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邊。

掛斷和楚老太太的電話,楚輕語的俏臉上帶著興奮之色

她爺爺臨終前的願望,終於在她手裡實現了。

而且,這五年來,自從秦家被滅後,她一直被楚家其他人冷嘲熱諷,說她是一個剋夫之人,如今她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

秦洛看著楚輕語開心的模樣,忍不住的問道:“楚家人這些年來,一直對你們這一脈不好,你怎麼還會因為一個電話而感到開心?”

這個問題,他憋在心中五年了!

在他遇到楚輕語的時候,楚家人就經常欺負楚輕語,尤其是楚家同一輩的年輕人,更是將楚輕語當做了一個出氣筒,稍有不開心,就要拿楚輕語出氣。

而那些楚家長輩也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彷彿這一切理所當然,甚至來一句,小孩子打打鬨鬨,有什麼大不了的,你一個女孩怎麼這麼金貴!

這也是他曾經暴打楚家長孫楚風的原因。

因為對方對楚輕語極儘羞辱,各種辱罵,他看不過,就出手狠狠的教訓了楚風一頓。

“血濃於水,無論如何,楚家都是我的家。”

楚輕語聽到秦洛的話,搖了搖頭說道:“而且,當初你將輕語集團交給我的時候,公司已經快要破產了,是我好不容易纔求奶奶借了一百萬給我,才保住了公司,不讓他破產。”

“你說什麼?”

秦洛聽到楚輕語的話,眉頭微微一皺:“輕語集團快要破產了?”

他當初將輕語集團交給楚老太太,拜托她交給楚輕語的時候。集團當中還有十億的流動資金,加上各種專利,足足有十幾億。

根本不可能破產!!!

楚輕語根本不知道秦洛想法如何,她開口解釋道:“當初奶奶將輕語集團交給我的時候,公司雖然冇有負債,但也到了破產的邊緣,我求奶奶借了我一百萬,纔將公司給救活的。”

“所以,我才感激奶奶,感激楚家,要是冇有他們,我們家或許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過得不錯。”

秦洛已經冇有心思在聽楚輕語後麵的話,他的心頭完全被一股怒火和殺意給充斥著。

當初,他將輕語集團交給楚老太太,拜托她轉交楚輕語的時候,公司如日中天,到了楚輕語手中,公司卻要瀕臨破產!

很顯然,輕語集團在轉交給楚輕語之前,公司的一切,都被人給拿走了。

而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楚家。

曾經,他以為楚家欺負楚輕語也就算了,冇想到楚家比他想象中還要過分!

拿走了原本屬於楚輕語的一切,將楚輕語矇在鼓裏就算了!!

還將楚輕語當個傻子一樣玩弄,讓她對楚家感恩戴德!!!

豈有此理!!!

這一刻,秦洛心頭的殺意,在這一刻幾乎有些控製不住的沸騰了起來。

“楚家,你們的路走窄了。”

秦洛聲音低沉到了極點。

“秦洛,你怎麼了?怎麼突然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楚輕語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冇什麼。”

秦洛連忙搖了搖頭,這件事情他暫時不想讓楚輕語知道。

楚輕語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洛,她知道秦洛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不過秦洛冇說,她也冇有刨根問底。

一個聰明的女人,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