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楚輕語的這一番話,如同一石激起千層浪,讓原本安靜的會議室立刻變得喧囂了起來。

所有人紛紛開口反駁!

“楚總,你在跟我們開玩笑嗎?”

“楚總從你說修改配方,再到今天,也纔過去了一天的時間而已,就算從我們配方成型開始,滿打滿算不過幾個月的時間而已,就有人修改出了配方,這怎麼可能?”

“冇錯,我們修改殘方,補全缺失的兩味藥,就耗費了整整三年,要不說修改整個配方了,幾個月修改出來,都不可能,哪怕是杏林第一聖手李聖源也做不到這一點。”

“就是,楚總,我看你那個朋友,根本就是吹牛,這是假的,你信這個?還是覺得我們冇本事啊。”

“冇錯,楚總,你今天必須要給我們一個解釋,要不然,我退出輕語集團。”

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掩蓋不住的怒火之色,楚輕語的這一番話,簡言外之意不就是想說他們無能,彆人幾個月就能修改整個配方,他們三年才補全兩味藥。

一些脾氣暴躁的人甚至拍著桌子站了起來,大有楚輕語不給他們一個解釋,他們就立馬走人的架勢。

楚輕語看到這一幕,心頭也是苦笑連連,看來最近是秦洛的做法,讓她對秦洛產生了一種莫名的信任,剛纔居然鬼使神差的把藥方給拿出來了。

如今犯了眾怒,要是處理不好,後果不堪設想,對於輕語集團的打擊是致命的。

“各位,我......。”

楚輕語剛想要開口解釋,麵色同樣有些難看的楊老,突然像是看到了什麼,眼睛一亮,急忙說道:“楚總,你能將藥方拿給我看看嗎?”

“楊老,這有什麼好看的,不過是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隨便寫出來的玩意罷了,有什麼好看的。”

一個醫學博士滿臉的不屑之色。

“冇做,楊老,幾個月就修改出延年益壽丹的配方,可能嗎?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笑!”

“說得對,我看楚總,你以後交朋友還是看清楚比較好,不要跟什麼阿貓阿狗都交朋友,免得被騙了!”

“......。”

其他人也是紛紛開口,語氣中充滿了嘲諷和不屑。

他們可全部都是精英,是醫學界的泰山北鬥,現在一個人就做到了他們或許這輩子都完成不了的事情,怎麼可能。

楊老冇有理會周圍人的話話,甚至冇有等楚輕語開口,他已經站起身來,走到楚輕語的麵前,將這個藥方給拿了起來。

他剛纔依稀看到了幾味藥,而且屬性相剋,放在一起隻能是毒藥,但在其中一味藥的中和之下,藥效居然融合在了一起,毒藥變成了補藥。

這讓他頓時來了興趣,能寫出這種藥方的,絕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楊老小心翼翼的將紙張打開,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

他越是往下看,臉色就越是激動。

到了後麵,他整個人就像是打擺子一樣,渾身上下都顫抖了起來,滿是皺紋的臉上更是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這......這是......。”

楊老手指哆嗦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楊老,你怎麼了?”

其他人完全不懂楊老為什麼會有這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