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想而知,此刻的王安山心頭的殺意有多濃。

周玄天使深呼吸了一口氣,急忙出聲道:“王老,你稍安勿躁,其......其實我已經有了懷疑的目標......。”

“砰!”

王安山腳步重重一踏,堅硬的水泥地板上出現一個清晰的腳印,他身上的氣勢洶湧澎湃,一雙眸子充滿了冷寂:“告訴我這個傢夥是誰?“

周玄天看著地麵的腳印,渾身打了一個激靈,對於王安山打斷自己的話,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意見。

彆看他是天海四大家族之一週家的家主,但是在武道宗師麵前,根本不值一提,對方要殺他,比踩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

並且,周家不敢有任何怨言,反而會拍著手掌說,殺得好。

周玄天戰戰兢兢的說道:“王老,我......我調查到的訊息不多,但還是找到了一點蛛絲馬跡,在王兄和他兒子王子豪臨死前,曾經和一個叫做秦洛的小子結過仇,並且這個叫秦洛的小子還因為自己妻子的原因,逼的王兄跪在地上給他道歉。”

“然後當天晚上,王兄和他兒子王子豪就被人發現死在了彆墅裡麵,甚至連王家的所有勢力都被一股力量在一夜之間連根拔起......。”

說到這裡,周玄天緊張的看了一眼王安山,才繼續說道:“我曾經也調查過這股力量,但是卻冇有調查到任何有用的訊息,所有的線索似乎都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給抹掉了,除此之外,這個極有可能滅掉王家的秦洛的身份......。”

周玄天停了下來,語氣有些遲疑。

王安山眉頭一皺,沉聲說道:“吞吞吐吐的乾什麼,說。”

“這個滅掉王家的秦洛,他的身份傳言是五年前天海秦家的餘孽,是一個赫赫有名的武道廢物,根本冇有辦法修煉,王兄的身邊有天級境界的高手保護,一個無法修煉的廢物又怎麼可能殺得了王兄,可在我的調查中,王兄除了得罪過他之外,冇有再得罪過其他人。”

王安山聽著周玄天的話,皺了皺眉頭,語氣冷漠的說道:“換句話說,你現在還是什麼都冇有查到?”

“不......不是的。”

周玄天急忙搖頭,他在王安山的話中,聽到了殺意,再次開口說道:“雖然說這個秦洛極有可能是五年前秦家的餘孽,但如今的他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不僅逼的原本欺負他妻子的楚家跪在地上道歉,據說醫術還非常高明,趙家的老爺子都已經病入膏肓,半隻腳都踏進鬼門關,就是他出手救回來的,不過,這件事情是真的,還是趙家放出來的煙霧彈,暫時不得而知......。”

王安山聽到周玄天的目光,眼神充滿了陰冷之色:“既然無法知道,為什麼不把這個叫做秦洛的小子抓起來,把他千刀萬剮,這樣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王老,使不得。”

周玄天嚇了一跳,連連拒絕。

王安山麵色勃然大怒,寒聲說道:“你在教我做事嗎?”

話音未落,王安山猛地抬起手,一掌拍向周玄天。

“砰!”

周玄天直接被一掌轟飛了出去,大量的鮮血從他的嘴裡噴出來。

臉色瞬間蒼白如紙。

顯然在這一擊之下,受了不輕的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