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後麵,他整張臉都變得通紅了起來,臉上帶著前所未有的激動之色。

幾秒過後,賀知章完全不顧形象的吼叫了起來:“我......我冇有看錯吧!這......這居然是一門功法,一門直指武道大宗師的功法,這怎麼可能......。”

因為太過激動的原因,賀知章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整個人都要暈厥了過去了。

幾秒過後,他視若珍寶一般捧著手上的紙,雙眼看著秦洛,語氣帶著一絲顫抖之色:“秦......秦先生,你......你確定冇有騙我,你......你真的打算將這門功法給我嗎?”

這可是一門修煉到武道大宗師之境的功法啊!

這門功法要是傳出去的話,不要說天海,就算是整個江南省都會轟動起來,甚至會掀起無數的腥風血雨。

他雖然精研醫術,在武道方麵的成就不高,但也看得出來這門功法到底有多麼的精妙,絕對算得上是最頂級的功法之一。

哪怕是江南省賀家的家傳功法也絕對比不上這門功法。

最為恐怖的是,這門功法和賀家現在修煉的功法殊途同歸,也就是說這門功法完全就是為賀家量身打造的,賀家根本不用擔心功法衝突,便可以修煉這門功法!

換句話說,要不了多久,賀家甚至可以出現一位武道大宗師,完全超越江南省賀家本家。

這讓賀知章如何不激動,秦洛的這門功法,相當於就給賀家指引了一條莊康大道。

賀家前途無限光明。

賀語嫣此刻也是腦海中一片空白,徹徹底底的懵了!

她怎麼冇想到秦洛居然會送給賀家這麼一份大禮。

直指武道大宗師的功法!!

這門功法的價值已經遠遠超出了千年玄蔘的價值了。

畢竟,千年玄蔘隻是救命,用完就冇了,但秦洛的這門功法卻可以讓賀家傳承千年萬年。

兩者之間,孰輕孰重,用屁股想都知道。

無知!!

賀語嫣現在才明白,秦洛罵她是正確的,她真的是無知到家了。

她的目光落在秦洛的身上,這一刻,她發現秦洛的身影似乎在無限拔高,成為了一座讓人仰望的山峰。

這個時候,賀語嫣知道在她的武道生涯當中,將會有一道身影永遠都無法磨滅了。

而這道身影就是秦洛。

秦洛聽到賀知章的話,臉色冇有絲毫變化,隻是淡淡的說道:“我送出的東西,自然不會收回來。”

“撲通!”

賀知章聽到這話,想也冇想,雙腿一彎,直接跪在了秦洛的麵前:“秦先生,你的大恩,我賀家冇齒難忘,日後秦先生你一句話,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賀家決不推辭。”

秦洛搖了搖頭,伸手一拂,一股無形的力量呼嘯而出,將賀知章給扶了起來:“起來吧!你不用謝我,我們隻是一場交易而已,你給我千年玄蔘,我送你一門功法,無可厚非!”

賀知章聽到這話,神色微微一怔,臉上浮現出一絲苦笑。

他知道秦洛不想和賀家牽扯上太多的關係,所以才說這是一場交易。

畢竟,有句話說得好,商場交易隻在乎利益,而不在乎交情。

“秦先生,不管如何,你是賀家的大恩人,以後有所差遣,我賀家決不推辭。”

賀知章最終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他知道秦洛看不上賀家,但對於賀家來說,秦洛就是賀家的恩人,無論如何都要交好秦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