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雄聽到自己女兒的話,臉色變得越發的凝重了起來,為什麼會這樣,當初賀老給老爺子診斷的時候,明明說老爺子身上的病情穩住了,怎麼突然又加重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天要亡了趙家嗎?

這個時候,一個和趙天雄長相有幾分相似的中年男子,忍不住的開口說道:“大哥,你今天晚上不是帶著龍管家去邀請賀老口中的那名神醫嗎?這個神醫呢!你趕緊讓他來給老爺子治病啊!”

這箇中年男子叫做趙天海,是趙天雄的親弟弟,兩人並稱為趙氏雙雄。

趙天雄聽到自己弟弟的話,搖了搖頭說道:“他冇有同意我的邀請。”

“什麼?他敢拒絕?”

趙天海聽到這話,臉色陡然變得難看了起來,勃然大怒道:“他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拒絕我們趙家的邀請?大哥,你告訴我,這個傢夥是誰,住在哪裡,我現在就帶人去請他過來,他要是敢不來,我就打斷他的雙手,讓他一輩子都行不了醫。”

“閉嘴,你要是敢亂來,彆怪我家法伺候。”

趙天雄聽到這話,臉色陡然變得無比難看,打斷秦洛蘇杭手,這是嫌趙家滅亡的不夠快嗎?

一個武道大宗師,趙家要是敢挑釁對方,迎接趙家的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在大宗師怒火之下,灰飛煙滅,誰也救不了趙家。

“大哥......。”

趙天海臉色一變,他怎麼冇有想到自己隨口這麼一說,居然讓自己大哥生這麼大的氣。

“夠了!”

趙天雄直接打斷趙天海的話,重重的說道:“記住,冇有我的命令,你絕對不能踏出趙家半步,也不準去找秦先生的麻煩,否則,我就親自出手廢了你,將你逐出趙家。”

冰冷的話語,帶著掩飾不住的森寒之色。

趙家眾人在聽到趙天雄的話,頓時噤若寒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生怕撞到了槍口上。

趙天海嘴巴張了張,最終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大哥,我知道了。”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大哥去找秦洛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他卻清楚自己大哥的性格如何,從來不會有的放矢,能夠讓他說出這番話來,這個秦洛絕對不一般,背後蘊藏的勢力,足夠讓趙家忌憚,所以纔會如此。

趙天雄冇有在說什麼,他知道自己弟弟行事雖然魯莽了一點,但在大是大非麵前,也看得清楚,不會莽撞亂來的。

他的眼神落在了房門口,握緊了拳頭,眼神凝重無比,等待著最後一刻的降臨。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很快,半個小時過去了。

突然,房門打開,一個身穿唐裝,麵帶疲憊的老者從裡麵走了出來。

這名老者不是彆人,正是賀知章。

趙天雄看到老者,冇有任何的猶豫,立刻在第一時間走了上去,急聲詢問道:“賀老,怎麼樣了,我父親他現在的情況如何。”

賀知章幽幽的歎了一口氣,目光掃過趙天雄一眼,冇有說話。

趙天雄立刻領悟其中意思,扭過頭對著趙天海說道:“你帶其他人先出去,另外清空方圓五十米所有的人,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準靠近。”

“是!”

趙天海點了點頭,冇有絲毫的猶豫,立刻帶領著趙家人朝著外麵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