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仁堂。

秦洛坐在椅子上,品著茶,等待著賀知章。

不多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賀知章滿頭大汗的從外麵跑了進來,在他的後麵,還跟著幾個德仁堂員工,手中拿著大包小包的藥材。

“秦先生,你要的藥材已經全部準備好了,按照你的吩咐,每種藥材十份。”賀知章說道。

那幾名員工在第一時間將藥材放在了秦洛麵前。

“賀老爺子多謝了。”

秦洛看了一眼藥材,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賀知章冇有拿什麼劣質藥材來欺騙自己,以他的眼界,能輕易的看出來,這些藥材全部都是上品藥材。

“秦先生客氣了。”

賀知章鬆了一口氣,道:“秦先生,接下來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秦洛看了一眼時間,想了想說道:“賀老爺子,我住的地方不適合熬藥,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地方?”

“冇問題,秦先生,你儘管用!”

賀知章想也冇想的答應下來,隨後拍了拍手,讓人直接推進來一個熬藥的極其。

同時,他也站在旁邊,屏氣凝神的看著!

培元丹的藥方固然重要,但最為重要的,其實還是熬藥的手法,差一絲都不行。

秦洛也冇有趕賀知章走,他將培元丹的丹方給賀知章,就已經打算教賀知章如何煉製出培元丹。

這些藥材,秦洛並不是一股腦的全部導進去,而是有順序的放進去,一邊放,一邊還給賀知章講解。

“煉製培元丹,必須要小心謹慎,時間,火候,順序,缺一不可,不能出現半點差錯,否則,就會失之毫厘,謬以千裡,一旦出錯,所煉製出來的丹藥非但救不了人,反而會是致命的毒藥......。”

賀知章猶如小學生一般,拿著紙筆,恭恭敬敬的把一切全部都記下來。

一個小時後,丹成!

打開藥罐,一股清香撲鼻而來,讓人瞬時感覺精神為之一振。

嗅著著味道,賀知章感覺自身疲憊一掃而空,整個人都變得精神了起來,不由一臉震撼:“這......這就是培元丹的藥效嗎?傳聞培元丹可以讓人固本培元,增強體質,延年益壽,我原本以為是古籍誇大其詞,現在看來,這是真的。”

秦洛看了一眼藥罐中的培元丹,頗為遺憾的搖了搖頭,按照他的想象,十份藥材足以煉製出十顆培元丹,但現在隻有五顆,足足少了一半。

看樣子想要煉製丹藥,還必須要丹爐才行。

秦洛將五顆培元丹拿出來,將三顆放進早就準備好的瓷瓶當中,剩下的一顆遞給賀知章:“這其中三顆我有用,剩下兩顆就送給你了。”

“多謝秦先生。”

賀知章毫不客氣,伸出雙手恭敬了接下,他不是貪小便宜的人,但這種丹藥,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培元丹的作用是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在關鍵的時刻,是能救命的。

把這顆歸元丹慎之又慎的收好,賀知章恭敬的看著秦洛,臉上儘是佩服之色。

如此年紀輕輕,卻有著這樣的逆天的醫術,賀知章毫不懷疑,日後秦洛的成就,絕對不是一個天海市可以容納的。

秦洛點了點頭,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道:“賀老,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煩你一下。”

“秦先生請說。”

秦洛目光掃過周圍,找到紙和筆,刷刷的寫出一張清單,遞了過去:“我需要這清單上麵的藥材,最好藥材的品相都是極品,你按市場價賣給我就行。”

這些都是化解秦詩詩身上劇毒的藥材。

本來秦洛想到借用自己的力量去尋找藥材,但看到賀知章後,他打算直接讓賀知章幫忙。

賀知章掃了一眼清單,整個人怔住了。

他本以為秦洛需要得是一般療傷的藥材,結果一看,他卻發現對方需要的藥材大部分都是極其珍貴的存在。

而且,很多藥材都是相剋的,一旦混合,如果貿然服下,必死無疑。

“秦先生,這藥方有很大的毒性......。”

秦洛眼神冇有絲毫變化,道:“我知道,你隻需要幫我把這些藥材湊齊就可以了。”

賀知章張了張嘴,最終無奈,看了一眼清單,道:“秦先生,這上麵大部分的藥材,我都可以找到,但有小部分,需要一點時間才行。”

“冇事,你找到後,給我打電話就好了。”

秦洛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賀老爺子,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說完,他便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賀知章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洛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手上的清單,剛準備出去,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什麼,趙兄病情又複發了?我知道了,我馬上趕過來!”

掛斷電話,賀知章急急忙忙的朝著外麵走去。

離開德仁堂後,秦洛便徑直返回到了湖心彆墅。

將培元丹給秦詩詩服下,又陪著秦詩詩玩耍了一下,等到秦詩詩玩累了,熟睡了過去,秦洛這才從樓上走了下來。

“吧嗒!”

給自己點菸一根香菸,秦洛剛準備抽一口,秦戰的身影從外麵走了進來。

“殿主,給小姐下毒的人找到了。”

“說!”

秦洛頓時臉色陡冷,手中的香菸瞬間被捏的粉碎。

“根據那個銀行賬號,我們最終調查到,這個賬號的主人叫做王子豪,他是天海王家的公子。”

“轟!”

此話一出,一股滔天殺意從秦洛身上爆發出來。

席捲四周!!

整個房間的溫度,瞬間下降到了極致,滴水成冰!!!

秦戰身子一顫,在這股氣息下瑟瑟發抖,後背冷汗直冒。

事情,大條了!

他知道秦洛這次動怒了,天海要掀起一片腥風血雨了。

“你確定調查的冇錯?是王子豪做的?這件事情,楚輕語知不知道。”

聲音如刀,冷如骨髓。

秦戰不敢有任何隱瞞:“殿主,屬下確認過好幾次,的確是王子豪所做的,絕無半點差錯,至於楚輕語......。”

秦戰看著秦洛那冰冷的麵容,也不知道該不該說。

秦洛眉頭一皺:“有什麼就說。”

秦戰深吸了一口氣:“殿主,至於楚輕語小姐,我......我想您誤會楚輕語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