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雲瑤打斷雷震的話:“就在之前,一名武道宗師巔峰的高手,在他的手中,撐不過一招,就被他給擊殺了。”

“撲通!”

對麵傳來了什麼東西摔在地上的聲音。

緊接著秦雲瑤就聽到電話對麵,傳來雷震那帶著濃濃震驚的聲音:“師妹,你確定你冇有跟我開玩笑,一個武道宗師巔峰的武者,在他的手裡撐不過一招?”

“嗯,這是我親眼所見。”

秦雲瑤輕輕的點了點頭,回想起來,那一幕依舊讓她震撼無比。

電話那頭的雷震沉寂了數秒,才緩緩的開口,語氣凝重的說道:“師妹,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明天早上就坐飛機來天海,還有待會把他的資料全部發給我......。”

“大哥,這麼著急的嗎?”

“當然,一招擊殺一個武道宗師巔峰的高手,這種人絕對已經踏入了武道大宗師之境,這樣的人,放在戰魂都算得上是高手了,一個野生的武道大宗師,要是能夠把他拉進戰魂的話,對戰魂來說,絕對如虎添翼。”

“更重要的是,我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居然讓我師妹這麼上心,主動打電話給我,求我把他拉進戰魂......。”

......

淩晨十二點。

秦洛在外麵閒逛了一圈,讓冷風將身上的血腥味全部吹散,確認身上聞不到血腥氣息後,這纔回到了錦繡花園。

剛剛走進客廳,秦洛微微一怔,他看到楚輕語正坐在沙發上,哪怕是時不時的打著瞌睡,可是楚輕語依舊冇有回自己的房間。

當聽到開門聲,楚輕語身子一顫,猛地回過神來,扭過頭看著秦洛,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秦洛,你回來了!”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冇睡呢!”

秦洛微微有些詫異,他在出門前,跟楚輕語說過一聲,自己可能晚點回來,讓她不用等自己。

“我......我有些睡不著。”

今天晚上秦洛出去的時候,隻是說去見一見朋友,但是楚輕語知道,秦洛這次出門絕不是為了見朋友這麼簡單,說不定就是去找肖天賜的麻煩去了。

所以她一直冇有入睡,或者說她不敢入睡,她隻要一閉上眼睛,就彷彿看到秦洛渾身是血的站在她的麵前。

所以楚輕語乾脆讓秦詩詩上樓睡覺,自己坐在沙發上等待著秦洛回來,她想要在秦洛回來後,在第一眼就看到他。

“睡不著。”

秦洛看著楚輕語那略帶緊張的神情,輕輕一笑道:“你是真的睡不著?還是在擔心我呢!”

秦洛的話正中楚輕語的軟肋,俏臉一紅:“誰......誰擔心你了,你少自戀了,我纔不會擔心你呢!”

秦洛微微一笑,道:“那你為什麼不睡覺呢!據我所知,你的生物鐘可是很準的,一般十點鐘便會入睡,現在都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你......你管得著嗎?我......我剛纔睡不著,乾脆起來吃個宵夜再準備睡,不行嗎?”

楚輕語隻感覺自己的臉蛋非常燙,彷彿內心之中的小秘密被人發現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