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他們真的是這麼說的?”

聽到中年男子的話,楚風整個人都要氣炸了。

他明明記得這群人昨天纔跟他說過,隻要付清了藥材尾款,便可以繼續提供藥材,現在居然出爾反爾,拿到錢之後,還想要什麼預付款。

欺人太甚!!!

看著楚風幾乎暴走的模樣,中年男子硬著頭皮說道:“是......是的!”

“可惡,一群雜碎,王八蛋,老子要把你們碎屍萬段!”

楚風咆哮連連,心頭的怒火怎麼都冇有辦法遏製住,伸手抓起旁邊的一根高爾夫球棍,開始在辦公室裡再次瘋狂的打砸了起來。

劈裡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

原本富麗堂皇的辦公室頃刻之間就已經被砸的一片狼藉,破爛不堪。

“呼呼......。”

良久之後,楚風狠狠的扔掉高爾夫球杆,胸膛劇烈起伏,雙眼猩紅的說道:“你去給我找他們其中一人,提高價格,收購他手上的藥材,一倍不夠就兩倍,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們其中一個將藥材賣給楚氏集團,知道嗎?”

中年男子聽到這話,微微一怔,遲疑了一下說道;“董事長,如果這麼做的話,我們將會花費大量的資金......。”

“這些資金跟楚氏集團比起來,孰輕孰重,你不知道嗎?”

楚風冷眼掃過中年男子,寒聲說道:“況且,隻要他們有一個人賣了,就會讓其他人感覺到壓力,畢竟,我楚氏集團每年需要的藥材可不少,他們囤積的越多,就會越擔心砸在手裡,要是發現有人將藥材賣給我們,其他人自然就會心慌。”

“藥材這東西可不好儲藏,藏得越久,損失越大,他們自然會主動來找我們,重新恢複藥材供應,這次危機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了。”

不得不說,楚風的確有兩把刷子,三言兩語之間,就找到了化解這次危機的關鍵。

“隻要他們恢複藥材供應,這次危機就度過去一大半。”

說到這裡,楚風眼中閃過一道滔天的殺意:“至於我們損失的錢,等度過危機之後,我們在找他們慢慢清算,我會讓他們把吃進去的,百倍千倍的吐出來。”

“董事長英明!”

中年男子聞言,眼睛一亮,立刻大拍馬屁。

“記住,這件事情隻許成功,不許失敗,要是做好了,少不了你的好處!”楚風冷聲說道。

“是,董事長,我這就去安排。”

說完,中年男子便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等到中年男子離開,楚風一腳狠狠的踹在辦公桌上,嘴裡發出嘶吼的聲音:“楚輕語,秦洛,你們兩個給老子等著,等老子穩定楚氏集團的局勢,我會讓你們知道,得罪我楚風的下場是什麼。”

這一刻,楚風將所有的過錯,全部都歸咎到了楚輕語和秦洛兩人的身上。

認為如果不是秦洛和楚輕語蓄意報複的話,楚氏集團根本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一切都是秦洛和楚輕語的錯。

這個時候的楚風渾然已經忘記了,當初在楚家的時候,他又是怎麼對秦洛和楚輕語的。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不會去找自己的錯誤,而是千方百計將過錯歸咎到彆人的身上去。

彷彿這樣,他們就可以置身事外,覺得自己很無辜一樣。

“楚總,不好了,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