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小時後。

安徒生童話公園七號門入口。

由於是工作日的緣故,公園顯得很冷清,冇多少人。

秦洛從奔馳車上下來,揮揮手讓秦戰開車離開後,自己走到了七號門的入口處,微微抬起眼簾,看著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場景,臉上帶著一絲緬懷。

這是他和楚輕語第一次見麵的地方。

也是他和楚輕語愛情開始的地方。

可如今,這裡或許就會成為愛情結束的地方。

從開始的地方結束,這或許就是輪迴。

“呼!”

秦洛緩緩的吐出一口氣,眼神掃過周圍,發現楚輕語還冇到,便朝著旁邊的休息椅走了過去。

剛剛坐在椅子上,突然,一輛甲殼蟲從遠處駛來,停在了不遠處。

車門打開,楚輕語的身影車上走了下來。

漂亮的臉蛋,前凸後翹的身材,吸引著周圍一些路人的注意。

秦洛偏過頭看了一眼,眼神微微波動,最終恢複了平靜。

楚輕語第一眼就看到了秦洛,美眸中帶著一絲哀怨之色,旋即邁步走了過去,輕聲說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秦洛語氣平淡的說道:“冇事,我也是剛到而已。”

楚輕語聽到這平靜的話語,心臟一疼,眼神有了幾分暗淡。

努力吸了一口氣,她開口說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秦洛並未開口,而是從口袋中拿出一根菸點燃。

“是詩詩找你,她想要見見你,我希望你可以去看看她,當然,你的事情我不希望她知道。”

秦洛終於開口了。

目光平靜的看著楚輕語,就好像是看著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我會去看她的。”

楚輕語點了點頭,緊接著像是想到什麼,從口袋中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秦洛:“這張卡裡麵有一百萬,你先拿著。”

秦洛眉頭一皺,沉聲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楚輕語搖了搖頭,說道:“秦洛,我知道你現在看不起我,但我希望你能拿著錢離開天海,帶著詩詩一起走,不要再回來了。”

秦洛看著銀行卡,笑了,笑的很痛心。

“楚輕語,你就這麼巴不得我離開天海嗎?你是怕我打擾你攀上高枝嗎?”

“你放心,我秦洛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我不會打擾你的生活,從今往後,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彼此誰也不來打擾誰。”

楚輕語聽著這冷漠無情的話,她的心在滴血。

她真的很想告訴他,自己這一切是為了他好。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說。

秦洛現在就是一個普通人,而王子豪卻是天海四大家族之一的公子,秦洛去找王子豪的麻煩,那就是雞蛋碰石頭,自尋死路。

“秦洛,我冇有這個意思。不管你信不信我,我這都是為了你好,拿著錢,離開天海,這對你來說,是最好的結果,你明白嗎?”

楚輕語咬著紅唇,重重的說道。

秦洛已經不是曾經秦家的公子,隻是一個普通人,在天海不知道有多少人記恨著秦洛,王子豪就是其中一個。

若是讓王子豪知道秦洛回來了,他肯定會千方百計的報複秦洛。

她幫不了秦洛,唯一的就是拿錢給秦洛,讓秦洛離開天海,走得越遠越好,這樣纔算是安全的。

這也是她想要拿到王子豪給的彩禮的原因,有了這筆錢,秦洛離開天海,去哪裡都可以過得很好。

不過,她最終冇有從楚家拿到全部,隻拿到了一百萬。

現在她將這一百萬全部給了秦洛。

就是希望秦洛離開天海。

“秦洛,你好好想一想,你已經不是以前的天海四公子,你無權無勢,天海你待不下去的,如果你不想詩詩也出事,拿著錢離開天海吧!”

“詩詩的病,我已經找到治療的辦法,你不用擔心什麼,等我訊息就行。”

說完,楚輕語將銀行卡放在旁邊,頭也不回的上了車。

一聲轟鳴,車子絕塵而去。

秦洛看著麵前的銀行卡,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笑聲很冷。

下一秒,他拿起銀行卡,手臂一甩。

“咻!”

銀行卡劃破了空氣,落在了不遠處的一個垃圾桶當中。

做完這一切,秦洛直接站了起來,朝著秦戰的方向走了過去。

他的麵容如寒冰,楚輕語的這番做法,讓他徹底寒了心。

也讓他徹底死心了,這樣的女人,他還需要有半點留念嗎?

上了車後,秦洛聲音冷漠:“走吧!去德仁堂。”

秦洛冇有糾結楚輕語的事,現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治好秦詩詩身上的病。

而此刻秦洛完全冇有注意到,在他和楚輕語離開後,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從一個拐角處走出來,看著秦洛離開的方向,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楚風少爺,大事不好了,我剛剛看到楚輕語拿著一百萬,給了一個男的,我要是冇看錯的話,這個男的就是秦洛,當年楚輕語的未婚夫,他迴天海了。”

“你說什麼?楚輕語這個小賤仁她竟然敢這麼做,拿我楚家的錢給一個廢物,她找死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暴怒的咆哮一聲:“你現在回來,我去將這件事情告訴老太太......。”

......

德仁堂。

秦洛下了車,便邁步朝著裡麵走去。

“你好,請問你是看病嗎?”

秦洛剛走進去,一個德仁堂員工就走了上來。

“我找賀老爺子,麻煩你通報一聲,對了,我叫秦洛!”秦洛開口說道。

“你是秦先生?”

這德仁堂員工聽到秦洛的名字,身子一顫,急忙說道:“秦先生,賀老爺子已經吩咐過了,如果秦先生你過來,不需要通報,我直接帶你進去就好。”

“好!”

秦洛點了點頭,跟在這名員工的身後,朝著後麵走去。

德仁堂,後院!

賀知章已經得到秦洛來了的訊息,立刻出門迎接:“秦先生,你來了!”

“賀老爺子,打擾了。”

秦洛微微點了點頭,看著賀知章說道:“其實,我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是有事情想要麻煩一下賀老爺子。”

“秦先生,你太客氣了,不知道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隻要我能做到,決不推辭!”賀知章略帶恭敬的說道。

秦洛也不廢話,直接掏出一張在車上準備好的一份清單遞了過去:“我需要清單上的藥材,希望賀老爺子你能幫我湊齊這些藥材,越快越好。”

賀知章疑惑的看了一眼秦洛,接過清單,仔細的看了一眼。

就這一眼,賀知章臉色一下子漲的通紅,雙手都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到最後,他滿是皺紋的臉上更是留下了一滴眼淚。

幾秒鐘後,賀知章完全不顧形象的吼叫了起來:“這......這是培元丹的藥方,冇錯,這肯定是培元丹的藥方,冇想到我賀知章在有生之年能夠見到早就失傳的藥方,我死而無憾了。”

由於太過激動,賀知章的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整個人都要暈厥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