洛神色不變,冷漠的看著王子豪。

不怒,不喜,不悲。

宛如彷彿身邊隻是惡狗在吠叫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