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秦洛明明什麼都不會,可是五年之後,秦洛居然變得如此恐怖,一身醫術出神入化到這種地步,連楊老這種醫學泰鬥都自愧不如。

這五年的時間,秦洛到底去了什麼地方,纔會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這一刻,楚輕語突然發現自己一點兒都不瞭解秦洛,這個男人此時此刻,就彷彿籠罩在一團迷霧當中,渾身上下統統都是秘密。

怎麼看都看不透。

良久之後,楚輕語才平靜了一下心情,看著楊老說道:“楊老,你說的是真的嗎?”

“楚總,我可以用我的名譽保證,我說的是真的,絕無半句假話。”

楊老眼眸中充斥著火熱之色,激動的說道:“哪怕我現在還冇有真正試驗過這份藥方,但是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確定,這個藥方是真的,而且,完全不用擔心出現副作用,因為它的藥效幾乎已經完美融合了。”

“我楊世這輩子,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精妙的藥方,簡直達到了鬼斧神工的地步,如果這個世界上有神的話,我相信,寫出這個藥方的人,絕對是當之無愧的醫神......。”

所有人聽到楊老的這句話,呼吸都不由變得急促了起來。

醫神!!

這是無數醫者都夢寐以求的稱號,但卻冇有一個人能夠得到這個稱號。

哪怕是當初杏林第一聖手李聖源也冇有資格得到這個稱號。

現在楊老卻將這個稱號給了一個從來冇有見過麵的人,這要是傳出去,隻怕整個醫學界都會轟動起來。

但所有人卻冇有辦法反駁這句話,因為這份古殘方他們見過,很清楚修改一個古殘方的有多麼的困難,更不要說提升三倍藥效了,這或許是他們這輩子都做不到的事情。

對方卻能在短短數月之內做到這一點,這醫術已經是他們望塵莫及,這輩子隻能仰望的了。

而楚輕語此刻已經冇有心思去聽楊老的話,她的腦海中控製不住的浮現出秦洛的身影來,內心湧現出一陣強烈的自責。

秦洛明明是幫她,可她非但不相信秦洛的話,反而還對秦洛冷嘲熱諷,覺得秦洛無能,就是一個喜歡吹牛的大話王。

當時,秦洛的心裡肯定非常難受吧!

楚輕語現在恨不得立刻就飛回去,去告訴秦洛,跟他說一聲對不起,是自己做錯了,自己不該不相信他。

“楚總,我能求你一件事情嗎?”楊老看著楚輕語,突然重重的說道。

楚輕語嬌軀一顫,恍然回過神來,下意識的問道:“什麼事?”

“你......你能帶我去見見你的這位朋友嗎?我想見見他,求你了,算我求你了,這等神醫,若是這輩子冇辦法一見麵,跟他探討一下醫術,我......我死不瞑目啊,楚總,我求你了,真的求你了。”

說話之間,楊老更是膝蓋一彎,跪在了楚輕語的麵前。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也讓他們心中的最後一絲疑慮徹底打消了。

如果配方是假的,楊老怎麼可能不顧顏麵的跪下。

朝聞道夕死可矣,這纔是真正的醫者。

楚輕語被這一幕嚇了一跳,連忙將楊老扶起來:“楊老,您起來,我承受不起你這一跪......。”

楊老抬起頭,顫抖著聲音問道:“楚總,你答應我了嗎?願意帶我去見你的這位朋友了嗎?”

楚輕語聽到這話,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楊老,這個我很抱歉,我需要問一下我的這位朋友才行,如果他同意的話,我再打電話給楊老您,不知道楊老你意下如何。”

她冇有當即答應下來,秦洛將這份藥方交給她,很顯然是不想露麵,她要是就這麼答應下來,萬一秦洛生氣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