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洛注意到陸芷夢後,冇有任何猶豫,立刻朝著陸芷夢的方向走了過去。

似乎是聽到了腳步聲,陸芷夢猛地抬起頭,當看到秦洛後,俏臉上忍不住的露出驚喜之色,整個人控製不住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秦洛,我在這裡。”

她生怕秦洛看不見一樣,還揮了揮手。

陸芷夢身邊的老者也抬起了頭,目光落在秦洛的身上,眸子中帶著一絲好奇之色,上下打量著秦洛,難道說秦洛就是修改藥方的人?

不過,這未免有點太年輕了?

秦洛看著陸芷夢的模樣,無語的搖了搖頭,抬步走了過去。

“我說你要不要這麼著急,我才吃了早飯,碗還冇有放下,你就把我急匆匆的叫出來,至於嗎?”

陸芷夢對於秦洛話語中的嫌棄,完全當做冇聽見,美眸中帶著一絲激動之色:“秦洛,你昨天晚上不是跟我說,藥方已經修改好了嗎?在哪呢!快,拿出來給我看看。”

陸芷夢完全有些按耐不住,昨天晚上自從秦洛告訴她,藥方已經修改好了,她整個人就完全處於興奮狀態,徹夜未眠。

本來今天一大早,不到八點,她就準備打電話給秦洛的,但考慮到時間問題,才一直忍到九點鐘纔打電話過去的。

現在看到秦洛來了,哪裡還忍得住內心的激動,隻要藥方修改成功,她就擁有和自己母親談判的資格了。

秦洛詫異的看了一眼陸芷夢,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摺疊好的A4紙。放在了陸芷夢的麵前。

陸芷夢看到摺疊好的A4紙,神色一愣:“秦......秦洛,你彆告訴我,修改好的藥方你就這麼隨意的放在口袋裡麵。”

陸芷夢幾乎要抓狂了。

這個傢夥到底知不知道這張藥方的重要性!

就算不鄭重的放在密碼箱裡麵,你好歹拿個盒子裝起來。

你就這麼隨意的放在口袋裡麵,萬一丟了怎麼辦?

不僅僅是陸芷夢,連她身邊的那名老者,臉上也浮現出一絲不可相信之色。

一個價值連城的新藥方,就這麼隨隨便便的放在口袋裡麵。

這張藥方是真的嗎?

老者的眉頭皺了起來,他覺得陸芷夢可能被騙了。

秦洛看了陸芷夢一眼:“不放在口袋,難道我還拿著手上?”

“你......。”

陸芷夢被秦洛這番話噎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乾脆氣呼呼的不再理他,而是對著身邊的老者說道:“魏老,麻煩你看看,這個藥方行不行。”

魏老點了點頭,不以為意的拿起A4紙,在他的心中,已經萬分肯定陸芷夢肯定是被騙了,這張配方肯定是假的,隨便寫出來忽悠陸芷夢的。

陸芷夢深呼吸了幾口氣,冇有再說話,眼神緊盯著魏老的一舉一動。-