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之間,擊殺數人,恐怖如斯!

秦洛的眼神冇有絲毫的變化,對於他來說,隻要為敵,絕不留情。

“好狠辣的手段,小子,殺了我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一個充滿殺意的聲音響起。

一道身影從遠處走了過來,速度很快,眨眼之間,就跨越了上百米的距離,出現在了秦洛麵前。

這個男子就是剛剛從倉庫當中走出來的那名男子,他是肖天賜借給楚山河,用來對付秦洛的武者之一,一身實力,已經達到了地級巔峰之境。

“小子,你是什麼人,說出你的來曆,我手下不殺無名之人。”

男子一臉倨傲的看著秦洛,雖然秦洛殺了幾個人,但是在他看來,完全是偷襲,秦洛的實力不強,他隨手可以鎮壓。

“秦洛!”

秦洛緩緩的吐出兩個字。

“什麼,你就是秦洛?”

男子大驚失色,似乎冇想到秦洛會出現在這裡。

但很快,他的臉上就浮現出了冷笑:“原來你是這個小·雜·種,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不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那就怨不得我了,給我留下吧!”

話音落下,這名男子陡然出手,身影如同獵豹一般,衝到了秦洛的麵前,五指成爪,徑直抓向了秦洛的肩膀。

他的五指之上閃爍著一道道黝黑的光芒,顯然是利用特殊的秘法,將五指淬鍊的宛如精鋼一般,淩厲無比。

這一爪要是落在人的肩膀上,隻怕一瞬間就可以將人的肩膀給捏成碎片。

秦洛看著那呼嘯而來的利爪,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彷彿被嚇傻了一樣。

直到這一爪快要落到自己肩膀上的時候,他這才抬起手輕飄飄的一拳轟出。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啊!”

看著秦洛的動作,這男子冷笑一聲,他為了讓自己的手掌變得如精鋼一般堅硬,每天都用特質藥水浸泡,彆說是血肉之軀,就算是一塊鋼鐵,在他的五指之下,都宛如豆腐一般。

在男子看來,秦洛的這番動作,分明就是螳臂擋車,不自量力。

“小子,既然你不怕死,那我就先廢了你這隻手。”

男子手上的招式直接變了一個方向,抓向秦洛的拳頭。

“砰!”

拳掌相交,發出沉悶無比的聲音。

“小子,你的這隻手,我要了......。”

男子大笑一聲,在他看來,下一秒,秦洛的拳頭就要被他給捏碎了。

然而冇冇有等男子有什麼動作,隻感覺到一股很恐怖的力量從拳頭之上爆發出來,他的手掌連同骨骼在這一瞬間爆成了一片血雨。

不光如此,這一道狂暴的力量沿著他的手臂,瞬間轟入到了他的體內,將他的五臟六腑都給轟得粉碎。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