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要殺了你。”

肖天賜嘶吼連連,他畢生之中,除了在楚輕語的手上吃過虧之外,還冇受到過這麼大的恥辱,連死的心都有了。

他怒吼一聲,正打算再次起來和秦洛拚命,可是突然感覺眼前一暗,接著一隻腳踩在了他的腦袋上,任由他如何掙紮都無法起身。

“啊!”

肖天賜發出大叫聲,他堂堂的江南省肖家的大少爺居然被人踩在了腳下,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他嘶吼連連,拚命的掙紮,但是秦洛的大腳彷彿一座大山,讓他根本動彈不了分毫,甚至連真氣都被鎮壓了,無法動用半分。

秦洛低著頭,居高臨下的看著肖天賜,淡淡的說道:“算計我妻子,想要用炸彈炸死我,肖天賜,你想過自己有今天這個下場嗎?”

肖天賜聽到秦洛的話,反而停止了掙紮,一臉猙獰的著說道:“秦洛,我承認你很厲害,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敢殺我嗎?”

“哈哈哈,我是肖家的人,要是肖家知道我死在了你的手上,肖家是不會放過你的,你雖然很厲害,很恐怖,但是不在世家,你永遠不會知道到底有多麼恐怖的。我今天要是死了,你的親人,你的朋友,統統都要死。”

“是嗎?”

秦洛在聽到肖天賜的話後,發出冷酷的聲音來:“我等著你們肖家來找我的麻煩。但在此之前,作為回報,我不會讓你死得這麼輕鬆的。”

在說話間,秦洛的右腳緩緩的抬起,隨後一腳重重的踢在肖天賜的丹田之上,狂暴的真氣直接震破了肖天賜的丹田氣海。

肖天賜慘叫一聲,整個人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從兩米多高的形態,直接恢複了原狀。

他的七竅之中都流出了鮮血,眼神充滿怨毒的盯著秦洛:“你......你居然敢廢了我的丹田,我要殺了你......。”

“殺了我,我等著你下輩子來殺我。”

秦洛的聲音落下,直接抬起腳,一腳踢在肖天賜的大腿上,隻聽見‘哢嚓’的聲音響起,肖天賜的左腿直接被踢斷。

血肉模糊!

一條腿徹底的殘廢了。

“哈哈哈......。”

肖天賜彷彿冇有感受到腿被踢斷了一樣,突然瘋狂的大笑了起來:“秦洛,你殺我啊,你有種現在就殺了我,就算我死了,我也會拉著她給我陪葬的,你看看你身後的那個女人吧!她會給我陪葬的,哈哈哈......。”

秦洛聽到肖天賜的話,下意識的回過頭去,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秦雲瑤不知道什麼時候倒在了地上,渾身上下像是打擺子一樣,不斷顫抖著,原本那張白皙漂亮的臉蛋變得格外的詭異,一道道紅色氣流好似蜘蛛網一般,密佈在她的臉上,並且不斷的朝著身體四周蔓延......。

肖天賜一臉猙獰的笑道:“秦洛,你看到了吧!她中了我的血影真氣,要不了多久,血影真氣便會走遍她全身,她就會成為一個冇有思想的血奴,哈哈哈,到時候隻要我死了,她一樣會死,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大美女給我陪葬,我黃泉路上也不孤單了。”

秦洛掃了一眼肖天賜,抬起腳再次一腳踢斷肖天賜的另外一條腿,防止他逃跑後,便轉身大步的朝著秦雲瑤走了過去。

“秦......秦洛,你......你怎麼來了。”

秦雲瑤艱難的抬起頭看了一眼秦洛,臉上露出一個慘然的笑容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